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近連續召開兩個重磅會議,釋放出明年經濟工作求「穩定」的基調,只是這與其發出的最新數據所描繪出的前景截然相反。面對今年出現P2P、股市爆雷、企業債違約等各種陷阱,摸清中共明年經濟動向,中國民眾可預判前方的風險,趨利避害。

12月10日至12日舉行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雖然細化了經濟任務,增加了房地產方面的描述,但公告要點與12月6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如出一轍,如承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但堅稱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

不過,中共年內這兩次最重要的經濟會議,釋放出的「穩定」訊號恐難令人信服。因為依據中共自己的最新數據,11月出口下跌,外匯儲備縮水,工業企業利潤連續縮減,物價開始大漲等,種種跡象顯示,貿易戰的衝擊以及國內經濟下滑速度都在加大中。

今年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經濟最差的年份,但明年前景更不樂觀。中國經濟已不是穩不穩的問題,而是爆不爆的問題——已掉入經濟危機的火山,剩下的只是何時爆發。

即使中美剛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但考慮到中共言而無信的歷史記錄,以及貿易戰核心問題直接衝擊中共專制基礎,中美貿易戰的前景其實並不確定。無論是貿易戰,還是國內經濟危機,病根都是中共;想要擴大開放或深化結構性改革,中共邁不過自己這道坎。

那麼,中共這兩次重磅會議釋放出哪些訊號,又暗藏哪些風險?

2020中國奔「小康」 隱藏重重風險

中共兩次會議道出了中國2020年的系列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十三五」規劃收官、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等等;實質就一條,經濟要增長。

目前中國經濟的各種危機,幾乎都體現在債務或金融風險上,所以近年來中共一直把去槓桿作為核心要務之一。但在極可能撐不過2020年的內外壓力逼迫下,中共最終選擇了穩增長,而非去槓桿的經濟基調,即明年「建成小康社會」。

如果說去槓桿被中共用作經濟過熱的退燒藥,雖不治本,卻能略微推延危機爆發;那2020奔小康就成了中共刺激經濟的興奮劑,結果是在債務危機的火藥桶上,再加一把火。

這種政策轉向意味著,中共口頭上「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但重心已從「穩健」向「積極」傾斜。也就是說,中共會加大財政刺激和貨幣放水的力度,而顧不上已瀕臨爆發的債務風險。

具體而言,中共將對地方債鬆綁,用基建投資來推動經濟發展,也就是所謂的「大基建」。

11月中共財政部已將明年1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額度下達至各地,而這筆資金被要求專門用於大基建。

更具象徵意義的是,2019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推進川藏鐵路等重大項目建設」。這是自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共首次在年度最高規格經濟會議中,提出具體的基建項目,背後力挺大基建的意味不言而喻。

至於原來穩健的貨幣政策,現在要「靈活適度」,「引導資金投向……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換言之,銀行要保證政府和企業有錢推動大基建。

了解了中共明年的經濟動向後,經過P2P、股市、債市爆雷洗禮的中國民眾,或能預見到2020年的喧囂和動盪。

一個被反覆驗證的經驗或教訓是,凡是中共大力宣傳的「機遇」,更可能是圈錢、割韭菜的陷阱。

比喻說股市。「大基建」概念股近期可能看漲,但它們真的搭上奔小康的順風車嗎?

短期內,尤其是貿易戰暫時緩和時,中共或能通過大基建刺激經濟,從而帶動基建類股票上揚。

但用負債推動的大基建,就是飲鴆止渴,會加重資金鏈斷裂等各種債務風險。一旦時間線拉長,「大基建」隨時可能大塌方,股市重掀爆雷潮。

而且,不僅僅是在股市,也不僅僅侷限於大基建,中共吹起的2020經濟風向,可能一路布下數不清的陷阱和地雷。

屆時可能會出現類似P2P、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金融衍生品或高新項目。它們可能會被貼上「大基建」、「區塊鏈」、「數字貨幣」等各種高大上的標籤,登上各級報紙電視電台做宣傳,甚至被銀行和各級政府官員背書、推廣。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你的錢,即俚語所說「你看中人家的收益,人家看中你的本金」。最無解的是,看中老百姓本金的,不僅有商、還有官。

簡言之,中共的「小康社會」,給2020年的中國經濟和中國民眾都帶來重重風險。中國人在投資理財上,無論多謹慎都不為過。

透視中共房政動向 2020該買房還是賣房

在中共經濟會議釋放出的各種經濟訊號中,最令中國民眾關心的還屬房市動向。2019年前11月,各地房市調控高達554次,再創歷史新高,令本就疲弱乏力的房市更加動盪不安。

2020年,中國人到底是該買房,還是賣房?

