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港人)這種熱情,我真的覺得很慚愧。作為一個大陸同胞,很多人不分青紅皂白指責他們是暴徒,指他們是廢青,真的很慚愧。」一名到香港參加反送中活動的大陸男子對《大紀元》記者說。

12月12日是港人包圍立法會半年的日子。當天,港人發起了多起反送中活動,包括4.3萬人參加的「6.12半周年紀念齊上齊落集會」,數千人出席悼念墜亡的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活動等。

向港人道歉:對不起

其中一名來自大陸要求匿名的男子,當天也參加了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辦的「齊上齊落」集會。

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能夠有幸來到這個集會,「非常激動」。其實根本沒有像大陸媒體說的那樣,在香港講普通話會被打。「我在問路的時候,我都是用普通話,但是很多人很熱情地給我指路,很多人很熱情地邀請,那個集會在那邊,你趕緊去,快要開始了,他們非常非常的熱情。」

「面對這種熱情,我真的覺得,作為一個大陸同胞,真的很慚愧。很多人不分青紅皂白指責他們(香港人)是暴徒,指他們是廢青,真的很慚愧。」

他說:「在這裏,我想,我不能代表所有的大陸人,我想代表所有知道真相的大陸同胞,給港人說一句『對不起』,有很多事情我們可能做得也不夠,那麼多人誤解你們,真的抱歉。」

他認為,在社交媒體上,他通過聊天估算出,大概有40%左右的人明白真相,但在這40%裏敢於發聲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到六。因為他有的時候在看微博、在B站,看到一些人會偷偷摸摸發一些比較隱澀的文字,一看這些文字,就肯定是知道真相的;而有些人可能不敢說話,會去點讚,那點讚也是一個部份。

看真相影片會使他落淚

他表示,在現場感到港人那種非常強的凝聚力以及號召力。反送中已經堅持半年了,作為大陸人,很多時候都在「牆內」(意指大陸人被防火牆隔斷),甚麼也不知道,有些人是翻不了牆的。「我們可以肉身過來嘛,過來親自看看香港發生的事情,然後把事情拿回去告訴大家:香港正面臨甚麼樣的災難,人權的災難,法制的災難。」

反送中之後第一次來香港時,他在YouTube裏面看不少節目,如《大紀元》大宇的「拍案驚奇」節目,新唐人電視,陳破空會講一些東西,以及蘋果動新聞等。有時他通宵通宵地看直播,有時看到凌晨2、3點,「一邊看也一邊流淚」。

看《大紀元》直播很好,因為會有普通話的解說,聽不懂粵語,聽普通話就好啦。

因為直播是不能做假的,直播能夠實實在在看到每一個細節。通過看直播、看新聞以及跟香港的朋友去交流,就知道反送中運動不像大陸媒體說的那樣。

中共媒體顛倒黑白

「它們(大陸媒體)就是顛倒黑白」,所以他覺得大陸的那些媒體根本就不可信。陸媒總是把港人的抗議渲染成一小撮人,可是看直播就知道,所以他建議大陸的朋友一定要從多渠道獲取信息,然後自己判斷,有個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要被陸媒帶著走。

他表示,在大陸傳播海外的真實新聞有很多風險,但他還是希望通過各種途徑,把這些消息傳遞過去,讓大陸人看到這些,他們才有思考的可能。「否則的話,他們就會聽政府的一面說辭。所有人都被蒙蔽了,中國以後就沒有光明了。」

挨家到「黃店」打卡

這次是他第二次來香港,他們一共來了四個朋友,除了參加集會外,他們還專門支持「黃店」(黃店是支持抗議活動的食店,藍店則是支持政府和警方的食店)。

他們一行挨家挨家找那些好吃的「黃店」,去一個地方就會打一個卡,因為他們覺得「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既然『黃店』受到一些親共人士的抵制,那我們也要過來以自己的行為,以微薄的力量來支持這些『黃店』,讓他們能更好地支持下去。」雖然他們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儘可能地來表達一點自己的心意。

