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節目一開始,我們先關注一篇香港媒體,有關失蹤人口的報道。而在新拍探討環節,我們會以觀眾朋友的留言為據,發起探討,聊聊在大陸內外,為甚麼人們對待同一個政治件事,評判的角度常常針鋒相對。

~~~新拍串講~~~

香港失蹤人口 四種結局

警方近日公佈,反送中至今已有超過6,000人被捕。這些警方公佈出來的數字,有名有姓,雖然被捕,但是外界知道這個人的處境。可是最恐怖的是,反送中以來,香港出現了眾多的失蹤人口,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也有提到過這一點。

香港《壹周刊》12月10日發表專題文章,關注香港的「失蹤人口」。文章提到,6月以來,香港社交媒體上經常看到尋人個案,以年輕人為主,而警方對這些失蹤案例是「冷處理」。因此,市民自發組成群組尋找,「香港失蹤人口關注組」就是臉書上一個比較受到關注的群組。報道採訪了群組發起人Tony,Tony說,他跟好多人,都發現好多人失蹤,特別是831之後,常有浮屍案出現,他懷疑另有內情。

Tony還表示,自建立群組以後,已經建立大約700個尋人個案,多數是學生,個別是中年人和老人。他們都是突然間失聯,而且都是在市區,並不是自己去山裏玩而失蹤。

這些個案有幾種不同的結局:

第一、在兩三天內就找到人,通常只是被警察抓捕;

第二、失蹤2-3個月,至今沒有任何音訊,Tony說,除非被人抓走,不然一個人在市區失蹤這麼久是不可能的;

第三、一些人最後發現是「自殺」身亡,最終找回的只是「屍體」;

第四、通常人最後找到,都是家人找到,但Tony說,這些家屬反應奇怪,對於幫他們四處發帖找人的幫手,只說人找回了,要求刪去尋人帖,並說之前失蹤與社會運動無關,不要再騷擾他們,也不交代一點點失蹤的細節,Tony說這有違常理。

文章還採訪了其他市民,有人說,現在知道的失蹤數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Tony對《壹周刊》表示:還沒證實有一個人是被警察殺害,只要有一個被證實,那事情就非常嚴重了。

而且還有一點,根據一份2017年的數據,香港的懲教所和監獄,最多只能關大約8,400人,就是香港能夠關押的人數很有限。BBC中文網的一篇報道說,目前香港政府的數據顯示,已經有大約8,000人在押。當然,2017年以來,香港也可能擴建了拘押設施,從目前警方公開的數據來看,似乎現在的拘押設施也夠了。但這總會讓人擔心,如果他們抓了更多的人,要關到哪去。

6,000多被捕者 將面臨甚麼?

除了失蹤人口,其實在香港被捕的人,也很值得我們關注。

像我們剛才說的,香港12月9日公佈,反送中以來,有超過6,000人被捕,25歲以下的年輕人最多。這6,000人中,被檢控的達到956人,被控暴動罪的是517人。而暴動罪成立的話,可以判處最多10年。香港政黨本土民主前線的前發言人「梁天琦」,因為2016年初的旺角騷亂,去年6月就因暴動罪被判刑7年。

對於反送中被捕的人,香港的司法程序,從公開的情況來看,還沒有變化。被捕者可以被允許或拒絕保釋,然後警方搜證,接下來給律政司提出檢控,法庭判決,被告不服可以一直上訴到終審法院。

不過,香港的司法程序要拖可以拖很久,幾年都有可能。面對大量反送中被捕者,建制派議員有的建議,設立特別法庭,也有的建議,法庭展開24小時運作,加快審理。但目前,這些都還沒有實施。

剛才我們提到,現在被檢控的有956人。但別忘了,抗爭者的五大訴求之一,就是要求政府對這些參與抗爭的人,實施「特赦」。如果,樂觀期待,政府答應,那就是這些被檢控的被捕者,另一個出路。

愛丁堡集會 4萬多人佔滿廣場

6月12日,在香港立法會外,示威民眾群聚,阻止送中條例通過,警察向人群發射鎮暴彈,6月12日,成為反送中運動中警察暴力的起點。當天民眾的聚集,也被形容成「暴動」,五大訴求中有關特赦示威者和撤銷暴動指控的訴求,也都是起源於這一天的事件。

12月12日,4.3萬名香港人聚集愛丁堡廣場,人群佔滿了廣場的每一個角落,他們來紀念612半周年。反送中運動從初夏走進寒冬,但是警察暴力問題,沒有改善。

有發言人說,他曾被關拘留所,看到牆上有另一名抗爭者,用手指甲在牆上刻的「光復香港」四個字,他說這件事提醒他們,要堅持。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也上台發言,主題是:民陣絕不割蓆,因為香港人已經付出太多!

岑子杰發言時表示,民陣有不完美,但感激大家不割蓆,會努力改善。他在發言時提到重要一點,就是612之前,民陣還有「大台」色彩,但是612當天,民眾自發去立法會示威之後,民陣已不再是大台,而是參與者之一。

岑子杰提到,「我好記得在運動中犧牲的朋友,包括6.12失去視力的老師,6.15離開我們的梁凌傑先生,也包括每一位逝世的手足,更多入獄的手足。」

他說,「香港人失去的已經太多,因此,五大訴求一定會堅持到底。」

最後,他呼籲大家,參加民陣將在1月1日舉辦的集會活動。

美國劇作家 朗誦詩歌支持香港

最近,有一首有關香港的英文詩,流行了起來。她是活躍於美國戲劇圈的劇作家郭佳怡,兩年前畢業於耶魯大學。她今日身穿黑衣,在鏡頭前,朗誦了自己的新詩「2047」,那一年,正是香港主權移交50年。

「但是最近,我一直想像自己真的死了。雙手張開,胸口被子彈射中。我想像,我因為穿黑色衣服而被警察拘捕。政府使我消失了,因為我寫了這首詩。或因為我怒吼:拘留營,去你的。我父親在中央電視台替我道歉:對不住。他會以90度鞠躬:我女兒她知錯了。我想像自己試圖過關回香港的時候,被告知,這個城市不再存在了。『哦』,我會說:『我真的死了』。」

郭佳怡的母親是台灣人,生父是香港人。在連登討論區,有人說她是香港一名政壇大人物妻子的姪女。郭佳怡在11月18日朗誦了這首詩,當天也是反送中第162天。

郭佳怡在接受台灣中央社採訪的時候表示,她14歲離開香港,但香港從沒像過去這幾個月,在她心上有這麼大的份量。從今年夏天開始,她開始寫「反送中」周記,用英文介紹這場運動。

從她「2047」的文字中,我們能感受到,她對這場運動的深刻了解,以及字裏行間的力量。

「我看過無數的影片,不是頭被壓碎就是遍身骨折,被嘲弄的、嚥著最後一口氣的市民們」

「又一名學生死了,他自己摔倒的,據說。是個意外,據說。從停車場第三層摔下來了,據說。他死後,警察們大笑一場,宣佈他們將會開香檳慶祝,又一隻蟑螂的死去。」

「我不怕死的,令我徹底消失吧!因為我用精確而醜陋的字眼來描述,而把我拘捕,把我從一個未曾保護我們的國家放逐。」

彭博:美中原則上達成首階段貿易協議

串講環節的最後,來很簡單地說一下另一件事:中美貿易協議。

這件事我們一直沒怎麼跟。今天呢,美國彭博電影片道報道說,美國已經原則上跟中方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正等待總統特朗普簽字。此前呢,美國總統特朗普也發推文表示,美國非常接近與中方達成一份「大協議」。

消息同時指出,美國原訂對中方在12月15日加徵的關稅,有取消的可能。不過還有待12月13日周四,特朗普與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等人開會商討。

