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8日,聯想控股正式發佈了柳傳志退休的消息;寧旻接任聯想控股董事長,被外界熟知的「聯想少帥」楊元慶無緣接班。今年以來,數十家民企的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國資系」,至少18家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被抓。柳傳志被認為是繼馬雲之後,另一位退隱的重磅民營企業家。 

柳傳志卸任聯想控股董事長

12月18日晚間,聯想控股發佈消息稱,聯想控股董事長、執行董事、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卸任公司董事長及執行董事,聯想控股執行董事、高級副總裁、首席財務官寧旻接任董事長,公司高級副總裁李蓬出任首席執行官(CEO),自2019年12月31日後生效。

柳傳志將擔任聯想控股名譽董事長、資深顧問,以及董事會戰略委員會成員。

目前,在聯想控股官網管理團隊一欄中,寧旻已經排在首位。信息顯示,他在1991年加入聯想,歷任聯想控股總裁助理、助理總裁兼董事會秘書、副總裁、高級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執行董事、董事長。

第一財經報道,相比寧旻,外界更為熟知的是楊元慶、郭為、朱立南、陳國棟和趙令歡。此前,寧旻很低調,幾乎鮮有對其的報道。

天眼查信息顯示,與聯想寧旻關聯的公司有49家,其中他擔任13家企業法人,在包括聯想控股在內的6家公司任股東,在33家企業擔任高管。

例如,寧旻是聯想之星創業投資、聯想投資的執行董事,在融科智地任職董事長,在君聯資本、弘毅投資中寧旻也都是董事。

與寧旻搭檔的李蓬,加入聯想16年,曾參與2018年對盧森堡國際銀行的收購。

聯想控股官方發佈消息後,聯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在公開信中表示,柳傳志對於自己是「亦師亦友」。

大陸多家媒體17日獲悉,今年75歲的柳傳志將正式卸任聯想控股董事長,該消息預計將於12月18日官方宣佈。這意味著聯想的第一代企業家將正式完成交接班。除了柳傳志宣佈退休,現年57歲的聯想控股總裁朱立南也會宣佈卸任。聯想控股將交棒給聯想控股高級副總裁兼首席財務官寧旻為首的年輕管理團隊。

柳傳志曾自曝三大恐懼

9月20日,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卸任聯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一職,並不再擔任公司董事。另外,柳傳志名下大部分企業也被註銷。柳傳志原本擔任集團17家企業的法定代表人。根據官網消息,除了聯想控股以外,其余都已「遷往市外」或「註銷」,而北京聯想公司也「遷往市外」。

9月25日,海外推特上熱傳陸媒獨家專訪柳傳志的影片。據悉,這個專訪是財新傳媒發表於2015年7月的《柳傳志:民企經營的變與不變之一》。

在影片中,柳傳志表示,腐敗不進行及時遏止的話,中國的經濟肯定崩潰。柳傳志說,「中國的經濟,民營企業最怕什麽,怕這麽大三件事,第一就是不安全,不安全是怎麽形成的?實際是跟官員的腐敗,跟沒有真正的法制,說你好你就好,說你有罪就有罪,那你會讓人覺得極度不安全,這是我們第一怕的事情;第二怕的事情是政府不作為,而且會有一堆的理由,堂而皇之的說,因為太多的道理能夠說明,他為什麽不作為,這些東西不但極大的影響了效率,也會使我們信心喪失,這也做不成,那也做不成,那就甘脆甭做,這也是我們怕的;第三個是怕說的跟做的不一樣,這些不但影響經濟,人心混亂,對於後邊的孩子更是……這些東西其實是我們所怕的。」

柳傳志繼馬雲之後退隱

柳傳志被認為是繼馬雲之後,另一退隱的重磅企業家。 

馬雲9月10日從自己創建的阿里巴巴集團退休,僅僅10天後,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也卸任騰訊旗下「騰訊征信」執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

馬雲在2013年接受《時尚先生》采訪時曾直言,早已預知自己的結局,「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事實也是。歷史也是。」

2016年馬雲在一次活動中也曾表示,他擁有的財富根本不是他的,中國首富有好下場的不多,不要貪戀權力,否則「會惹出事的」。

另外,2019年9月29日百度雲計算技術(北京)有限公司管理架構發生變更,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卸任執行董事。

12月5日,劉強東卸任了京東物流的總經理。劉強東今年下半年以來卸任多家企業高管。近期京東商城旗下網銀在線因將境內外匯轉移境外,遭罰款2943萬元人民幣;有網民懷疑劉強東要跑路。11月7日,劉強東因「個人原因」,辭去了中共全國政協委員。 

41家上市民企變國企 數十家老板被抓或辭職

大陸媒體12月17日報道,今年以來,中國民企在整體業績下滑、資金緊張的同時,很多民企內部發生重大變化,數十家民企的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國資系」,至少18名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被抓,還有一些大型民企的創辦人辭職。

截至12月9日,今年有41家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由個人變更為國資系(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或地方政府),在所有實際控制人變更的上市公司中占比超過23%,總市值近2200億元人民幣。

綜合Wind最新數據顯示,從2018年1月到2019年11月,中國民企債券市場凈融資為-2981億,說明債券市場從民企抽走了近3000億元,而同期內,國企債券市場的凈融資量是38433億元。

業內人士表示,民企從銀行借不到錢,想發債融資也發不出去。比如東方園林,2018年計劃發債10億元用於償還債務,但最後只籌集5000萬,隨後東方園林股價持續大跌,半年蒸發市值近400億元。今年8月該公司實控人變更為北京朝陽區國資委,隨即評級上調、資金到位。

管顧公司與趨勢論壇創辦人吳介聲12月17日發表分析文章表示,中共從去年股市大跌導致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爆倉時就開始收購民企股份,以「紓困」為名實則趁火打劫,從中央到地方串聯各級金融機構,順勢低價收購民企,掌握經營權。

數據顯示,中國民企對社會經濟的貢獻大,但真正到手的利潤卻很少。截至2018年底,民營經濟貢獻了60%的GDP、超過80%的就業、超過50%的稅收。

但是從所得利潤來看,今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的2.14萬億元凈利潤中,金融行業凈利潤超過1.14萬億元,占比高達54%,其它行業凈利潤之和僅為1萬億元。而金融行業中,國有四大行的利潤超過5500億元,占金融行業凈利潤的一半。其它行業的1萬億元凈利潤中多數被中共國企占有。

《財經》12月17日引述業內人士的話說,民企的困難比想像的更嚴重,很多民企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問題,這也反映了實體企業經營狀況的惡化,很多企業已經出現債務違約,還有很多企業瀕臨違約。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12月15日,今年已經有223只債券發生違約,多數是民企,違約金額超過千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