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稱,中共正在將監控近14億人口的能力提高到令人不安的新水平,中共致力於打造數字極權國家。

《紐約時報》查看的警察和私人數據庫顯示,中共當局正在將舊有的和最先進的技術(電話掃瞄儀、臉部識別錄像頭、臉部和指紋數據庫等)組合成用於威權控制的工具。

報道表示,一旦組合起來並全面投入使用,這些工具就可以協助警察隨時掌握街上行人的身份,並了解他們與哪些人見了面,還能辨認哪些人是黨員哪些不是。美國和其它國家/地區使用其中一些技術來追蹤恐怖份子或販毒集團,但中共政府想用這些技術來跟蹤每個人。

中共的監控技術已經危及個人私隱

在中國,這些技術的推出危及個人私隱。《紐時》發現,中共當局將數百萬人的個人數據存儲在甚至連基本安全措施保護都沒有的服務器上。該報還發現,私人承包商和中間商可以廣泛訪問中共政府收集的個人數據。

報道說,打造這種監控網還只是剛剛開始,但正在席捲中國各個城市。監視網絡由地方警察控制。

就其本身而言,中共的任何新的監控技術都沒有超出美國或其它國家的技術能力。但是,這些技術組合在一起,它們可以將中共的間諜活動推上一個新水平,使其錄像頭和軟件變得更智能、更先進。這也正在加強中共警察的能力。

儘管加強監控表面上的原因是追蹤罪犯,但這也讓中共警察能夠監控中國網民的不滿和對香港抗議活動的同情,以及對警察及官員的批評等。而且,這種監控經常瞄準外地工和少數民族等弱勢群體。

深圳技術工人:我們的生命賤如塵土

深圳的一名技術工人艾格尼絲·歐陽(Agnes Ouyang)在力求提高人們的私隱意識,但卻引起了當局的審查。她說:「每個人的數據都是一條線索。」

「它可以被政府使用,也可以被大公司的老闆利用來跟蹤我們。我們的生命賤如塵土。」

去年,當歐陽正前往深圳工作時,兩名警察指稱她擅自穿越馬路,需要向他們出示身份證。被她拒絕後,警察便粗暴地抓住她,並用手機拍了她的臉部照片。

片刻之後,他們的面部識別系統就識別了歐陽,並給她發了張罰單。

「這太荒謬了。」歐陽女士說,「道德水準低下的執法人員擁有高科技武器。」

《紐時》表示,高科技監視正在重塑中國人的生活。共產黨長期以來一直奉行至高無上的統治,中國缺乏強大的司法體系或其它審查方法來遏制中共政府的越界。

歐陽女士知道會有危險,但還是選擇公開投訴。她於晚上11點在微信上發了段她與警察衝突事件的影片。到第二天早上她上班的時候,已經有數萬人看到。之後,她的帖子就消失了。在她看到警察以同樣的方式對待另一位婦女時,歐陽女士寫了第二個帖子。但該帖子只存活了兩個小時便消失了。之後,警察打電話給她要求會面。

「我問,你們怎麼找到我的?」歐陽說,「他(警察)說,『對於警察來說,找一個人很容易的。』」

會面後,警察告訴她,她必須閉嘴。她的帖子已經被更高級的官員看到,並讓該市警察感到尷尬。

歐陽女士說,這種經歷是中國發生威權主義轉折的一個標誌,她的一些朋友私下裏談論想要出國。她說,她沒有離開的計劃,但生活在一個到處都是監視和控制的國家,她對自己的未來表示擔憂。

「你對此感到不舒服。」歐陽說,「但是,如果你不這樣做,那麼就不可能有生活。沒有出路。」

中國多市仿傚鄭州 安裝先進監控系統

今年4月,警察來到工業城市鄭州的一棟公寓區,三天內在公寓區的大門安裝了4個錄像頭,兩個小白盒。該園區裏面有一些廉價酒店。

這個監控系統一旦激活後,就可以搜索個人數據。這些盒子是「國際移動用戶識別碼擷取器」(IMSI catcher),可以收集手機的識別號碼。而錄像頭則可以記錄臉部信息。系統試圖將這些數據放在一起,如果相同的臉部信息和手機信息同時同地出現,系統就會更加確信這些信息來自同一個人。

今年4月的僅4天時間,這個盒子就識別了67,000多部手機。錄像頭擷取了逾23,000個人臉圖像。

根據鄭州公安局的一個數據庫,這一單一系統只是整個城市監控網絡的一部份。後者覆蓋了對車牌號、電話號碼、臉部識別和社交媒體信息的監控。

其它中國城市也正在仿傚鄭州。自2017年以來,政府採購文件和官方報告顯示,貴州、浙江和河南省的警察已經購買了類似的系統。文件顯示,四川省中型城市自貢的警察購買了156套該技術。

在武漢,警方在一份採購文件中說,他們想要這些系統能夠「全面收集公共場所所有互聯網用戶的身份,他們的互聯網行為,他們所在地點,他們的動向以及識別他們的手機信息。」

即使對中共警察來說,這種程度的控制也是前所未有的。消息人士表示,改進的技術可以幫助他們與在北京的中共公安部份享信息。

在鄭州,警察可以使用軟件創建一組人員名單(黑名單)。他們可以為某個人甚麼時候接近哪個特定地點創建虛擬警報。他們甚至可以獲得有關特定人員的每小時或者每天的更新信息。他們可以監控這些人與哪些人見了面,特別是如果兩個人都在黑名單上。

鄭州公寓樓區的經理梁建正(Liang Jianzheng,音譯)表示,11月份,在《紐時》向監控公司詢問了該系統後,一組施工人員出現了,並取下了錄像頭和小白盒。他們並沒有解釋為何要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