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香港職工盟公佈《2018-19年度大陸港資企業和香港上市機構勞權調查報告》,收集了107宗企業集體維權個案,其中有105宗是在香港上市的國有企業,包括許多知名的供應商。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表示,希望港交所能夠提升上市企業披露的門檻,讓企業增加更多的透明度從而讓公眾決定是否適合進行投資。

此報告收集了2018年5月至2019年4月間,149條微博的網誌、5個新聞網站、2個新聞媒體中的117宗勞工維權事件,當中有11宗與港資有關,也即在香港作為總部,或主要資本是來自於香港,11宗裏面有4宗是上市公司,107宗在香港上市的國有企業是觸犯了勞工法律的。大部份的勞工維權事件是和遷廠或搬廠有關的。

企業違法仍然持續 多家品牌供應商違法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表示,11宗港資企業的維權個案,有7宗的起因都是企業違反了中國勞動法規而引起的,佔總個案數目六成。

在11宗個案中,有 4 宗涉及品牌供應商的工廠因違反勞動法, 引起工人集體維權,佔全部個案近四成,全部是為國際品牌供貨的供應商, 涉及的品牌包括科技公司蘋果、三星、內衣品牌ELLE、玩具品牌Papillon等知名國際品牌企業,當中不乏來自簽訂《經合組織跨國企業準則》的國家。

職工盟統籌幹事林祖明表示,其中一宗個案來自於「富士康集團」,其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叫做「富智康」,2018年4月在鄭州一群派遣工被人剋扣工資後集體維權,而「富士康」不但不解決問題,還安排警察到場毆打維權工人,並有工人遭到拘捕。

林祖明還說,「作為蘋果的供應商,『富士康』應該履行一份名為《經合組織跨國企業準則》,而在蘋果的網頁上,也都刊登了供應商是必須遵守的《跨國企業準則》,《準則》明確規定,工作人員擁有法律權利,可自由選擇與他人結社、有權成立、加入或不加入組織,可集體進行勞資談判,而不受到阻撓、歧視、報復或騷擾。」

因此,他說:「很明顯『富士康』報警要求警方進入廠房去毆打維權的工人,以及將其拘捕已經違反了《跨國企業準則》中的規定而進行一些報復行為,並在工人維權的時候進行騷擾的。」

所以「這些品牌等跨國企業是應該向其供應商進行施壓以及要求他們去執行和遵守跨國企業所訂立的供應商應該遵守的勞工權益的條款的。」林祖明說。

兩家港資玩具工廠先後引發工人於廠外維權



2018年8月,「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主席為鄭躬洪),拖欠了兩個月的人工,涉及5千萬人民幣的欠款,蒙兆達表示,這個個案反映出「有知名度、夠規模的港資公司連基本的工人工資都不去支付,事故發生後,有2千名的工人對工廠進行了包圍,引發了比較大規模的勞資衝突,政府有嘗試介入,包括讓公司提供一些補償金,但是工人不接受這種補償,因為當中牽扯的程序所需時間太長,解決不了工人的燃眉之急,所以對於事件未能妥善解決非常不滿。」

「同時也見到在公司違反了勞工條例的情況下,工人是求助無門的,政府的官僚程序也不能夠提供及時的支援,而中國全國總工會和下屬的地方工會也是愛理不理,在遷廠大潮的情況下,工廠拖欠人工的狀況更加普遍。」蒙兆達說。

蒙兆達還提到另一單個案為「華盛玩具有限公司」,原廠設於廣東深圳,也與在港的上市公司有關係。「工人在國慶長假回公司上班時才發現,工廠已經搬遷,在未有通知工人的情況下,工廠搬遷,而且拖欠了人工和遣散費,以及相關的社會保障供款。」

蒙兆達還說,「在中國(共)『騰籠換鳥』的政策下,企業向高端發展,很多低端公司都倒閉或遷移,而在這種情況下,工人的勞資得不到保障,因而導致勞資糾紛的大量爆發。」

他還說,「中共政府在習近平的大的思維框架之下,不斷地收緊民間的自由空間的,以致很多的勞工團體都備受打壓,很多參與維權的人士遭到拘捕或被檢控。」

對於工會,蒙兆達則表示,「如果嘗試尋求工會的幫助,很多工會實際是會聯合政府和公安對維權的人士進行肆意的打壓。因此,很多人處在求助無門的狀態。」

在港上市公司大陸違法嚴重 「黨」擁有的「中國建築」成重災區

本年度報告共搜集到 107 宗涉及香港上市公司,在大陸違法引發工人維權的事件,當中有105 宗涉及在香港上市的國有企業,佔全部個案逾 98%。另外兩宗分別涉及一家港資上市企業及一家外資上市企業。在 107宗個案中,建造業國企仍然佔比最高,有 94 宗,佔上市企業維權個案近九成,主要是由於企業拖欠工人薪金引發事件,反映建造業國企仍然未有改善違反勞動法的問題,持續侵犯基本勞工權益。 


林祖明表示,大部份涉及勞資糾紛的香港上司公司來自於建築行業,而「中國建築」站所有建築行業四成,共41宗的勞資糾紛。

據悉,「中國建築」是全球最大的建築行業,在香港5間上市公司,包括中國海外發展、中國建築國際、中國海外宏洋集團、中國建築興業集團和中海物業。而根據《財富》雜誌,「中國建築」市值超過2千7百億美元,相當於1萬6千億港元。

林祖明說,「這間還是國有企業,屬於黨擁有的公司,而在國內拖欠工人的情況卻如此普遍,而黨委和公司董事是如何履行他們的責任的呢?準時發放工資的基本勞工權益和標準他們都符合不了,更不用說其他的勞工權益了。」

而每年他們都要根據港交所的規定,刊登一份叫做《環境、社會、管制指引》,但「中國建築」其中的四間公司在指引中隻字不提他們的勞動條件。「事實上,沒有任何條款會強制這些上市公司披露他們的勞動準則。」林祖明說。

李卓人:要求港交所提升上市公司對參與集資公眾的透明度

「對於港交所,我們也做出了訴求要求在香港的上市公司,要求他們在《環境、社會、管制指引》報告中,要提升他們披露的門檻,讓香港的上市企業可以有更大的透明度,讓投資者知道,在勞工方面應該如何對待他們的員工。」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說。

李卓人表示,主要是希望如何監管那些違反勞工權益的企業,尤其那些上市公司會向公眾尋求上市資金的情況下,「所以當你在尋求公眾資金的時候,我們要求在環境、社會、管制方面受到適當的監管。」

李卓人批評,「實際大家看到的這個監管是非常膚淺的,僅僅是在走過場,比如『中國建築』有41個案件,完全不需披露,這裏的社會責任和管制看不到,這個責任誰來負?連披露都沒有,最起碼的透明度都沒有。」

「整個港交所都沒有要求強制披露,因而所有上市公司就可以敷衍過去。」李卓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