先看看中共的口風。12月6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罕見未提房地產,而之前4月、7月兩次政治局會議連續強調房住不炒。前後變化暗藏了對房市鬆綁的意味。

緊接著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雖然提到了房地產,但與去年會議相比,「房住不炒」的基調未變,只是增加了舊房改造、發展租賃住房等內容。

中共2020房市政策的微妙變化,透露出甚麼信息?

第一,中共一直欲穩房市,代表著房市一直沒穩住。

中共在12月6日的政治局會議中,將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定為明年最重要的「三大攻堅戰」之一。

雖然在12月的這兩次會議中,中共並未強調房地產的風險;但在今年1月初的領導幹部維穩班上,中共將房地產列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的第一要務。

今年以來,中共在這些重磅會議中的表態,顯示房市泡沫已成為中共最擔心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導火線。

所以中共近年來的房市政策,核心一直是「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說白了,就是要穩住房價不跌、房市不崩,尤其是要穩住人心,竭力消弭或打壓房市下滑的心理預期和擔心。

第二,中共擋不住房市下行,所以只能「因城施策」。

據中共統計局數據,10月份70個大中城市中,多數城市二手房價格步入下跌。受政府調控最少的二手房價格的整體下滑,正是房市下行的標誌。

這也意味著,中共蓄意營造出的「房價剛性上漲」的信仰已被打破;房價有可能在下跌的心理預期或恐慌中出現暴跌,甚至誘發房市雪崩。

所以中共只能是「因城施策」,放手讓各地政府想辦法阻止房價下跌。

而各地政府的限價限購等調控,也不是為了抑制房價,而是擔心房價激增會推高債務風險。現在中央繼續開放「因城施策」,一旦地方房價下跌,調控即刻反向,轉為房價限跌、放開限購。

所以,中共「因城施策」的房市政策,目的只有一個,穩住或凍住房市不崩盤。

第三,新房幾近被搾乾,中共瞄準舊房市場。例如收緊「棚改」,推進「舊改」(舊房改造),發展租賃住房等。

這種變化被中共冠以發展民生的冠冕之詞,但實質上,應是中共的無奈之舉。

新房市場已經全面蕭條,而中共的土地財政以前主要是從新房中搾錢。中共要想繼續從房地產中斂財,就不得不瞄準舊房。

由此不難推斷,紮根於舊房市場的「房產稅」大概率會被中共加速推出。炒房客、囤房客等持有大量房產的人,或將成為中共土地財政的新收割對象。

了解了這些變化後,明年到底是買房、還是賣房,中國民眾可能有一個更清楚的判斷。

過高的房價透支了幾代中國人的消費力,耗盡了房市未來的潛力,決定房市整體下行的方向。

而過重的債務將炒房客、房企和銀行都暴露在極高的風險中。一旦房價大跌,數量龐大的個人或機構都可能發生資金鏈斷裂等各種危機,進而危及整個金融市場。

因此,面對隨時可能破裂的房市泡沫,中國人最穩妥的應對,應是遠離風險。

在可預見的未來,無論中共如何調控,多數三四線中小城市的房地產市場可能會趨向更冷淡。

即使是在一二線中心城市,以及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大都市圈,在政府各種政策手段的刺激下,房市可能出現間歇性反彈,但債務風險並不會被降低。

所以,除非剛需,否則貸款買房一定要慎重。

而要賣房的話,可能越早越好。畢竟,除了部份中心城市和大都市的房屋,在短期內還有上漲空間,絕大多數地區的房市都是看跌不看漲。

一句話,在低增長、高風險的經濟大環境中,中國民眾最好是更重視降低在房產上的債務風險,而勿輕易被政府的政策所帶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