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大陸知名企業匯源果汁創始人朱新禮的遭遇令人唏噓。去年,他還是胡潤百富榜上35億元身家的富豪;今年,他就淪為四度被限制消費的「老賴」。

12月11日,朱新禮作為有權代理人的中國德源資本(香港)有限公司(簡稱德源資本)被法院查封,41億元人民幣資產遭凍結。

根據一份民事裁定書,今年9月20日,招商銀行曾向法院聲請查封、扣押、凍結德源資本的財產,限額高達41.03億元。該裁定中,匯源集團創始人朱新禮作為德源資本董事成為有權代理人。

12月2日,天津中級法院向朱新禮發佈限制消費令,限制其乘坐飛機和動車、購買不動產、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等。這是他今年以來收到的第4個限制消費令。

早在今年2月,因與國民信託有限公司申請執行公證債券文書一案,已被採取該限制消費措施。今年6月12日和18日,分別又有兩次。

2007年匯源果汁的最輝煌時期,美國時任衛生部長萊維特(Mike Leavitt,右)曾參觀匯源果汁集團,左為朱新禮。( 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2007年匯源果汁的最輝煌時期,美國時任衛生部長萊維特(Mike Leavitt,右)曾參觀匯源果汁集團,左為朱新禮。( 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由盛轉衰的「分水嶺」

1992年,40多歲的朱新禮下海經商,接手了負債千萬、停產多年、並已倒閉的縣辦水果罐頭廠。1993年參加德國食品展,拿到了500萬美元的果汁訂單,成為朱新禮的第一桶金。 

1994年,朱新禮到北京順義創辦北京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豪斥7000萬元拿下央視新聞聯播5秒廣告權,匯源成為「國民果汁」品牌。

2007年,匯源遠赴香港聯交所上市,募資24億港元,成為當年最大的IPO。上市當日,匯源股價暴漲超過66%。

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來襲,匯源股價一年間跌幅將近60%。但全球飲料巨頭可口可樂看中了匯源,開價180億港元,將近溢價2倍邀約收購。

據財經自媒體格隆匯報道,朱新禮為了迎合這筆大交易,大刀闊斧進行「改革」。期間,匯源還完全裁撤了銷售團隊,全國21個銷售大區的21名省級經理已基本離職,員工人數從2007年底的9722人減少到2008年底的4935人,銷售人員則從3926人減少到僅剩1160人。

但沒想到的是,這筆收購案最後被中共商務部以涉嫌壟斷為由給否決。朱新禮「賣掉企業便退休」的計劃落空,大刀闊斧的「調整」也讓匯源果汁元氣大傷。

2010年,併購被叫停的第二年,匯源果汁開始出現虧損,股價腰斬。扣非淨利潤連續6年為負,政府補貼和變賣資產,成了企業淨利的主要來源。

在此期間,匯源果汁的負債率也在不斷攀升,到2017年中報時,匯源果汁的總負債規模已經達到115.18億元。

2018年3月,在未經董事會批准、無簽訂協議,尚未對外披露的情況下,匯源果汁向匯源集團旗下的關聯方北京匯源出借42.75億元人民幣貸款。

這一行為違反了港交所上市規則中關於關聯交易申報、股東批准及披露的條款,匯源果汁被港交所宣佈停牌至今,停牌前股價2.02元港幣,市值54億元人民幣。

這筆違規擔保,又使匯源果汁捲入先鋒集團P2P網信平台的兌付風波。

2018年4月19日開始,匯源果汁一次又一次宣佈延後披露2017年財報,到了即將跨入2020年的今天,匯源果汁依然沒有發佈2017年、2018年業績和2019年中期業績。

今年1月,匯源果汁公告稱,公司近期收到債券持有人發出的贖回通知,要求公司於2019年1月24日或之前按可換股債券本金額120%贖回12億港元全部可換股債券。但匯源果汁並未在約定期限內向債券持有人支付贖回金額或到期贖回金額,出現違約。

緊接著,2月3日,匯源果汁發佈公告稱,公司行政總裁吳曉鵬、非執行董事閻焱請辭。這已是匯源果汁自今年以來所發佈的第四份人事任免公告。短短的34天時間內,已有6位高層管理人員先後離開匯源。

今年10月,匯源果汁秘書李國輝也已經辭任高管職務。

目前,匯源果汁的執行董事只剩三人,分別是創始人朱新禮、朱聖琴、鞠新豔;其中朱聖琴是朱新禮之女。

今年港交所發函:「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復牌條件,將啟動對公司的退市程序。」

匯源果汁的最新公告顯示,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下令將清盤呈請及臨時清盤人申請的聆訊押後至2020年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