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北京來說,與華盛頓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帶來的喘息空間,可能只是曇花一現,且中共未來的談判之路恐將更為崎嶇。不論特朗普是否連任總統,中共將面臨更大的壓力,或須全面結構改革,才能擺脫關稅夢魘。

中美兩國上星期五(12月13日)幾乎在同一時間各自宣佈達成初步協議,相對於中方的避重就輕,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及財長姆欽則不斷對外展示協議的實質內容,並表示這是史無前例、具歷史性涵義的里程碑,邁出中美談判最困難的一步。

北京暫免全面結構改革壓力

目前雙方均未公佈第一階段的協議文本,不過根據雙方透露的消息,初步協議包括知識產權、技術轉讓、農業、金融服務、匯率、擴大貿易,以及爭端解決等七大項目。對照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此前指出的中共七大宗罪,本次協議未納入傾銷及補貼等兩項重大議題。

納瓦羅11月初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必須停止七項結構性犯罪,即:命令中國企業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在華美國企業被強迫技術轉讓、控制的黑客破壞美國電腦系統、傾銷產品把美國公司擠出市場、對國企進行大量補貼、向美國輸出芬太尼和操縱匯率。

為維持經濟發展,中共不顧國際貿易規範,傾銷及大量補貼國企是中共以鄰為壑、謀取私利的不公貿易行為中的兩項,令貿易對手國不滿。雖然本次協議未納入傾銷及補貼問題,中共暫時解除徹底結構性改革危機,但是北京並未獲得太多的喘息空間。

對比得失 美方仍略勝一籌

萊特希澤表示,美方完成最困難的一步。根據目前公佈的談判結果,美國貿易代表出此一言,饒有深意。除了促使北京同意進行知識產權相關議題的結構改革及部份市場開放外,華盛頓還獲中方同意在兩年內增購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及服務,其中包括32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

此外,本項初步協議史無前例地裝了「牙齒」,納入美方要求的爭端解決機制,包括各層級官員的定期磋商程序,以公平、迅速的方法解決爭議,確保中方履行承諾。

華盛頓方面,將保持目前已經加徵的大部份關稅。這意味著,美方現階段只同意不增加新的關稅,而是否取消現行關稅,取決於中方會否認真對待第二階段談判,並且承諾進行全面的結構性改革,取消不公貿易行為,以及是否履行第一階段承諾。

北京力推階段性協議未獲益

為了避免觸及其體制安全的「結構性」改革,北京一直試圖推動與美分階段「協議」。

今年5月,中美貿易談判達成90%之際,中方突反悔,要求撤回大部份承諾,令美方大感意外。

專家推論,應對中共的出爾反爾,萊特希澤決定不急於與中方完成全面性協議,配合美國大選時程,改採分階段談判方式,並且在初步協議中成功地納入重要的執行機制,同時維持懲罰性關稅措施。

萊特希澤保有這兩個重要的措施,是十分精明的決策。而對北京來說,初步協議只是苟延殘喘,並未減緩經濟消退壓力,未來還會面臨更大的挑戰。

內外交困 中南海或錯失良機

近期,北京當局面臨內外夾擊的局勢。在國內,經濟增長進入近三十年來最緩慢時期,香港的抗議活動持續加溫。在國外,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更為關注中共迫害人權,包括對法輪功成員長達二十年的迫害。

此外,中美初步協議並未觸及華為問題,美國不滿中共的一系列工業政策。特朗普政府已經對華為實施制裁,並起訴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中共在華為爭議上仍為所欲為,上星期六,中方駐德國大使威脅,如果華為被排除在5G無線設備提供商之外,將報復德國。

彭博社分析,無論特朗普是否贏得連任,或者其在第二任期採取行動修復與習近平的關係,美國國會將對北京越來越懷有敵意。美國議員以壓倒性多數投票通過《香港人權法案》,以阻止中共對香港抗議群眾的鎮壓。

顯而易見,中美的第二階段貿易談判,將進入深水區,觸及政治層面問題。北京可能仍會堅持要求特朗普政府取消所有懲罰性關稅,而美國仍將要求中方進行全面經濟結構性改革。

中共領導人在第一階段錯失改革良機,第二階段或為習近平最後自救的機會。

萊特希澤星期天(12月15日)告訴CBS,整個協議是否取得實效,將取決於誰是中方的決策者。「如果(中共)強硬派做決定,我們將得到一個結果。如果改革者做決定,那麼我們將獲得另一個結果,這也是我們想要的結果。」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