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漢語盤點2019」公佈了本年度大陸代表字詞投票結果。網民票選出國內字「穩」、國際字「難」,分別代表中國面對的內外情勢。這二字其實反映了中共所處的困境:求穩不得,難題無解。

大陸民怨沸騰 反送中怒火延燒

在2019年,中共大力推行「六穩」,期望保經濟以穩民心。在政治上,中共處處強調「黨的領導」,黨管經濟、軍隊、法律、教育、傳媒、宣傳、文藝、網絡等方方面面,以「一言堂」和高壓「維穩」,對外宣稱「人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提升」。

然而,實際情況卻是:大陸經濟低迷,當局加緊監控民眾,氣氛肅殺。維權律師接連被吊銷執照、被構陷入獄;異見人士在看守所內突然死亡;多省市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落馬貪腐官員遍佈各級、各地,腐敗情節驚悚;民營企業遭遇當局收購和控制,多名大型民企創辦人被逼退;11月底,廣東茂名上萬村民抗議當地政府興建火葬場,爆發警民衝突,最終項目被叫停;全國上演豬肉供應和價格「保衛戰」……

對中共當局而言,香港反送中運動是今年最大的「痛」。2百萬港人對中共說「不」,喊出「暴政必亡」,並且向英美和國際社會求助,打碎了「一國兩制」的謊言。中共無視民意,以流氓手段處理香港問題,不僅將數十萬、上百萬人推向對立面,而且在眾目睽睽下暴露了它的邪惡本性,令其深陷被動和尷尬。此外,香港社會動盪、經濟下滑,對中國金融和外資都將產生負面影響。

在此僅舉一例:社運青年黃之鋒出獄後才加入反送中,卻被中共扣上了「港獨」「頭目」的帽子,並被黨媒以文革式語言詆毀謾罵。黃之鋒在香港街頭被推上車逮捕,保釋後被禁止出境赴意大利和台灣參與活動,他還被無理剝奪了參選區議員的資格。中共憑藉手中權力,對一個年輕人極盡打壓,可想而知,中共對待大陸人民會是怎樣的無法無天!

中共或許意識不到,它侵犯人權、壓制自由,倒行逆施的一套手法破壞了經濟的正常發展和法律的公正實施,因此,「穩預期」、「穩增長」、「提信心」都恐難如願。

中共國際受困 難上加難

12月10日至12日,中共政治局召開經濟工作會議,公開承認中共正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的複雜局面」。顯然,「風險挑戰」並不限於經濟下行和2000億美元外債。一年來,中共在國際社會上蒙受多重打擊,處於前所未有的劣勢,政權岌岌可危。

1.中美貿易戰重創中國經濟,中共被迫大幅讓步

12月13日,美中雙方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共同意推行結構性改革,承諾在未來兩年購買額外的2000億美元美國產品等。美方確立了強大的執行機制,並將在中共不遵守協議時重啟關稅。白宮發表聲明,稱之為美國經濟取得的巨大勝利。

2.西方多國譴責中共侵害人權

在貿易戰、科技戰的同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多國高度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譴責中共迫害人權的罪行,出台了相關制裁法案,並且給予香港抗議民眾強力支持。

今年6月3日,美國駐華使館微博發佈了《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的相關介紹。此法律規定,實施人權迫害的官員和打手均可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制裁方式包括限制其簽證以及凍結其在美資產等。

7月17日下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會見了包括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內的17國27位宗教迫害倖存者,特朗普說:「我將永遠與你們並肩站在一起。」7月18日,在第二屆推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上,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都在發言中譴責中共迫害宗教團體。

此外,香港抗議獲得了全球的道義支持,美國、英國、澳洲、加拿大、台灣、德國等都呼籲中共遵守中英聯合聲明,給予港人自治權。

11月下旬,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火速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保護香港法案》,特朗普總統隨後簽署了法案、使之成為法律。此舉為其它國家提供了良好示範,強力震懾中共,將可直接制裁中港人權惡棍,包括造謠誣衊的喉舌媒體。

