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應該為他們做的事情感到羞恥!」針對神韻演出在丹麥被劇院無故取消事件,丹麥資深議員孫恩‧艾斯博森(Søren Espersen)說。

近期,丹麥第三大城市奧登塞劇院(ODEON)無故取消神韻演出一事,成為整個社會焦點,各大媒體競相大篇幅報導。

在安徒生的故鄉奧登塞,奧登塞劇院原本安排神韻藝術團在2020年4月2日、3日演出。10月15日,就在雙方約定好簽合同的當天,神韻主辦方突然收到劇院要取消合同的通知。

劇院取消神韻演出的理由:從最初「重複預定」,到後來聲明此前過於偏重藝術活動,考慮商業因素,將優先安排會議項目。

此後,當地媒體報導,有不願透露名字的文化組織爆料,在奧登塞劇院以「重複預定」為理由取消神韻演出後,他們收到劇院郵件,說4月3日仍有空檔,問是否需要這個日子安排他們的活動。

「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了!我可以看到,來自中共使館的施壓,在起著怎樣的作用。」擔任丹麥人民黨外交事務發言人的孫恩‧艾斯博森議員對新唐人電視台說。

早在2007年,首都哥本哈根就發生過中共使館插手干擾,迫使神韻演出在王家歌劇院被突然取消的事。

那時,最早站出來為神韻抱不平的艾斯博森得知丹麥再次對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藝術團拒之門外後,他表示:「非常遺憾,無法接受中共在丹麥的任意妄爲。」

「首先,神韻是一個非常好的演出團體,非常了不起的演出。」艾斯博森表示,看了網上的表演,也看到許多觀衆的反饋,所有的人,例如,西方的、一些有名的評論家,百老匯的那些文化界人士等等,對這個演出的評價都非常高。

2019,美國神韻藝術團在歐洲巡迴演出上百場,將中華神傳文化帶到倫敦、巴黎、柏林、日內瓦等歷史名城,各地演出幾乎爆滿加座。觀眾從中產階級白領到王公貴族、將軍、國家級勳章得主等。

「但是,在丹麥卻有數次,因為中共使館施加壓力,使得當地的劇院拒絕了神韻的演出。」

艾斯博森認為西方民主社會對中共獨裁專制政權一味屈服,綏靖,會產生嚴重後果。「這説明藝術受到壓制。只是因為這些人(神韻藝術家)不願認可共產黨的東西,他們參加了這樣的演出。」

「但當你去壓制這樣的藝術,那麽你就需要意識到,你開始走在一條很不好的路(方向)上。你需要再次去想想,你應該做的是什麽。」

歷史的重複非常驚人

艾斯博森回顧了丹麥在1930年代的一段歷史:

丹麥在20世紀30年代,德國入侵之前,德國那時在崛起,成為超強力量。

在丹麥,如果有人說任何納粹不好的話,如,政治家不滿意納粹政權,藝術家、作家對發生的事情表示抗議,德國就對丹麥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停止這些評論,然後他們就對我們的外交大臣、內閣大臣施壓,在壓力下,政府邀請各家報紙的主編對話,要求他們降低對納粹政權的批評聲音,這樣就可以接著做生意。

「今天所發生的事完全(和歷史)一模一樣。中共用貿易作為打壓言論自由的工具。」艾斯博森說。

「可怕的政權!我們永遠不應該忘記,中國現在是共產黨的獨裁體制。」

「但我們好像已忘記這點,你感到他們挺客氣,好像可以做任何事都沒問題。但是,他們現在的打壓,和德國納粹在1930年代做的事一樣。這個對比非常確切,這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他說。

曾擔任丹麥議會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的艾斯博森去中國訪問時,在正式會議上曾被中共威脅,不許在他自己的辦公室裡接見西藏代表。

中共以經濟利益威脅全世界

近年來,中共利用經濟利益為要挾手段,在歐洲乃至全世界進行戰狼外交。

艾斯博森說,(中共)總是用貿易來做威脅,我們有巨大的出口到共產中國,例如僅僅馬斯基,每年有700到800億丹麥克朗的貨物出口到共產中國。一家丹麥公司曾經遇到過麻煩,最後只好把貨再運回來。「我們只能儘量讓這樣的事情別發生。」

艾斯博森知道很多有關中共蠻橫霸道的例子:

例如,一些餐館、咖啡廳,如果接待來自台灣的協會代表,或者是西藏的協會代表,這些餐館就會受到中共使館的威脅。「這些事情一直發生著。」

「他們做得非常過分,很狡猾,他們很少寫信威脅我們,而是打電話,或者直接來講。那當然就不會留下證據。」

他說,中共在全世界各地都是這樣專橫,這在整個西歐,情況是一樣,如挪威、比利時、荷蘭等。

「但他們不敢這樣對待美國,也很少對英國這樣做。」「當然,這非常重要,我們有美國站在前面對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