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有體制內人士提出,中共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務違約可能發生「連鎖反應」。國際金融界注意到中共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已經出現違約危機,而且現已發債規模和債務到期規模都相當巨大。

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12月19日對《證券時報》說,中國上萬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類機構,只要幾個公開違約,就可能導致「連鎖反應」,與政府有關的違約可能給中國債務市場帶來信心危機。

馬駿說,根據多名學者的調研和估算,中國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是顯性債務的數倍,一些地區的融資平台類機構長期依靠借新債還舊債的方式來維持運作,已經有部份平台開始要求銀行延長還債時間。另外,在經濟下行、房地產價格預期持續低迷的背景下,如果融資平台過度依賴土地出讓作為重要資金來源,其違約風險更大。

《金融時報》19日引述分析表示,馬駿的表態說明中共高層已經意識到負債纍纍又脆弱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事態嚴重」。

據悉,在本月6日呼和浩特一家融資平台發生城投債(發行主體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券)違約的當天,中共高層正在開會研究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問題。

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違約浪潮初現端倪

《金融時報》19日報道說,中國最近發生的一起城投債違約事件引起了分析師的注意,即融資平台——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開發集團12月6日未能按時兌付10億元(人民幣)私募債券,事後稱違約兩天後暫時兌付5億元,其餘金額地方政府賣地後三個月內兌付。該集團由呼和浩特地方政府100%擁有。

中國媒體12月16日報道,實際上,該集團的子公司——呼和浩特惠則恆投資集團早已出現違約,違約分別發生在今年7月份和去年10月份,屬於信託和融資租賃違約,涉及金額分別約為2.76億元和0.93億元,該公司同時發生高管被查、內部人士變動和帳面虧空的問題,其違約事件至今不了了之。

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開發集團的城投債違約不是首例, 「中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國有資產經營公司」 去年8月的超短融債券「7兵團六師SCP001」發生違約,涉及金額大約5.2178億元。路透社報道表示,該公司在兩天後宣佈完成延期支付本息,市場普遍將其視為首例城投債違約。

另一家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青海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發生違約的信託「恆泰18號」 的112名投資者將於12月23日在上海自行召開媒體發佈會。一位投資者對經濟觀察網表示,5月份違約時說延期7個月兌付,但是到現在還沒有償還資金。

青海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是青海省國資委下屬的國有企業,該公司今年2月和8月曾兩次遲付一隻美元債的利息,該美元債規模3億美元、票面利率為7.25%。

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天量債務   巨額到期待付

自由財經網12月18日引述彭博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境內未到期債券為8.5萬億元,境外市場的未到期債券規模為698億美元。

綜合中國媒體數據,2019年既是城投債發債的歷史高峰,也是大部份2016年城投債的到期開始年份,2016年有1096個主體發行了2349隻城投債,金額高達2.3萬億元,是城投債的一個發行高峰,因此從今年開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將面臨巨額兌付。

截至2019年12月11日,今年累計有1202個發債主體總計發行城投債3593隻,發債金額超過3萬億元,高於去年2.3萬億元的發債量。目前城投債債券餘額累計高達8萬億元,等待償還的城投債有9205隻,涉及2054個發債主體。

有業內人士表示,城投債償付能力與地方財政實力和債務壓力相關,五六年前就已經出現了一些以地方政府信用做擔保的城投債兌付問題,呼和浩特事件是將此問題暴露出來,現在經濟下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營收也隨之下滑,償債壓力加大。

截至2019年12月11日,至少有6家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上半年營收不足100萬元、43家不足1000萬元、65家不足2000萬元,而其債券餘額均過億。

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早在1990年代由中共地方政府開始設立,藉以舉債,2008年中共四萬億刺激鼓勵地方政府進一步以此方式發債融資,被業界稱為「政府信用融資大躍進」,地方政府因此積累了大量隱性債務。

新浪網12月15日引述分析表示,現在地方政府對待融資平台的態度是「借錢的時候是『平台』,需要融資支持政府發展;還錢的時候是『市場化運作』,否定其作為平台的作用。」

《金融時報》19日的報道還提到,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與中國影子銀行密切相關。據悉,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是中國影子銀行的主要融資方,城投債風險在一定程度上會決定影子銀行產品風險,進而加劇中共影子銀行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