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內外交困,中美關係全面緊張之際,美國軍方近期密集強硬表態。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任羅伯特•史帕丁准將警告,中共第九號文件泄露中共早想顛覆美國,中共軍隊正在大肆做軍事準備。美國國防部長表示,中共是最大威脅,美軍必要時將參戰並取得勝利。美國海軍部代理部長也公開表態,應對中共威脅是首要任務。美國海軍作戰部長要求美國海軍隨時做好與中共開戰準備。12月9日,美國國會就2020年7380億美元國防預算達成協議,以應對中俄挑戰。 

美國國會就7380億美元國防預算達成協議 應對中俄挑戰 

美國國會參議院和眾議院相關委員會經過幾個月的談判之後,12月9日通過了國防授權法的兩院綜合版本。這一涉及7380億美元的法案包括規定國防部將采取措施應對來自俄羅斯和中共的威脅,以及成立特朗普總統長期以來所期望成立的太空軍。預計國防授權法法案將在國會議員12月晚些時候離開華盛頓返回各自家鄉休年終假之前在國會全體會議上獲得通過。 

據美國之音報道,在美國國會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就特朗普行政當局許多方面的政策意見尖銳對立的情況下,兩黨就涉及美國政府預算份額龐大的國防授權法達成協議,被認為是一種罕見的相互妥協和各有所得的產物。 

國防授權法法案規定將美國軍人的薪酬提升3.1%,是10年來最大幅度的提升。另外,該法案還規定聯邦政府工作人員有12個星期的帶薪育兒假。

法案包含一系列目的在於應對來自中共的潛在威脅的條款,其中有條款規定行政當局就中國的海外投資和中國與俄羅斯的軍事關係問題提出報告。法案規定禁止使用聯邦政府資金購買中國的鐵路車廂和公共汽車,並表示國會「毫不含糊地支持」香港居民捍衛自己的權利和香港自治權。法案還表示支持改善台灣的防衛能力。

2020年國防授權法法案還規定對俄羅斯建設兩條繞過烏克蘭的天然氣輸送管道實施制裁,並禁止與俄羅斯進行軍方對軍方的合作。法案還規定對土耳其購買俄羅斯導彈防禦系統實施制裁,對朝鮮研發核武器做出強硬的回應。法案包含給國防部和能源部撥款6538億美元用於各種國家安全項目,715億美元用於正在進行的海外戰爭,53億美元的緊急資金用於修復極端天氣和自然災害造成的損害。

美軍准將:中共軍隊正在大肆做軍事準備 

美國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主任羅伯特•史帕丁准將(Brigadier General Robert Spalding III)最近出版新書《隱蔽的戰爭:中(共)國如何在美國精英熟睡時進行趕超?》,詳細分析了中共對美國構成的威脅。

自由亞洲12月9日報道,史帕丁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共產黨覺得美國所尊崇的普世價值,包括人權、自由、法治和民主,實際上是要推翻中共。這使得中共傾全力在中國大陸和其他國家打壓這些觀念。最近發生的NBA事件就很明顯。

近幾年,美國已開始意識到所謂富強可以導致民主的觀念是錯誤的。在華盛頓,以及世界範圍內,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中國共產黨是對民主的威脅。史帕丁說,在美國,左右陣營對此已達成共識。 

2014年,史帕丁就在五角大樓和一些中國問題專家開始研究中共對美國構成的威脅,揭示中共對美國的商業、金融、投資,以及媒體、政治和網路等領域的影響。

史帕丁說,「我們開始面對軍隊和政府機構的高級官員做一系列演講,後來擴展到智庫、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和其他機構。」

史帕丁表示,他們開始關註印度-太平洋地區受到的軍事威脅,然後意識到,美國所面對的不僅是軍事競爭,還有經濟競爭,而中共在這些競爭中取得了一定的優勢。

史帕丁認為,美國的經濟和軍事安全都受到了中共的威脅。從經濟上來說,中共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從2001年至2017年,美國失去了7000多家工廠。

而從軍事角度來說,美國的制造業已經失去了很多工廠,例如,F-35戰鬥機的電路板制造商也消失了。幾乎所有的微電子制造商都轉移去了中國大陸。

他表示,從國家安全的角度,這意味著像F-35戰鬥機這樣的美國主要武器,要依靠中共來提供零部件。

史帕丁認為,中美高級官員(包括軍隊官員)之間保持外交溝通和聯繫,可以避免危機和沖突的發生或減少風險。但除此之外,美中軍隊之間的合作並無任何意義。

他說,很明顯,中共軍隊正在大肆做軍事準備,以在台灣海峽、南海和東海應對美國軍隊。

如何消除中共構成的威脅,史帕丁說:我們首先要做的是讓中國公司能夠遵守國際規則,這實際上是基於自由貿易原則。而且美國也不得不回到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前的做法,讓國會每年審批中共是否達到了市場經濟的標準,是否違背了人權原則,這就是美國現在采取的路線。