港人不守護家園 自由燈塔就完了

「香港在我和我大陸朋友的心中,她一直是一個自由燈塔,就是她會照亮整個大陸的民主的進程,發展。」他表示,對港人來說,他們爭取真普選、爭取五大訴求,也是為了香港自己的明天,為了他們自己以後更好的生活。

「如果「送中條例」通過的話,那有可能就是某某某,在某個場合講了『不該講』的話,那本來不是說不該講的話,講個話就有可能被扣個帽子,被送中。」他說,因為以前中共抓銅鑼灣書店老闆這種事情,是偷偷摸摸跑到香港來綁人,但現在有了「送中條例」之後,隨隨便便就可以光明正大跑來綁人了,那香港法制何在?所以他覺得港人為了自己今後能夠更好地自由自在地生活下去,一定要抗爭到底。

他認為中共承諾香港實現「一國兩制」50年不變,「這才多少年,就要變,我覺得很多知道真相的人都是不可接受的」。

中共已四面楚歌

他還舉例說明,中共迫害大陸的人權狀況非常嚴重,但這也讓它四面受敵。

他有一個在推特裏認識的朋友,因為在牆內轉發一些消息,就被警察請去喝茶了。據說是拘留了7天的樣子。還有,中共還殘酷迫害法輪功、迫害基督徒、迫害維吾爾人等。

他認為,中共現在「四面楚歌了」。除了香港反送中運動外,還有中美貿易戰,中共在國外偷取技術,以及在國內外踐踏人權等等這些事情,很多國家都能看得見,凡是自由民主國家都不會容忍,讓它繼續這麼發生下去。所以他覺得在中共四處被圍剿的時候,有更多的資料傳到牆內,讓更多的人去覺醒、來反抗中共的話,也許未來有一天讓大陸也被光復。

二百萬人上街令他感動

最讓他感動的是,200萬人上街,這個事情讓他特別特別感動。還有7.21元朗事件,8.31太子站事件,包括10月1日、2日那幾天,港警開真槍事件。尤其是近距離開真槍、打抗議者的事件,「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就掉下來了,真的有這麼殘忍啊。香港警察他們以前的形象不是這個樣子的,突然能一下做出這種舉動,讓我感到香港的警隊已經爛掉了。從頭到尾,從上到下都爛掉了。這是讓很多人都很揪心的事情。」

「香港警察我們以前是很崇拜的,香港是個很有法制的地方,三權分立嘛,法院是獨立的,但是現在香港變成這個樣子,我們不禁就要問為甚麼有這種情況。」他說。

2019是中共一個坎兒

他還表示,2019年可能是中共的一個坎兒,但對民眾來說可能就是一個機會。

他經常聽人講,2019年可能是過去十年中最差的一年,也可能是未來十年中最好的一年。有很多人持這個悲觀的態度。因為像貿易戰等各種影響,大陸的經濟下滑得非常非常厲害。

2019年對中共而言,畢竟是一個坎兒。對政府是一個坎兒,對民眾來說可能就是一個機會。

他有兩個願望,一是港人的抗爭能夠堅持到最後,能夠堅持到勝利。二是藉助反送中活動,帶動大陸民主的進程,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站起來去反抗中共,「有一天我們可以正大光明地在街上說一些該說的話,討論我們該討論的事,驅逐共產政權」。

天滅中共不是口號

他還看到香港很多地方都有「天滅中共」這句標語,包括地上、牆上、天橋上、花壇上,以及抗議者打出來的牌子上面。

「我想『天滅中共』這幾個已經不僅僅是句口號了,他是個象徵。」他說,這幾個字他在大陸長春、瀋陽、河北、北京以及廣州都見過。

「天滅中共」就是中共建政以來,作惡多端,上天要消滅中共。而貴州平塘縣掌布鄉天然形成的的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更被指是上天給人的警告。因此,法輪功學員一直呼籲中國人趕快退出中共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