~~~新拍探討~~~

大陸內外 人們的政治觀點為何常常相反?

今天的新拍探討,主要是因為觀眾的留言有感而發,所以也會讀幾位的留言。

我們先從一位叫MEi MEi網友的留言說起。她在我們《新聞拍案驚奇》的臉書粉絲頁留言,上傳了這樣一張圖片,名叫字The Revolution。圖片很容易看懂,就是講一個普普通通的弱女子,如何變成了勇武派抗爭者。

在昨天的節目裏,我們提到了兩名香港女孩,從和理非變成勇武派的蛻變過程。那麼有些觀眾,特別是大陸的,總覺得老說警察暴力是不公平的,因為勇武派也使用暴力啊?對此,有香港觀眾這樣說。

ahLOK留言寫道:我認為指出黑警的不對,是因為黑警是執法者。他們的權力都很大,可以濫捕也可以用槍。可是抗爭者最多只能用燃燒彈還擊,誰的武器可致命就由大家去想想吧。客觀報道當然是重要,黑警濫捕要報,抗爭者有錯也要報。抗爭者自己有錯會承認,會被同路人批評,並會改善。但黑警呢?市民糾正聽不入耳,藍絲卻處處維護他們,令他們不懂認錯改善。

ssaf li留言說:因為對公權力的接受度不同,導致大陸跟香港人民對黑警,暴力的解讀不一。

以上兩位觀眾從不同角度,分析了人們對香港問題的心態。我想說一下第二位觀眾講的,「對公權力的接受度不同」,我以前就遇到過這樣的大陸朋友,他說如果是我,我也鎮壓誰誰誰,如果是我,我可能更狠,等等。如果換一個環境,比如香港或者西方自由社會,會覺得他們的表態怪怪的,或者說,缺乏善意。這是雙方在不同環境下,生活和接受教育的不同,導致的。

一位觀眾Ms You留言說:今天我鼓起勇氣和一位同學聊了聊香港的問題,我們都在國外,看同一件事情,得出的結論真是天差地別,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後我問,那如果給你權利選你們村的村長,你選不選?他說我不選,因為我認識的人不多,若要選的話,我也不認識候選人。我暈!不知道怎麼回。好吧!