12月3日,意大利國會外交委員會通過一份聲援香港抗議的決議案,要求調查香港警察濫用武力情況,釋放示威民眾,並呼籲對於禁止社運領袖黃之鋒赴歐演講一事,提出正當理由。

3.西方認清中共威脅 抵制「戰狼」外交

中共一貫以「干涉內政」、「傷害中國人民感情」、「反華」等幌子抵擋外界的譴責和正義舉措。近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和外交官實行「戰狼」式外交,強勢施壓、無理狡辯,引起外國政府、政要、媒體和民眾的普遍反感。

10月3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紐約發言指出,中國共產黨不等於中國人民。他呼籲所有人直面中共對美國和全世界的挑戰。

11月28日,意大利參議院邀請黃之鋒參加影片會議,中共駐意使館發文批評意國會「錯誤且不負責任」,引起意大利總理及各黨領袖一致反彈,外交部長路易吉‧迪馬約(Luigi Di Maio)回應說,「意中籤署了經貿協議,絕不代表中國(中共)能對意大利的體制、國會、政府說三道四。」

12月12日,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議會批准了與台北市締結姐妹城市的提案。此前兩個月,布拉格解除了與北京的姐妹城市協議,令中共大為不爽。

10月1日,台灣陸委會發佈新聞稿,告知中共:「一國兩制不是兩岸關係的處理方案,更不適用於台灣,台灣絕不會接受。」

9月9日,德國外長馬斯與到訪的黃之鋒在柏林短暫會面,中共外交部提出抗議,並召見德國駐華大使以表「強烈不滿」。但是馬斯不為所動,他表示,他在未來會繼續與人權活動人士見面。

4.多國嚴查中共滲透

11月23日,中共特工王立強向澳洲投誠的消息引發震盪。王立強披露了中共在香港、台灣和澳洲進行的滲透活動,包括干預台灣大選。12月2日,澳洲總理莫裏森宣佈,將撥款8800萬元,新建隸屬於澳洲情報組織(ASIO)之下的「高級別情報特別工作組」,以更好地應對外國間諜等形式的干預。台灣情報機構則果斷出擊,扣留了王立強的上司、中共高級特工向心夫婦,並展開嚴密調查。

12月20日,特朗普總統簽署《2020國防授權法案》,規定國防部採取措施應對來自中共和俄羅斯的威脅,其中明確提到中共干預台灣大選的問題。次日,中共人大外事委員會發言人批評此法案中的涉台內容是「干涉」中國內政」,足見北京方面的焦慮。

與此相連,華為由於其軍方背景和間諜竊密等行徑而面臨更多排斥。挪威電信公司已於12月13日宣佈選擇愛立信為其5G電信網終的關鍵技術供應商,逐漸棄用曾合作了十年的華為。德國兩大執政黨——基民/基社聯盟(CDU/CSU)和社民黨(SPD)聯合發起提案,要求設立5G建設新標準,排除那些「受制於政府、缺乏法律監督、有被操控或間諜刺探危險」的製造商。外界認為,此提案雖未點名,但簡直是為華為量身定製。

結語

綜上所述,中共求穩,恰恰是因為諸事不穩:體制內部無人相信共產主義,官場腐敗、無藥可救。利益集團搾取人民血汗,導致貧富懸殊巨大;大批權貴早已轉移財產和家眷,留下嚴重污染的環境和一片亂象。此時,中共依然高喊「偉光正」,在苟延殘喘中製造更多的悲劇。

不久前,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林蔚(Arthur Waldron)接受英語大紀元採訪時披露,習近平身邊一名高級幕僚對他說,中共內部人員都心知肚明,中共已無路可走,進了死胡同,每走一步都可能引爆「地雷」。

事實上,中共的邪惡本質和70年的滔天罪惡將它帶入了「地雷陣」,覆滅是定數,只是個早晚的問題。屆時,沒有了中共,擺脫了醜陋的黨文化,中國將迎來美好、光明的年度代表字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