台灣正副總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甫結束,日本多家媒體報道指出,韓國瑜避談被視為國民黨最弱的「對中政策」議題 ; 實際觀看發表會,二位泛藍候選人在應對中共當局的議題上確實顯得左支右絀,「親中」顯然成了台灣泛藍政黨的軟肋,候選人的發言顯示出其不了解。

特別是張善政副總統候選人表述,國民黨跟民進黨一樣都會努力捍衛台灣,差別在於「我們覺得隔壁的老大哥鄰居,我們不要每天惡目相向」,在有主權、安全的前提下,希望兩岸有比較和緩的關係。

梳理國民黨派的思考,希望能與中共當局保持關係,和中國大陸維持更多互惠互利的交流,從而有足夠空間與大陸合作發展經濟,達到「國家安全、人民有錢」的政策目標。

如果對方是正常國家,這樣的外交方向很正確,然而國民黨人不了解,今天台灣面對的中國共產黨,非但不是正常政府,還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政權。

具體言之,從1949年建政以後,共產黨就不斷發動各種政治運動,整風、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天安門、迫害法輪功……殺地主、殺資本家、殺知識份子、殺學生、殺信仰人士,殺害的都是精英,中國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傳統的儒釋道文化、珍貴的歷史文物大多數被毀掉,自然環境被毀壞。

根據《九評共產黨》一書估計,約有八千萬中國人被共產黨在各種政治運動中害死,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總合,當時幾乎每位中國人都有被中共害死的至親好友。翻開共產黨的歷史,可說就是一部殺人的歷史,這七十年來也是中國與中國人的血淚受難史。

這樣的恐怖政權,還可以稱之為「老大哥」嗎?言外之意是要當它的「小弟」嗎?跟這樣殘害生命的政權維持良好關係,實際上是想與魔鬼當好朋友,將把台灣帶往何方?

事實上,台灣人民也親眼看到香港從六月以來的反送中爭取民主的運動遭到殘酷鎮壓。根據香港警方公佈,香港民眾半年來面臨港警的一萬六千發催淚彈,人權組織批評催淚彈的規模和數量已達「軍事級別」,還沒加上橡膠彈布袋彈海綿彈、水炮音波炮……這些殘酷鎮壓已對香港人日常生活造成嚴重影響,更別提有無法統計數量的香港人「被失蹤」、「被跳樓自殺」、「被跳海自殺」、被性侵害……警察甚至闖入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抓捕學生及抗爭民眾。

12月16日,《立場新聞》發表香港媒體人區家麟的文章表示,警方在反送中運動這半年多來拘捕6105人。從6到9月,警方接獲的自殺數字為256宗,發現死亡屍體人數則是2537宗,分別較去年同期增加34宗和311宗。引發各界質疑聲浪不斷。

中共當局承諾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尚且不到一半時間,香港就要完全大陸化,一國兩制徹底破產。如此政權,還期待跟它簽署和平協議,從而萬事太平嗎?

另外,張善政副總統候選人在發表會上重點提及「意識形態」,意指堅持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是「意識形態」,不若發展民生經濟來得重要。這樣的論述我們一點也不陌生,因為中共當局目前也是這麼宣傳的,它承諾提高人民的經濟生活水平,來換取老百姓對天賦政治權利的沉默。也就是所謂的「麵包契約」,用麵包跟民眾換取民主自由等政治權利。

然而,用一句「不談意識形態」逃避普世價值、掩蓋是非善惡,此時的中立客觀只是偽裝。事實上,中共當局一直在破壞民主自由、踐踏人權價值與人性尊嚴。在大是大非面前,逃避「意識形態」,對中共政權的罪惡閉口不言,即意味著做出了選擇--面對「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政權」中國共產黨,選擇了忽視與姑息,也正因為有足夠多的姑息,罪惡才能一直存在,這麼做事實上是在縱容邪惡,也變相成為邪惡的幫兇。

極權政治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曾表示「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說明當社會上的大多數個人不思考,社會集體的淺薄導致平庸的邪惡,最終將把整個社會推向極致的犯罪。

相傳意大利詩人但丁曾說:「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保持中立的人。」正善良善與血腥罪惡,永遠無法「和平共存」,跟魔鬼稱兄道弟,時間一久,就會模糊了善與惡的邊界,甚至不自覺地站到了邪惡的一方。

可以理解,國民黨與支持者多半堅持傳統價值,對中國與中華文化有深刻的情感,這種堅持正統價值觀的態度值得肯定。然而當今的共產黨從來就不是記憶中熟悉的神州大地。真正的中國有五千年輝煌燦爛的文化,中華正統文化由儒釋道三家構成,「仁、義、禮、智、信」等處世之道深植民心,「順天應人、敬畏天地」與「因果輪迴、善惡有報」貫穿著五千年歷史,孕育著中國人的文化底蘊。即使身至尊高位的皇帝天子,也是「天之子」,必需遵循天理。

中共當局可不是這樣。它從建政一開始就與中華文化為敵,公開講「和尚打傘、無法無天」,要「砸爛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公然與天理為敵,透過各種政治運動消滅傳統文化價值,讓許多中國人以中華文化精髓為恥,讓當代十四億人失落了精神信仰與傳統道德。

這樣的中共,正是破壞中華傳統、殘害中華兒女的兇手,盼所有善良的台灣泛藍支持者認識真正的共產黨,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支持良善與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