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國際關係和中國歷史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林蔚博士(Arthur Waldron)披露,一名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高層幕僚透露,中共內部已經清楚的知道:「我們已經走投無路。」這是英文《大紀元》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在「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專訪中,林蔚給出的訊息,他認為中共非常清楚自身已死到臨頭。

賓夕凡尼亞大學位於賓州費城,比鄰筆者曾任教的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那是2003至2009年間的事。當年曾接觸過林蔚教授,對他深邃的思考和冷靜的判斷,以及對中國問題的觀察和認識,印象都非常深刻。林蔚透露,中共高層幕僚坦率的說:「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進了死胡同。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這裏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會粉身碎骨。」

林蔚對目前中國局勢的判斷也非常中肯,「中國正進入一個與當年蘇聯解體類似的時期。這並不是說中共政權一旦垮台整個中國就崩潰了。中共垮台之時,國家還會在,房子還會在。只是政體發生了變化。有趣的是,林蔚注意到中國建了那麼多、很多是空著的房子。或許,他也知道中國房價以後會大跌,出現「有房沒人住」的局面,因為他已經說了,中共覆滅之後,他期待和妻子再次回到中國,並看到一個「新中國」 !

在此,林蔚還觸及了一個重要的、很多中國人在思考、擔心的問題,那就是中共一旦垮台,中國會不會「垮掉」或「崩潰」?國人大可不必對此憂心忡忡,這種擔憂也是中共刻意營造的假相。清朝垮了,紫禁城還在,中南海還在,北京不也是好好的?清朝三百年統治垮了,中國迅速進入共和,為甚麼七十年統治的中共垮了,中國人就一籌莫展?更何況,中國未來社會甚麼樣,已經有很多自由社會的例子可以參照。

顯然,中共已明確知道他們走投無路,瀕臨徹底滅亡。但中共集團有一個詭異的特點,就是它從來不把自己的缺陷、弱點、死穴,坦誠布公的告訴人民,反而更願意告訴「外人」。但也不是第一次。以前當人們都知道中共在經濟數據上造假、編造GDP數字時,中共當局就是不承認,無恥的繼續造假、繼續欺騙;但中共高官卻把真實訊息告訴了美國駐中國大使!中國古訓是「家醜不可外揚」,中共偏偏是自家醜陋不告訴國人,反而對外宣揚。似乎面對洋人時,他們就不怕丟人、不怕抬不起頭來。這是一種甚麼心態?可能需要研究組織行為學的專家,去認真的研究。

與此同時,美國新聞網站Axios也透露,美國與中國的貿易協議,因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擱置。如今,《維吾爾人權法案》也在議會通過,中共恐怕更沒有簽署協議的意願。(後註:在本文發表後幾天,中共逼於形勢與美方簽署了第一階段協議)

筆者在上期《新紀元》「商管智慧」專欄中也提到,中美談判如今已成「雞肋」,達成協議可能遙遙無期。Axios透露的另一個訊息是,特朗普背後負責談判的團隊成員表示,擱置原因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內政需要一段時間平靜下來」。

特朗普團隊的訊息肯定來自中共,也就是說,這個訊息和林蔚聽到的是一致的,兩個來源證實了同一內容,就是中共內部在激烈搏鬥。而激戰的緣起,一定是因應它們面對的、死亡來臨時的掙扎。中共對特朗普團隊和林蔚的披露,是面對強敵、投石問路式的哀號。

但是,中南海何苦要悄悄的投石問路?他們為甚麼不想一想,完全是可以開誠佈公的走出死局的!中共高層說,「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這裏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會粉身碎骨。」中共最高領導人也承認,下一步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中共對現實缺乏正確認識,林蔚也看出來了;中共根本不知道香港民間、台灣民間和大陸民間的實情;對香港區議會選舉的嚴重誤判,證實了這一點。中共現在真的是在摸著石頭過河,想到哪兒做到哪兒,功能失調,沒有解決方案。對民間警告的「早一步戈巴卓夫,晚一步壽西斯古」和「早一步名垂青史,晚一步遺臭萬年」,中南海恐怕也是晚上睡覺知道如此,早上起床還要強顏歡笑、勉強自己。

中南海真的不需要悄悄的向外國人投石問路,他們不妨低下頭來想一想,看看香港遊行的標語牌再想一想,讀一讀海外獨立媒體的評論又想一想,可能的出路和現實的路徑就在眼前!習近平只要痛下決心、打定主意,召集政治局擴大會,把全部中央委員召到北京,告訴掌控中國政治的這500人已經告訴了特朗普內閣、告訴了林蔚的真話,然後問該怎麼辦?如果宣佈解散中國共產黨,放下歷史包袱,結束專制體制,歸還國人的自由,政壇全面另起爐灶,下一步會出現甚麼樣局面?

中國民眾會不會像莫斯科人、布達佩斯人和華沙人民那樣,擁抱自由、歡迎新政?國際社會會怎樣看中國?除了北韓和古巴,全世界各國包括越南都會熱烈歡迎;美國會怎樣對待中國?貿易戰、人權法案制裁,會化為無形、沒有必要。 當然,這樣的改天換地、改朝換代肯定有成本,但成本會非常小,可能是最少的社會成本。因為當局必需求得人民的寬恕,必須懲治少數有血債的元兇,這是肯定的。

林蔚的判斷相當精闢。中共垮台時,國家還在,房子還在,只是政體發生了變化。中國有台灣、香港的現成模式可供參考,中國公務員可以在退出共黨的條件下,暫時在過渡期內繼續治理國家。中共垮台,促成垮台的體制內外人士,可以承擔過渡政府的職責,同時開放黨禁報禁,組織全國選舉,接受國際監督。

美國國務院蓬佩奧的團隊,已接到林蔚的建議,考慮如何應對中共垮台、中共內部多方勢力的投誠、和政治體制轉型的問題了;中南海投石問路,也探知了些許的訊息。現在,應該是上路的時候了!但如果還找不到路,那就真的沒路,也真的沒戲了。#

本文轉自663期【新紀元周刊】「商管智慧」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