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從12月18日開始,習近平將訪問澳門三天。為了加強對「老大」的安保工作,剛通車不足一周的澳門輕軌氹仔線宣佈,18-20日三天停運。習到訪澳門,路透社獨家報道,可能會宣佈一系列「惠澳」措施,意圖把澳門打造成一個金融中心,以替代香港。

不過就在習行將動身前夕,國際評級機構惠譽(Fitch Ratings)12月16日發表了評級報告,把澳門的評級展望由「穩定」下調至「負面」,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IDR)則維持在「AA」級。惠譽早也不調,晚也不調,偏偏在習近平將要到訪澳門前下調,讓北京出了洋相。

惠譽下調澳門評級

12月16日,全球三大信用評級機構之一惠譽在報告中表示,把澳門評級展望下調。惠譽認為,澳門在公共財政等方面的其它評級考慮因素保持不變,但是澳門近年的GDP「高度波動」,以及狹窄的經濟來源影響了它的評級。因為澳門的賭場生意主要依賴大陸來的旅客,而近些年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影響到了賭場的收入。

今年前11個月,賭場的博彩收入已經按年下跌了2.4%,對中國經濟周期更敏感的貴賓廳業務收入更有可能出現雙位數跌幅。惠譽預計,澳門今年的經濟將會大幅倒退,倒退幅度將達到2.5%。

去年2月,惠譽曾把澳門評級上調了一級,從「AA-」升到了「AA」。才一年多的時間,惠譽認為澳門的信貸評級已經下降了。

惠譽表示,澳門被下調評級的原因,與下調香港評級的原因差不多。主要是澳門與中國大陸在政治、金融和社會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使兩地的主權評級趨於一致。

今年9月,惠譽把香港的評級從「AA+」下調到了「AA」,評級展望為負面。惠譽報告指出,24年來第一次調降香港信貸評級,是因為中共對香港的影響越來越深。

另外惠譽在本月12日新報告中指出,沒有證據顯示香港的抗議活動對香港的地位有負面影響,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沒有改變。

未出門 先尷尬了

據中共官媒報道,習將在18日到訪澳門。他此行是出席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大會和澳門政府的就職典禮等活動。路透社獨家引述中共官員透露的消息,習視察澳門期間,將要宣佈一系列新政策,試圖引導澳門經濟中心從博彩業轉移到金融中心。

而惠譽下調評級,恰好就在習近平到訪澳門前夕。還沒等北京的惠澳政策宣佈,惠譽先給了當頭一棒。結合惠譽在9月下調香港評級的說法,這次調降澳門的評級,很可能也是因為中共對澳門的影響越來越大,越來越深。

就是說,北京越干預澳門,對澳門控制越多,那麼就會越影響到澳門的評級。這就讓外界關注,北京在難堪之下,還會不會繼續宣佈新政策。

北京找備胎?

消息稱,北京的「大禮包」包括,準備在澳門成立一個以人民幣計價的股票交易所,據稱兩名曾幫助發展上海股票交易所的官員已經進駐澳門。同時北京還準備加快推進已經在進行中的人民幣結算中心,並且還準備撥給澳門一部份土地進行開發等等。

有匿名中共官員透露,「以往金融業是給香港保留的,過去把所有優惠政策都給了香港」。但是現在北京「希望澳門的經濟多元化」,未來重點是旅遊業和金融業,使其打造成新加坡那樣的國際會議中心等等。

北京這些計劃,外界認為是「意在懲罰香港」,甚至準備用澳門替代香港的金融地位。

香港正在發生「反極權」民主抗爭,已經長達半年有餘,抗議民眾與港府和北京之間正在發生拉鋸戰。面對香港人不屈不撓、無畏無懼、像水一樣的抗爭,北京和港府顯得有些一籌莫展。除了一次次升級武力之外,再沒有甚麼更好的辦法。

而北京和港府升級武力不僅對香港人不起作用,反倒招致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特別是美國,制裁中共、港共官員的法律已經實施,使中共、港共官員投鼠忌器,不敢再像以前明目張膽侵害香港人權。

打又打不得,丟又丟不得,尷尬之下,北京找備胎也不難理解。不過以澳代港只是北京的一廂情願,實際「比登天還難」。

以澳代港「比登天還難」

財經專家胡采蘋指出,「這類新聞的震懾力大概就跟解放軍要進香港血洗差不多,嚇嚇膽子小的人罷了」。這類消息真不用擔心,因為「比登天還難」。

曾在大陸工作過10年的胡采蘋表示,從開始上班的第一天就聽說,北京要拿上海取代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到現在也沒有取代。要想成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要有足夠的產業支撐金融活動」。但金融活動不可能憑空發生,需要足夠開放的外匯政策和匯價穩定機制。

她在臉書PO文表示,能不能成為金融中心,比的是社會的成熟度。「高度成熟而足夠體面(decent)甚至有點冷血的社會決策機制,才有可能運作金融中心」。「上海深圳都不可能」,澳門更是妄想。

雖然香港澳門都是特別行政區,卻有本質上的不同。香港《基本法》明確寫著港人可以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而澳門基本法沒有這個承諾。

大陸財經傳媒分析,香港的法律體系是「普通法系」,強調的是衡平(Maxims of Equity)原則高於一切。司法機構獨立性較高,可以保護私有財產及合同自由免受國家干預。文章指出,沒有普通法系,就沒有金融系統。

而澳門是沿用葡萄牙遺留的從屬於政府體系的「大陸法系」。司法獨立性和能動性等方面,都無法與「普通法系」相提並論。

浸會大學高級講師呂秉權對自由亞洲表示,無論在法治、經驗、配套等哪個方面,澳門都難以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這個決定權並不在北京,而是在於國際認可。

時評人士盧峰在《蘋果日報》撰文表示,澳門只能是澳門,不可能替代香港,也沒能力作香港的替身。北京的這個荒謬主意,只是「枉費心機」。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