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香港警察肆無忌憚武力鎮壓抗議民眾,使人們越來越相信,香港進入了警察社會。但與澳門相比,香港略顯遜色。

就在習近平參加澳門相關活動之際,澳門全面升級了安保。除了輕軌、航道停運、控制香港人員入境之外,有網媒今天(12月19日)引述澳門媒體人崔子釗爆料,他不僅被恐嚇、警告,甚至不能待在澳門,現在已經「被旅遊」了。

在維安方面,澳門早就訂立了《網絡安全法》,擁有了一套具備人臉識別功能的「無死角」的「天眼系統」。外界質疑,澳門可能已經成了「秘密警察社會」。

不過澳門的這些措施,跟中國大陸相比還是相形見絀,小巫見大巫。《紐約時報》指出,中國正在逐步整合新舊科技,加強對人民的監控,使地方公安權力越來越大,如同是一個小型的國家安全局。

世界獨有的數字極權國家

在查閱警方和私人數據庫後,《紐約時報》發現,原本技術落後於美國的中共,把各種技術結合在一起,為它的監控所用。

中共當局將手機掃瞄工具、人臉識別相機、人臉和指紋數據庫等等許多古老與先進技術交織在一起。這些數據可以幫助警方識別街頭行人的身份,知道他們與誰見面,還可以確定他是不是中共黨員。

美國等西方國家是使用這類技術,用來追蹤恐怖份子或毒梟。而中共卻利用這些技術,更智能、更先進地追蹤監控著每一個人。

(中共)用科技打造數字極權國家,「無死角」的監控是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

個人數據 隨意訪問

中共用高科技採集來的個人數據,並不是存放在安全的地方。《紐時》報道,中共當局把幾百萬人個人信息,存儲在了一個連基本安全措施都沒有的服務器上。而這個服務器,私人承包商和中間商,都可以隨意訪問。簡單說就是根本沒有私隱了。

在深圳從事技術工作的艾格尼絲‧歐陽(Agnes Ouyang)去年曾被警察攔住,說她亂穿馬路,需要出示身份證。她拒絕後,被警察粗魯地抓住,並用手機拍下她的臉。通過面部識別,警方很快認出了她,並開了罰單。

「這太荒謬了!道德低下的執法人員擁有高科技武器」,「我們的生命像土那樣不值錢」,歐陽非常氣憤。

一個外國人,當然無法接受這種「細緻入微」的監控。但歐陽所遇到的,僅僅是一部份。中共正在全國打造一個監控網絡,內容包括車牌、電話號碼、人臉和社交媒體信息等等。

人人留影

中共監控網絡是在河南鄭州試行的。今年4月,警察在一個破舊小區門口安裝了4個錄像頭和2個白色小盒子。

小盒子是名叫IMSI捕捉器的手機掃瞄工具,可以收集移動電話的識別碼。

系統激活後,錄像頭記錄人臉,小盒子識別手機電話。如果一張臉和一部手機同時同地出現,那麼基本可以確定屬於同一個人。

4天時間,小盒子識別出6萬7000多部手機。錄像頭拍下2萬3000張圖像,其中有8700多個不同面孔。經過後台運作,這套系統給大約3000部手機配上了人臉。

在石家池小區,監控網絡收集了31個居民樓、8570人的居民信息,包括身份證號、姓名、年齡、婚姻和家庭狀況。一個車輛追蹤系統還收集了3456輛汽車的記錄及車主個人信息。《紐約時報》指出,中國各地未受保護的數據庫中,還存儲著學校師生、網吧的在線活動、酒店住宿和旅行記錄等。

中共警方在推銷宣傳冊中寫著:人過留影,機過留號。中國人常說的「人過留名、雁過留聲」,被中共篡改後用在了這裏。

境外也被監控

不光中國境內被監控,身在境外的中國人也不安全。自由之家上月發佈的《網上自由報告》指出,中共連續第四年被列為對網絡實行最大控制、最強壓制和最少自由的政權。65個被調查的國家中,中國位列最後。

研究員庫克(Sarah Cook)對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表示,在中國境外使用微信交流,「大部份還是受中國境內的運作規則所控制」。

他舉例說,德州一個美國人因為討論親共候選人落選香港選舉,帳號被封了;加拿大一位議員向選民發了一條包含民主抗議的訊息,遭到中共刪除;一位美國醫生轉發了大量政治性文章,被中斷了群發功能。

澳洲國立大學教授巴肯(Borge Bakken)表示,北京當局破壞了中國整個官僚系統,警察國家正在「蓬勃發展」,威權主義已經成形了。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