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在基因編輯領域裏「趕超世界」。有報道說,中國科學家不僅利用基因編輯打造「超級豬」,以擺脫非洲豬瘟的重創,還利用基因編輯在豬身上培育「即用型人體器官」,其做法常常衝擊醫學科學界倫理而遭批評。科學界人士表示,中共拋棄道德發展科技,正在末路狂奔。

編輯豬猴基因 培育移植器官

綜合媒體報道,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幹細胞與生殖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科學家近日在《蛋白質與細胞》(Protein&Cell)上發表一項研究,稱已在實驗室中首次創造出「豬猴混合體」。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在培養皿中對生長的食蟹猴(又稱長尾獼猴)細胞進行了基因編輯,產生了一種讓研究人員能夠追蹤細胞及其後代的名為GFP的螢光蛋白。之後,他們從修改的細胞中取出胚胎幹細胞,將它們注射到受精5天後的豬胚胎中。

研究小組一共製造了4000多個豬猴胚胎,並將其植入母豬體內,最終誕生出10隻外觀與豬仔基本一樣的小豬,而其中的2隻豬猴混合小豬,包括心臟、肝臟、脾臟、肺和皮膚在內等器官,都有部份由猴細胞組成。不過這2隻小豬都在出生後一周內死亡,死因尚未確定。

實驗成果曝光後,引發各國科學家的批評,認為「豬猴混合體」研究在道德倫理上令人震驚。

美國西達賽奈醫學中心生物化學科學家陳力對大紀元表示,研究小組上述做法實在令人震驚,因為他們正在嘗試造一個怪物,這存在倫理道德問題。

陳力說,該研究在《新學人》(New Scientist)的原文裏面寫到他們的研究目的,「只是試試能不能在豬的身上生長猴子的器官,如果成功的話,他們可以用人類的幹細胞在豬或者甚麼動物的身上長出一個人的器官來,這樣就可以用來移植了。」

「豬和猴子的染色體數量不一樣,不可能雜交成功,文章裏寫到『在豬胚胎中添加靈長類動物細胞』應該難度很大,我個人不覺得可以成功。」陳力說,「這也許只是為了爭取更多的科研經費而想出來的project(項目)。」

陳力表示,據他觀察,中外從事這種研究就兩個目的,一個是發文章,另一個是賺錢,「一般科研人員就是想發文章,哪些東西方便發文章就做甚麼研究,至於這個研究有沒有用,他們不管,這已經成為科研人員的謀生手段了。」

「另外,在中國,科研經費方面,只要寫了申請書後,都是圈子內的人互相評,大家互相給個面子就通過了,一般是教授或者研究員想出來的project,然後試試。所以,現在科研這個圈子也亂了。」

對於兩隻豬仔都在出生後一周內死亡,陳力表示,對這個研究並沒有深入了解,「感覺是豬和猴子的器官產生排斥而導致死亡。」

該領域裏極具影響力的科學家、加利福尼亞大學戴德偉分校的幹細胞生物學家克諾普夫勒(Paul Knoepfler)對媒體表示,他並不相信通過創造動物與人的混合體,就有可能生長出適合移植的器官。「由於極低的混合結果以及所有的動物都死亡了,我認為這相實驗的結果相當令人沮喪。」

美國生物科技公司副總懷海英表示,西方搞科學的人在研究上還遵守一些人文精神,「知道守法律、守協約、守規矩」,中共只學技術,把背後的信仰、人文、規矩全都丟掉了。中共現在的這種拋棄道德發展科技,就是末路狂奔。

「表面上是做猴子和豬,實質上在做甚麼,很可怕的,俄羅斯當年不就做了人和猩猩猴子的,愛滋病、伊波拉、淋病都出來了,實質上造出很多病毒。」

「人覺得自己很高明,不合倫理地打破生物間的界限、打破自然界間隔的規矩,選擇動物上的基因,搞物種混雜,搞出甚麼新的東西來,而這些都使得史前很多次文明都被毀掉了。」懷海英說。

據西班牙《國家報》(El Pais)7月的報道,加州索爾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的西班牙科學家貝爾蒙特的研究小組已經在中國開展了人猴混合體的研究,目前結果尚未公佈。

中共為「趕英超美」 不惜打開地獄門

另據報道,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的科學家為擺脫非洲豬瘟帶來的重創,正對養殖豬進行基因編輯以創造出美味又能自體抗病的超級豬。

報道說,中共在生醫科學領域的資金及資源的巨大投入,使中國成為這個領域的火車頭。中國的雄心遠不僅於農村動物,國內各地數十間實驗室裏,中國科學家們正與歐美的同行賽跑,盼研發出「更優質的食物與纖維穀類」,有些從事人類基因編輯以矯治疾病造成的突變,撼動醫學科學界限而不時遭到批評。

陳力表示,製造超級豬跟製造抗愛滋病的嬰兒是差不多的原理,就是把豬瘟病毒結合的那個蛋白敲掉就可以了。「但是,人類對基因的認識還是比較少的,不知道少了一個基因會出現甚麼問題,至於美味方面,應該是動其它的基因,這在農業上已經有人在做了,但在動物上,如果培育出甚麼怪物來就不好了。」

中國去年11月曾爆出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引發全球對基因編輯技術及後果的熱議與討論。

「想創造出一種甚麼都抗的萬能豬等,今天做豬的實驗,明天就會在人身上做,社會普遍充斥著急功近利,過去是用低人權優勢建立物質財富、所謂世界工廠,現在用低人文優勢趕英超美。」

「這種心態下,手段也只剩下叢林法則中的狼道,只要能趕英超美,不惜偷搶騙及彎道超車,不惜打開地獄門。只要能達到目的,甚麼手段都可以,西方不敢做的事情它都敢做。」懷海英說。

懷海英說,中共治下的中國已經把傳統文化丟了、敬天信神的文化丟了,西方的文化也沒學到,就只學技術,「師夷之技以制夷」。無神論的中共掌握了高科技就已在打開地獄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