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據指,上周同一周內至少見到兩次精神病院外警方戒嚴和封路,之後有大量警車押送犯人離開,以及押解犯人進入精神病院內。有被封閉得密不透風警車散發極為刺鼻、類似腐肉臭味……

昨日(12月16日),有消息人士向本報爆料,指「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正在擴建的同時,連日來至少見證兩次在附近大規模封路、戒嚴同時押送犯人,每次時間長達半個鐘頭,其中有被封閉得密不透風的警車散發出極為刺鼻、類似腐肉臭味,疑有被拘捕的「反送中」抗爭者被送入精神病院注射「懵仔針」,以及有「犯人」在精神病院被弄死後秘密送走。

把反抗市民直接送進精神病院,強逼注射逼吃藥正是中共慣用手段。

圖為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Chong Fat / 維基百科)
圖為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Chong Fat / 維基百科)

押犯人懲教署車頻繁出入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於2018年開始擴建,擴建項目叫做「綜合康復服務中心」,「近來無端地香港多了幾倍精神病人,近來發現一些不妥當地方。懲教署有車頻繁出入,開始不以為然,但後來發現車裏載著的是一些犯人,開始還不以為意。」

他還說,上周同一周內至少兩次見到精神病院外警方戒嚴和封路,之後有大量警車押送犯人離開,以及押解犯人進入精神病院內。

上周三開始封路,據悉有重犯會被押進精神病院,「有超過20部警方摩托車駛入,很大陣仗,還有六部吉普車,從未見過的吉普車;吉普車裏面坐著的防暴警員帶著防毒面具,並有四部警車,中間夾著三架中巴,全部被鐵絲網和塑料膠帶封住了。當時警方在那裏停留了大約半個小時,不知道有多少犯人(從精神病院)被押解出來,當時是下午大約4點鐘左右,聽封路人士說『有重犯』。「如此大批的重犯,香港哪兒來的這麼多重犯呢?」他說:「應該是將犯人從精神病院送走。」

這位消息人士懷疑,大量犯人被送進精神病院有可能是被注射「懵仔針」( 學名:氟哌啶醇(Haloperidol),一種典型抗精神疾病藥物)。他說:「上周五那天又封路,應該是將犯人送進精神病院。封路都是在押解重犯的了。那幾天我很懷疑,那些人被送進精神病院多數都是要被注射懵仔針的,打懵仔針是肯定的了,但是不知道到底打的是甚麼類型的而已。因為我知道國內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是用此同一種手法。」他說。

密封車傳出類似腐肉臭味

他還透露,這兩單大規模押解犯人的事件以後可能還會陸續發生,他懷疑這些所謂犯人是那些參與過「反送中」的學生。他說:「對於那些被送進精神病院的人士是否是學生?我不希望我的感覺是對的,但是我發現有一部車的味道極其刺鼻,非常臭,那部車整個封死了,只露出一個個的非常小的黑色窗戶。我形容不了那種味道,但是聞上去很不舒服。」他確認類似腐肉臭味,這位消息人士非常懷疑有被捕的抗爭者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相信近來最大量的犯人就是那些抗爭的學生了,那他們並不是些甚麼重犯,而是政治犯。」他說。

另一個疑點,這位消息人士指,精神病院附近有無處不在、密密麻麻的監控燈柱。「那些監控鏡頭從山腳上到山頂,那個精神病院就是押解監犯的,不是用來給普通人使用的。」

據悉,位於新界屯門的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歸屬香港懲教署(Hong Kong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是一所高度設防院所。這位消息人士透露,新擴建的綜合康復服務中心最終用途會被作為監獄之用。

「精神病院旁邊的康復中心可能以後不會叫這個名字,因為裏面會有很多的專業人士,不會被叫做監獄,但其實估計會作為監獄之用。小欖精神病院其實是歸懲教署管的,如果你上Google不難發現,有些『送中』(被送往大陸)人士都曾經被送進這裏的精神病院,雨傘運動之後都有過,一直都有。」他說。

他提出質疑:「同時這麼大規模的犯人送進去(精神病院)後會否『送中』?另外一個就是很多在警署被強姦、輪姦後精神出現抑鬱(女抗爭者)會否被送進這裏?」

中共用精神病藥 轉化法輪功學員

香港藝術家黃國才在其臉書[政府侵吞人權犯法]系列中指出,把反對的民眾直接送進精神病院,強逼注射逼吃藥正是中共的惡魔手段,香港現在也出現了,分別是在鬼國每一個捉到上訪的「病人」,精神病院可以收20萬佣金,不知香港的精神病院有沒有回佣收呢?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中國民間機構發佈中國「被精神病」2014年度報告,其中提到正常的公民「被精神病」遭打壓已成為中共當局慣用的維穩手段。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發動毀滅性迫害後,早在迫害初期中共內部文件就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早在2004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所做的調查顯示,從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開始到2003年的5年間,就至少有1,000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強迫其「轉化」(放棄修煉),中共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不僅對他們大量使用藥物,而且還把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當成精神病人關進精神病院進行藥物「治療」,逼迫他們「轉化」,將他們迫害致殘、致瘋、致植物人乃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