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大陸一線演藝界明星紛紛失業,65%的演員無劇播出,超過3,228家影視公司消失。對此,有分析說,除了經濟因素外,也跟當局對影視作品進行「審查」有關。

近日,《第一財經》引述一線藝人迪麗熱巴在8月的一檔綜藝節目上的話說:「今年我已經8個月沒有拍戲了。」上一代的偶像霍建華,在家裏開玩笑時說道「我失業很久了」。明道也在參加《演員請就位》時透露,已經大半年沒有演過戲。這三位演員跨越了三個偶像年代,好像都沒有戲拍了。

65%演員沒在影視劇露臉

報道說,中國大陸及港澳台地區的9,481名演員的演藝生涯資料顯示,2019年能有5部及以上作品播出、在觀眾面前頻繁露臉的藝人實在是極少數,在全部演員中的佔比不過1%。更有65%的人這一年中就沒有在影視劇裏露過臉,不管是作為主角還是配角。

除了大多數演員無戲可拍,電視劇和電影的產量亦大幅度下降。中共廣電總局的一組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大陸拍攝製作電視劇備案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27%。上半年,在廣電備案的電影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了391部,減幅達到22.5%。

今年3228家公司消失

另有數據顯示,截至12月5日,從天眼查獲得的數據顯示,2019年已有總共超過3,228家公司名稱及主營業務涵蓋「影視」的公司消失,遠高於2018年的1,946家。公司具體表現狀態為註銷、吊銷、清算、停業。

大陸最大影視拍攝基地的橫店開機率下降超過50%,《演技派》發起人、著名影視劇導演于正表示,「行業開機率下滑,很多『腰部』演員一兩年都沒有戲拍。」

群演們更是無戲可拍,扎堆做直播、拍段子成為常態,橫店當地餐館老闆更是感嘆,遭遇了「十年以來最冷清」的淡季。

「住在燕郊500塊錢一個月的合租房,省錢一天只吃一頓飯。努力尋找試鏡機會,用健身和學習消解掉焦慮。」12月1日,科班演員安子然對《時代周報》說,以上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中央戲劇學院畢業兩年的安子然,曾演過兩部劇的男二號,參演七部電視劇,但至今為止無一播出。今年他沒有接到過一部戲,靠出演話劇掙了兩萬元人民幣,這是他2019年全部的主業收入。

「高稅」「審查」令投資者卻步

對於大陸影視市場出現如此不景氣的原因,有分析認為,與中共官方要求影視圈繳交「高稅」和對影視作品進行「審查」有關。

「第一個是范冰冰偷稅漏稅案以後,現在的娛樂圈對資金流動及洗錢方面,管得很嚴,投資的人少了。」在浙江橫店影視城工作的蔣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第二,對影視劇審查非常的嚴厲。特別是各個電視台的黃金時段播放的都市抗日劇,要麼是諜戰劇、解放戰爭劇,都是很紅的紅劇。」

蔣先生說,考慮被查帳的風險,很多人已經放棄投資拍戲。橫店影視城就連出租拍攝器材的店舖都在苦撐門面,虧本經營。

「一線明星都大量失業,65%的演員無劇播出。」江蘇學者范濱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應該是跟中國的娛樂行業的管制大大加強,有直接和重要關係,因為劇本和劇目的審查和管制,很多影視項目直接不能做了。」

范濱表示,影視劇行業下滑是大陸目前經濟整體下滑的一個縮影,「目前大多數行業形勢也同樣嚴峻。比如去年P2P 行業爆雷,大量人失業;而今年理財基金大量爆雷,才一年,正規的金融產品都出致命危機了,可見經濟崩壞的速度十分快。」

從2018年5月份 「陰陽合同」被爆出、影視行業二級市場一天蒸發超百億市值開始,經常被影視人放在嘴邊的「行業寒冬」才算真正到來了。

隨後而來的針對影視行業的稅務嚴查、明星限薪以及影視公司霍爾果斯大逃亡事件等,像多米諾骨牌一樣相繼倒下。

愛奇藝一位行業研究員向《時代周報》預計,隨著大量製作公司無法度過這個影視寒冬,倒閉情況會越來越多。

對此,有網民表示:「連一線明星都失業,作為普通人民、普通工作者的我,想開了許多。」

「大環境不景氣,行業就會進行重新洗牌。」「橫店在廣電行業限制下,基本快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