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眾議院12月18日晚進行全院投票,通過對特朗普總統的兩項彈劾條款。國會參議院將在明年1月進行彈劾審判,預計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不會同意眾院的彈劾定罪、以及罷免總統。

在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眾議員以230票對197票和229票對198票的結果,分別通過對特朗普的兩項彈劾條款,指控他濫用職權和阻礙國會調查。特朗普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三位被彈劾的總統。

在投票開始前,兩黨眾議員就兩條彈劾條款進行了八小時辯論。民主黨議員闡述支持彈劾的理由,而共和黨議員堅定為特朗普辯護,譴責指控毫無根據。投票按黨派劃分,顯示出國會在這項問題上的嚴重分歧。有兩名民主黨議員對第一項彈劾條款投了反對票,第二項彈劾條款遭到三名民主黨議員的反對。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將於周四早上9點半,在參議院發表關於彈劾下一步的講話。麥康奈爾於12月17日表示:「這是一個政治程序,沒有任何司法公正可言。」他說:「彈劾是一個政治決策,眾議院做出了彈劾的黨派政治決策。」

共和黨眾議員科林斯12月18日表示,決定特朗普的命運現在應該是「選民的事情」,而不是眾議院在他2020年尋求連任前不到一年的時候彈劾他。科林斯還說,自從特朗普三年前當選以來,民主黨人就一直想彈劾他。

彈劾投票沿著黨派路線走

在眾院早9點開始議事日程後不久,眾院共和黨人就提出一項休會動議、希望推遲最後的投票時間,但因為民主黨人在眾院擁有多數席位、民主黨隨後的黨派投票擊敗了共和黨人的提議。

在休會動議被否決後,眾議院將就規則委員會擬定的訴訟程序設定一小時辯論時間。

在經過1小時的辯論後,眾議院早上11點23分對彈劾決議的規則進行投票,再次以黨派路線通過。有兩位民主黨眾議員代表明尼蘇達州第七國會選區的彼得森(Collin Peterson),以及新澤西州第二選區的眾議員傑夫·范德魯(Jeff Van Drew)投下2張反對票。

投票前的辯論,兩黨各自分配一半的時間。

在辯論結束後,眾議院的431名國會議員將就兩項彈劾條款進行單獨表決。外界預計,因眾院有233名民主黨議員、197位共和黨議員,周三的彈劾投票可能會完全沿著黨派路線走、通過彈劾的可能性較大。

民主黨眾議員戴安娜‧德吉特(Diana DeGette)先主持眾議院議事,但在周三晚些時候對彈劾條款進行表決時,換眾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主持。

一位在眾院現場觀看彈劾辯論的媒體人推文說,大多數座位都是空的。「近450名國會成員中,只有大約50位出席;感覺(彈劾)並不那麼重要。」

彈劾克林頓的資深國會議員深表擔憂

眾院司法委員會排名最前的共和黨眾議員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在發言中說,彈劾走到目前這一步,既不公平、也不是基於事實。

眾院共和黨黨鞭斯蒂夫·斯卡爾塞斯(Steve Scalise)則稱,民主黨人對彈劾總統特朗普的努力是「個人仇殺」,「與(有無)彈劾罪行無關」。

值得注意的是,曾參與彈劾克林頓案的國會議員都一致認為,民主黨主導的對特朗普彈劾案將給未來的總統設置一個很低的彈劾標準。

參與1998年12月彈劾前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的眾議員至今還有55位仍在眾院任職,分別是41位民主黨眾議員以及14名共和黨眾議員。

其中包括擔任彈劾案代表(managers)的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眾議員吉姆·森森布倫納(Jim Sensenbrenner)以及俄亥俄州共和黨眾議員史蒂夫·查伯特(Steve Chabot)。

他們都有公開表態。查伯特更直言,民主黨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將給未來設定一個危險的低標準。

目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也曾是克林頓彈劾案的彈劾代表。

特朗普12月17日致函眾議長佩洛西,這是他本人就眾院彈劾事宜首次進行公開的正式回應。

「我寫此信是為了表達我最強烈和最有力的抗議,反對民主黨在眾議院推行的黨派彈劾行為。這次彈劾代表了民主黨議員的前所未有違憲、濫用權力的行為,這在近兩個半世紀的美國立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特朗普在信的開頭中寫道。

「一百年後,當人們回顧這一事件時,我希望他們能夠理解它,並從中吸取教訓。這樣,此類事情就不會再發生在另一位總統身上了。」特朗普以此作為信的結束語。

下一步的彈劾程序

若在眾議院簡單多數通過彈劾條款,程序將轉入參議院進行審議,以決定是否應免去特朗普總統的職位。

眾議院將推選眾議員代表(managers)出席接下來的參議院彈劾審訊,預計從負責彈劾條文的司法委員會或者主導彈劾調查的情報委員會中選取。

彈劾案在進入參院後,將由美國高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主持審訊。眾議院推選的議員負責對總統特朗普提起訴訟,而總統的法律團隊將進行辯護,參議員擔任陪審員角色。

不過整個彈劾過程歷時冗長,將安排每周六天、長達六周的辯護與審訊。

對參院彈劾案的結果,根據程序,民主黨要獲得至少三分之二的多數票才能完成總統彈劾。

和眾議院不同的是,參議院是共和黨佔據多數。即使100名參議員都投票的話,民主黨需要所有民主黨人和兩名無黨籍人士以及至少20位共和黨人來投反對特朗普的票才能通過彈劾。

路透社和彭博社等媒體都認為,這在共和黨佔多數的參院幾乎不可能,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勝算不大。

麥康奈爾質疑民主黨雙重標準

美國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12月17日已拒絕少數黨領袖查理斯·舒默(Charles Schumer)的彈劾審訊提議,堅持應對總統特朗普沿用跟前總統克林頓彈劾案相同的流程。

麥康奈爾指出,民主黨人現在是希望為總統特朗普制定一套全新的規則。

「同樣一套規則,參議員舒默認為對(民主黨)克林頓總統已足夠了,但這次卻覺得對特朗普總統不夠用。」麥康奈爾質疑說。參院1999年彈劾民主黨總統克林頓的程序是分兩項決議進行。

麥康奈爾12月18日再次在參院發言說,在對克林頓總統進行彈劾案審訊之前,參議院通過了兩黨決議、奠定了審訊框架。「是100位參議員無異議通過。我認為我們應該重複這一兩黨進程。」他說。

麥康奈爾再次質問,為甚麼舒默參議員想為特朗普總統制定不同的規則?

彈劾特朗普調查的簡單回顧

美國國會眾議院對特朗普總統提出的彈劾調查核心就是指其濫用職權,向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omyr Zelensky)施加壓力,要求其調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父子;同時,特朗普還提及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被黑客入侵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服務器位於烏克蘭境內。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暫停美國對烏克蘭的近4億美元軍事援助,民主黨人稱這是特朗普施壓烏克蘭、用作調查拜登的槓桿;而特朗普政府則表示,他們是擔心這筆錢在烏克蘭的使用問題,因為烏克蘭腐敗盛行。

烏克蘭總統多次公開表示,在與特朗普的通話中並沒有受到來自對方的壓力。
拜登的小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早在2014年被聘為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的董事會成員,據稱此舉是為了袒護該公司的前負責人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

洛切夫斯基當時正在接受洗錢和賄賂調查,以及在他擔任烏克蘭生態部長期間給他自己頒發鑽探許可證等罪行指控。

而美國前副總統拜登曾威脅說,如果他們不解僱當時領導腐敗案調查的烏客蘭首席檢察官,那麼美國就將暫停1億美元的對烏克蘭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