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近二百名澳洲民眾在維州議會大廈前舉行抗議和徵簽請願,要求調查維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簽署「一帶一路」項目一事。與會者打出「維多利亞省不要『一帶一路』」、「中共正在把澳洲變成殖民地」、「州長出賣維州」等標語,多位政要和社區領袖發言譴責安德魯斯的親共行徑,揭露中共極權的暴虐以及「一帶一路」的欺騙性。

據大紀元報道,活動發起人、澳籍港人菲奧娜·許(Fiona Hui,音譯)在集會上質疑安德魯斯的道德領導質素,提到了中共持續70年的屠殺、奴役、活摘器官、打壓香港抗議等罪行,指中共為「暴徒、罪犯」。

維州上議院議員兼聯盟黨上議院黨鞭菲恩(Bernie Finn)說,「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對自己的人民毫不尊重;知道他們不尊重人權,知道他們在殺人。……他們把不喜歡的人關起來,摘其器官。」「甚麼樣的政府會對自己的人民幹出這種事?我們真想接受這樣的行為嗎?」

本次集會凸顯一個重大事實:澳洲政界和民間對中共本質已經有了更加清醒和深刻的認識,並由此凝聚抗共力量,自發行動、抵制中共滲透。另外,親共政客不受歡迎,其不端行為將受到嚴肅調查。

澳洲防範中共滲透

近幾年,澳洲媒體發佈了許多有關中共滲透的調查報道,引起澳洲社會與政壇的警覺。中共的主要手法包括:收買和拉攏政客,通過政治獻金影響政策制定,操控學生組織,控制華文媒體,開辦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等機構。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曾於2016年8月撰文提示澳洲政府:中共已經把澳洲變成了中國的後花園。

2018年2月,澳洲教授克萊夫·咸美頓(Clive Hamilton)出版了《無聲的入侵:中國(中共)如何正在使澳洲變成一個傀儡國》一書,其中列出了40多位前任或現任的澳洲知名政要,咸美頓認為,他們正在為中共工作。該書還披露了澳洲大學科研成果可能被洩露給中方的漏洞,以及中共對海外華人教會的監督和滲透。

與此同時,美國、紐西蘭、加拿大和歐洲多國也開始認真檢視中共的滲透和擴張,國際聯手抗共漸成氣候。在此背景下,澳洲政府採取了一些因應措施,審查並防範外國勢力對本國的影響。

2017年12月12日,澳洲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在媒體數度曝光其親共行為後,在強大的壓力下宣佈退出議會、辭去參議員的職務。

2018年12月10日,澳洲總檢察長辦公室宣佈正式實行《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法案》(FITS),這一反干預的法案要求,那些代表外國政府的人必須在公共網站上登記他們的活動,他們需要公佈他們使用過的所有名字和機構名稱、他們與外國政府有關聯的細節,以及所涉業務等。

同在2018年,澳洲政府還制定了另一項單獨的《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法》,此法也將對那些代表外國政府在澳洲進行秘密的、欺騙性的或威脅行為的人士進行處罰。

2019年2月,澳洲政府拒絕了中國富商黃向墨的入籍申請,並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權。據澳媒報道,黃向墨同中共關係密切,他是澳洲兩個親共社團的主席和會長,他曾於過去5年間向工黨和自由黨捐獻了大約270萬美元的政治捐款,希望藉此能讓有關議員在一些重要議題上替中共說話。

今年7月底,澳洲司法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表示,司法部正在審查澳洲13所大學與孔子學院的合作協議是否違反了澳洲的外國代理人透明化法案。8月份,新南威爾士州政府宣佈將終結在中共在該州12所公立中小學內設立的孔子學院項目。

8月2日消息,新南威爾士州廉政公署(NSW ICAC)將對新州工黨接受華人工黨之友(Chinese Friends of Labor)及其它組織的政治捐贈進行為期六周的公開調查。《悉尼先鋒晨報》報道說,此前有消息稱,中國富豪黃向墨、前新州工黨上議員王國忠及前新州工黨秘書長傑米·克萊門(Jamie Clements)都將成為調查的一部份。

11月23日,澳洲多家媒體發表了中共前特工王立強投誠的重磅新聞。王立強披露了中共在香港、台灣和澳洲的部份間諜活動。一周後,12月2日,澳洲總理莫里森宣佈,將撥款8800萬元,新建隸屬於澳洲情報組織(ASIO)之下的「高級別情報特別工作組」。將囊括澳洲最頂尖的情報組織,由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的官員領導,更好地應對外國間諜等形式的干預。

目前,針對中共的大力滲透,澳洲「亡羊補牢,猶未為晚」。作為「五眼聯盟」的成員國,澳洲已經將華為排除在5G建設之外;王立強出逃所帶出的情報驗證了此前外界的調查和分析。形勢對中共大大不利。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逆大勢而行,越過聯邦政府、擅自和中共簽約,箇中貓膩待查。此事表明,中共對澳國的州/省級政府的拉攏不可小覷。維州等其它地區的政民自發動員,正告親共官員和中共:不許出賣維州的利益。這種抗共的勇氣可嘉可敬。安德魯斯等人應當趕快住手,與狼共舞的結局如何,鄧森便是前車之鑑。而中共已成眾矢之的,再難掩蓋其邪惡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