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開打逾一年半後,雙方終於達成了第一階段的貿易文本協議,等待雙方代表簽署。北京被指對此做出巨大讓步,那麼中共讓步的背後原因是甚麼呢?

中美達成第一階段協議

12月13日,美國和中共官方相繼宣佈,雙方已經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文本協議。

根據美方聲明及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的公開講話,協議要求中方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產品、金融服務以及匯率領域進行結構性改革;中方承諾在兩年內增購2,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其中包括32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即在協議生效的頭兩年,每年購入4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

而作為交換條件,美方對今年9月份1,2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5%的關稅稅率減半(7.5%),關稅削減將在雙方簽署協議30天後生效;原定12月15日起對1,560億美元中國商品開徵的15%關稅暫停加徵。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已經加徵的25%關稅稅率保持不變。

外界普遍認為,在美中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中,美方大勝,中共做出巨大讓步。那麼中共為何要同意該協議呢?綜合媒體消息,中共同意該協議,至少有以下四大原因:

一、貿易戰惡化 會造成大面積失業

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12月13日發佈《中美貿易摩擦對就業的影響分析》報告,調研了貿易戰對廣東、福建、浙江三省的影響。

調研發現,2018年上半年美國宣佈加徵關稅的初期,市場預期悲觀,但對就業影響並不明顯。

但2019年上半年,貿易摩擦的衝擊開始凸顯,相較於內銷企業,外貿企業裁員衝動雖然要高一些,但也僅是略高一點。因為地方政府為了穩定就業,出台僱用激勵政策,如企業不裁員可返還部份社保。還有地方政府對僱主提供僱用補貼及放鬆用工管制、暫停提高最低工資標準等,「這等於變相降低了企業用工成本,會抑制企業的裁員衝動。」

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紡織原料和紡織製品業的外貿企業員工,其工資水平比內銷企業員工降低約7%,鞋、帽、傘、杖、鞭等行業工資降低則超過10%。

報告說,這是用犧牲就業質量來換取就業數量的暫時穩定,也是用隱蔽性失業來代替顯性失業,如果美國繼續抬升關稅並觸及大陸企業停產點,「更多企業可能採取裁員的方式,大面積失業就可能出現」。

時政評論員石實此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一直把「穩就業」放在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中的首位。因為高失業率會衝擊中共政權的穩定,沒有了社會保障的失業階層必然會起來反抗,這就是中共為甚麼一直把「穩就業」當作頭等大事來抓的主要原因。

二、中共還沒做好經貿「脫鉤」準備

清華大學政治學系前講師吳強對美國之音表示,這次達成協議,中共當然沒有贏,它只是贏得了緩和的時間。

他說:「過去一周我在北京感受到的氣氛是,北京實際上正處於震驚與慌亂之中,處於某種『土崩瓦解』的狀態當中,處在必須做出讓步的巨大歷史妥協當中。」

吳強認為,中美所有問題都可以破裂,唯有經貿不能「脫鉤」。這是北京目前唯一的也是最高的談判目的。中共或許已經做好了在教育、科技和軍事上的中美「脫鉤」準備,但是遠遠沒做好在經貿上脫鉤的準備。換句話說,中共是把經貿「脫鉤」作為最後一道「脫鉤」來準備的。

「因為中美之間在安全、政治和其它問題上都處在高壓中的情況下,保持經貿上的交流,維持貿易上的協議,這是目前中國(中共)在貿易談判中能達成協議的主要動因。」

吳強認為,中共正遭遇50年以來第一次在外交上和戰略上的挫敗,它正在經受這個外交苦果。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對中共而言是一個極其重要,而且是迫不及待的事情。

三、特朗普步步緊逼

中美籤訂協議,還與特朗普總統接連抬高關稅、步步緊逼,以及他的談判策略有關。

12月12日早,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說,「非常接近跟中方達成一筆大協議。他們想要,我們也想要!」

當天晚些時候,多家外媒披露,中美原則上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特朗普總統當天下午已在美方貿易談判代表提交給他的文本上簽字。

總統顧問、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問題學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向媒體披露,他與特朗普交談過,特朗普說,該協議要求中國在2020年購買價值500億美元的農產品,以及能源和其它商品。作為交換,美國將降低一些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

按計劃,中美如果達不成協議,美方將於12月15日對另外1,5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5%的關稅;同時,特朗普此前還多次警告,如果達不成協定,美方將再次上調已徵商品關稅的稅率。

但直到12月13日,中美官方才宣佈,雙方達成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海外媒體人評論說,特朗普總統明明12日下午召開了談判團隊的會議,並批准了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提交的基本方案。但之後白宮沒有發表聲明,特朗普也沒有發推文;而中共媒體一片沉默,包括中共駐美國大使館、中共商業部、外交部都不置一詞。

評論認為,這可能是特朗普總統下了「一招險棋」,利用簽字的方式來逼習近平表態。因為當時特朗普還不能完全確定習近平的態度,所以他只好通過他的中國問題顧問白邦瑞,通過迂迴的方式傳遞他已經批准了中美貿易協議的信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信息傳出以後,北京居然遲遲不作回應,就好像把球踢給習近平,習近平就是不把球踢回來。

評論認為,北京之所以不回應,是因為習近平雖然權力已「定於一尊」,但在中共政治機械人的體制內,註定不能他一個人做出這樣的重大決定,還需要與中共政治局常委一起商量,最終做出共同決定。

13日晚11點,中共方面安排商務部副部長兼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在發佈會上通報,雙方達成第一階段的文本協議。

評論說:「在這種情況之下,特朗普總統在白宮的戰情室發出指令給萊特希澤,說這個貿易協議可以這麼定了。這樣一個驚心動魄的場面,顯示出了特朗普總統的大膽,他的險棋下得驚心動魄的程度。」

四、中共考慮香港問題 分析:或再次誤判局勢

中共簽署協議,除因中國經濟嚴重惡化,中方還沒有準備好與美國經貿「脫鉤」,特朗普步步緊逼外,還可能與香港局勢有關。

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勇12月15日對「香港01」記者表示,美國國會近期幾乎全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面對這樣的法案,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大概很難行使否決權,最符合他本人的利益就是順勢簽署」。

王勇認為,中共與美國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因此美國2020年大選時,「美國兩黨可能會比拚在中國問題上誰的態度更強硬」。

王勇說,在特朗普面臨彈劾壓力下,中美達成協議能夠幫助他維持經濟上的優勢,至少減少大選年中美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衝擊,以此穩定美國農民、廣大消費者以及中下層民眾對他的支持。

王勇認為,現在是中美雙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的窗口期,「特朗普雖然簽署了事關香港的法案,但他的態度還留有餘地」。

王勇是中美問題專家,他還身兼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中共外交部黨校教授、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學術委員、亞洲開發銀行顧問等職務。

特朗普11月27日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保護香港法案》。

特朗普在一份總統聲明中說:「我簽署這些法案是出於對習近平主席、中國人民和香港人民的尊重。頒佈這些法案是希望中國和香港的領導人和相關代表,能夠友好地解決彼此之間的分歧,從而為所有人帶來長期的和平與繁榮。」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專家王勇上述言論表明,中共可能再次出現誤判局勢的情況。因為中共指望特朗普對「香港問題留有餘地」,但是中美這場新冷戰不是以個人意願為轉移的,美國兩黨已經在遏制中共上達成高度一致。

李林一說,未來如果中共加大打壓港人的民主自由,作為民主國家「領頭羊」的美國,肯定不會袖手旁觀,「屆時美中關係如果再出點問題,中共是不是又要撕毀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