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家常稱「阿爺」作北京政府,仗著它就能財運亨通?這想法未免太天真了,此非單為「No Free Lunch」的問題,其實是中南海反過來利用香港套現,「阿爺」綁架著這個「孫子」搵食,從而實現其資金外逃與政治監控目標。

回歸後中共迅速浸透香港各級階層,並加以嚴厲操控,同時亦利用這裏原有穩健的國際級金融系統,向全球基金或投資者等出售證券,如饑似渴般伸手融資,吸納大量港元(易於兌換美元),以便資金外逃。

陸企來港實有所圖

這些年來,港交所(00388)成了陸資遊樂場,不少直接與間接跟「阿爺」有關的陸企來港上市,淨看2019年IPO募資額已將超1,800億港元,銀碼龐大。

業務在大陸,卻輕鬆換取港元,並透過派息及批股等方式進一步以港幣套現,試想沒有香港這強大平台,陸企能如此順利、每年「袋袋平安」獲得數以千億計的海外貨幣?且看俄企費盡心機赴倫敦融資,隔山打牛,患得患失,遠不及「阿爺」南下來港提款那麼駕輕就熟。

部份陸企吸金後更害得股民血本無歸,無良至極,包括瑞金礦業(00246)自2011年停牌至下周一(25日)起正式除牌,又有中金再生(00773)於公開招股時原來已開始造假賬目,後遭證監會強制清盤,並指其業務涉及「香港、澳門、大陸及美國的極之複雜、精密和不誠實計劃」。

這些爆煲股在招股時均「紅紅火火」,瑞金獲超額認購67倍,火速集資5.65億港元,中金再生於集資17.87億港元後,首日上市出現股價飆升22%,回頭看統統只屬「假相」。

本季有報道指「阿爺」意圖提攜「聽教聽話」的澳門,叫其設立證券交易所,但如果結算是用澳門元或人民幣的話,就別浪費時間了,還不如到甘肅、青海開吧,振興一下西部頹廢的經濟,「阿爺」承諾多年要下鄉、搞好三、四、五線城市都沒有兌現。

黨委浸透多家港企

這兩、三年來,中共要求國企加強黨控,包括在港上市的中資公司亦要跟隨。其實早在反送中運動前,港企已面臨前所未有的黨控,首當其衝乃傳媒板塊,星島、東方報社擺明親中,亞視染紅,繼而無線電視(00511)變成CCTVB。

政協何柱國2001年1月從Lazard亞洲基金手中,收購了星島媒體集團,成為中共代理人,2003年鮮明支持23條立法,漠視50萬人上街反對,近日又竭力誣陷反送中抗爭者為港獨份子,更於港人需要全球援助時,發表社論致各國駐港領事館「籲請國際社會勿與惡同行」,以斷年輕人活路。

這些紅媒在港已被公認失去獨立性,但被資訊封閉的大陸人卻誤以為它們屬自由港媒,應該「可信」,助中共欺騙著14億人。然而,小人之交不可長久,他們因利益結合,亦會因利益分開,何柱國忽然於12月上旬登全版廣告攻擊林鄭,上演「鬼打鬼」情況。

因果循環,美國人權法通過後,親共紅色媒體及代理人成為被清理和制裁對象,文匯、大公記者企圖入美被限制,建制派更爆料何柱國亦在美碰釘。針對近期何柱國準備賣掉《星島》一事,傳媒人黎則奮認為「與人權法有關,因《星島》是輿論機器,可能幫中共說話而導致被制裁。」

楊受成旗下《新報》早已閉門大吉,亞視2016年停播,無線股價5年來重挫60%,看來背靠「阿爺」不但未能財運亨通,而且隨時有份傾家蕩產。心水清的商人應該明白,中共從來不會為它的奴才走狗流半滴眼淚,沒利用價值便拋出去橫屍街頭。

「改姓黨」的絕不止《星島》、無線,超級大藍籌新鴻基地產(00016)驚嚇地榜上有名。今年8月,新地宣佈委任歷年來首位共產黨員吳向東為獨立董事。吳向東曾任央企華潤置地(01109)總經理及黨委書記,新地隨著國泰(00293)和滙控(00005)等一起屈膝下跪。最後苦心勸喻一句,與黨同行好比坐上一張「三腳凳」,即陷阱也,絕不可靠,回頭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