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評級機構穆迪公司經濟學家警告說,中國企業債務是對全球經濟的「最大威脅」。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上周也發表了類似的評論。根據惠譽在12月10日發佈的《中國企業債市場藍皮書》,以發行人數量衡量,民企的違約率從2014年的0.6%攀升至2019年前11個月的4.9%,創下新高。由於中國經濟增長疲弱,預計2020年民企債務違約率也將維持高點。

因為企業債務被認為是引發金融系統和更廣泛經濟問題的斷層線,穆迪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Mark Zandi)已調高負債中國公司的風險。

「我要指出的是,中企債是最大的威脅。」他說,在中國,中企債增長非常迅速。贊迪解釋說,由於中美貿易戰及其它因素令經濟增長放緩,許多企業正疲於應對。

債務問題一直是中國近年來所面臨的一個大問題,中共一直在通過加強監管以加快去槓桿化,降低金融風險。

然而,貿易戰促使中共尋求一些方式來提振放緩的經濟,這正在削弱中共減少巨額債務水平的努力。今年,中共或多或少地暫停了去槓桿化的努力,並採取了更多的刺激措施。

惠譽指出,從違約發行人數量以及違約債券本金金額來看,民企佔比均超過了80%,比國有企業更容易受到外部資本市場波動的影響,因此在信貸緊縮的情況下面臨更大的流動性或再融資風險。

中國債務問題恐引發金融危機

紐約長島大學經濟系主任穆督庫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教授去年11月在《福布斯》上刊文說,雖然中美貿易戰在金融市場引起了極大焦慮,但它遲早會結束。而中國日益嚴峻的債務問題才是中共面臨的最大問題。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北京當局在2008年釋放了一股信貸洪流,中國的債務問題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7年曾發表過措辭強硬的警告聲明稱,根據其研究報告,中國過度依賴信貸的經濟策略引發巨額債務,已達到危險水平,可能會引發下一次金融危機風暴。

穆督庫塔斯說,更糟糕的是,中共政府作為貸款人和借款人的雙重角色,集中了而不是分散信用風險。這會帶來系統性崩潰的可能性。

同時,中共政府的這個雙重角色與其第三個角色相互衝突,也相互矛盾。中共政府作為一個監管者,要為貸款人和借款人設置法規。在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它使債權人的救助變得複雜化。

中共政府同時擁有銀行、養老基金和普通公司。政府持有的銀行直接向政府持有的公司提供貸款,它們通常就像是福利機構一樣。銀行還向土地開發商提供資金。它們是中國經濟的「投資」泡沫的幕後者。

穆督庫塔斯說,如果在中國出現了金融危機,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也將會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