美軍准將:第九號文件泄露中共早想顛覆美國

羅伯特•史帕丁准將現為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史帕丁12月5日在接受「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專訪中表示,雖然美中都說沒有新冷戰,但如果看看中共在過去幾十年的行動,就會發現,中共明顯有一個議程。第九號文件是一份官方裁定的共產黨內部文件,該文件於2013年被泄露並被翻譯出來。中共在這個文件中有一個議程,要完全排除在全世界保持強大力量的美國。其中提到了人權、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等,文件稱這不是美國真實的普世價值和美國的基本信仰,而是用來摧毀中共的工具。

史帕丁認為,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比美中貿易談判對中共的威脅更大,相對來說,中共更想釣著美國簽署貿易協議,通過華爾街和美國企業真正地對美國政府施加壓力。相比200萬人走上街頭抗議,貿易談判完全不是一回事。中共認為美國在煽動抗議,他們只會在貿易談判中變得更加強硬,他們以為美國以此向他們施壓,要求他們達成貿易協議。他們認為美國要用基本人權這條弱點推翻他們。

在過去數十年,中共要求西方國家私下裏提出人權問題,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掌握了話語權。

史帕丁說,除了軍事威脅,實際上中共破壞西方文明的所有工具都已經擺在了桌面上,他們已經這樣做了,今天還在進行。他們通過金融、貿易、投資、移民、網絡、政治、媒體等對西方進行滲透。

「所以這個和伊朗是一回事。當人們說:『哦,如果你攻擊伊朗,他們真的要拔出刀子來了。』」史帕丁說,中共的刀子早已在拔出來了。現在只是辨別它們的刀子什麽樣。

美國防部長:中共是最大威脅 美軍必要時將參戰

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 12月7日在一年一度舉行的里根國防論壇上發言時表示,美國軍方的關註焦點將仍然是與中國和俄羅斯的競爭,因為這兩個政府在軍事現代化的同時,還尋求對其他國家經濟與安全政策的「否決權」。

在這個由政府、國防工業界和軍方官員參加的論壇上,身為美國國防部長的埃斯珀概要闡述了他的戰略目標和輕重緩急項目。他表示,儘管中東地區的安全威脅在增加,但他依然堅持他的前任馬蒂斯所訂立的國防問題優先次序安排,計劃將美國軍方的關註焦點轉移到與中國和俄羅斯競爭。

他批評中共政府與俄羅斯當局在軍事現代化的同時,還試圖尋求對其他國家經濟與安全政策的否決權,導致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不斷受到攻擊。他還批評了中共領導下中國的盜竊知識產權以及網絡攻擊、政府支持的市場操縱等現象越來越嚴重的問題。

埃斯珀在發言中還坦言,中共政權將是美軍部署和作戰的最高優先目標。他說:「我會從其它地區撤軍,然後將他們重新部署到印太地區與中共國對抗。我會把部隊轉移到印太司令部,這是我的最重要的戰場 。我們要競爭,威懾,在必要時參戰並取得勝利。」

美國海軍部代理部長:應對中共威脅是首要任務 

上任美國海軍部代理部長不到兩周的托馬斯•莫德利(Thomas Modly)12月5日在華盛頓的一個討論會上說,在他主理海軍事務的未來日子裏,如何應對中共威脅,將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

莫德利(Thomas Modly)表示,會將中共的威脅,作為一個主題、一個象征和一項挑戰,因為這是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

他說,中共變了很多,它們在南中國海的存在、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動作,每個人都一目了然。他提醒美國海軍必須隨時準備回應這樣一個問題,如果美國與中共的沖突明天就發生,我們怎麽辦?

美軍上將:必須做好與中共開戰準備

討論會上,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代上將(Admiral Michael Gilday)也表示,他平時的心態更多地註重中共對美國構成的近期威脅,而非長遠挑戰。

吉爾代督促美國海軍官兵們,摒棄美中不會在中短期發生沖突的想法,並要求他們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同時,美國海軍還提出了一套全新的方案來應對可能與中共發生的軍事沖突,包括建立全新的艦隊架構,以分布式的作戰平台提高美軍的殺傷力和在戰場上的生存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