通過這位觀眾的留言,能看出,她的同學並不是真的因為不認識候選人而不去選,是對這種選舉有牴觸,本質上是政治立場的不同。這種分歧,在大陸人之間,時有發生。有的觀點會認為,大陸政府對人民進行「思想改造」,好的說成壞的,壞的說成好的,讓人分不清是非曲直。那有的大陸朋友要不認同了,總會說,那難道西方社會就好嗎?這樣互不讓步,爭論永無止境。

講個笑話,一個叫Michelle的觀眾留言說:有的日本黃片,怕大陸盜版,打上了8964的字眼!

大家不要去看,這種影片不利健康,就是舉例子開玩笑。但是這位觀眾提出一個甚麼問題?有的在牆裏的朋友,不是想去了解8964怎麼回事,而是問,為甚麼給我打上這個!

但是我覺得比較確定的是,「思想改造」掩蓋不住人的天生本性。如果一個東西符合人性,人就會接受,不符合,再怎麼改造,最終也是勞而無功。但前提是,願意敞開心扉,其實不難。

在美國的華人觀眾Kevin說:大宇,看完這期節目,我關注了你的Twitter。很感謝你不偏不倚地在報道新聞。我作為一個從小出身於軍隊世家的大陸人,是接受著全中國最紅色的教育長大的,可當我有一天發現原來從小所信仰的一切不過是一派謊言,我的心碎了。這半年來,看著香港手足們勇敢地抗爭,真心慚愧,也真心感動,為港人祈禱,祝你的節目越辦越好!

在這裏謝謝Kevin!其實中國歷史上被外族入侵後,外族都會被中國的語言、文化所同化,無論外族多麼野蠻,都會被這個文化所吸引,誰都沒有想到要去破壞它。是因為中國的這個文化,一定是符合人性的,人才會接受。

有個觀眾Ares留言說:大宇,我想聽聽你對新疆怎麼看,恐怖份子被管制,美國定的人權法,誰是對的?

我本人對新疆問題沒有專門報道和深入了解。但是新疆問題從普遍的報道來看,我們中國的文化就給了很好的答案,孔子說過: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

~~~新拍互動~~~

現在我們進入「新拍互動」環節。

一位來自台灣的Abraham給我們寫信,他拍攝了最近在「台中科技大學」設置的新連儂牆,支持香港。我們邊看看這些照片,邊聽聽他的來信。Abraham在信中說:或許在台灣,沒辦法對香港做出甚麼實質的幫助,但想讓香港人知道,他們的聲音世界都聽得到。也感謝香港人這六個月來喚醒了台灣很多人,對於政治、人權、公民參與的意識,期待明年台灣的總統大選,大家能珍惜手中的選票。

謝謝Abraham的來信和提供照片。

昨天,還有很多觀眾留言,表達對節目支持,我們非常感動。

比如觀眾Chun Lai留言說:大宇你好,我和妹妹生長在圍村家庭。親戚們都是偏藍,幸好父母與我們同在,支持著這一切。這節目也已經變成我們一家生活每一天的必需品,感謝你的付出!

觀眾Rain留言說:由6月開始就一直有follow你的YouTube,全家人都是你的粉絲,很喜歡你的節目,希望你做節目的同時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在這兩位和所有觀眾的支持!

也有一個觀眾留言,說了這麼句話:大宇一個年紀輕輕的人靠做假新聞賺錢。他還留言說了別的,很難聽。

是不是假新聞我不屑於回答,每一位觀眾心裏都有衡量標準。說到賺錢,其實滿地大把的工作,都可以去賺錢,賺的還不少,我為甚麼做這個呢?其實我本人是喜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搞研究,我喜歡做研究,不問世事。找個清閒的工作,業餘時間做做研究,豈不樂哉?何必每天拋頭露臉。

也有的觀眾Lam留言問我:其實我一直都想問你為甚麼這麼堅持為我地拍片?

他是香港人。這個問題其實有點問住我,我愣了一下。為甚麼做這個YouTube節目,為甚麼這麼長時間關注香港的新聞?我也沒法回答,只能說,做新聞,就隨著新聞事件走。做這個節目,也是一步一步被推到這裏。我相信人是有使命的,這可能就是我需要做的事情吧。當然我也喜歡現在的工作,每天跟大家互動一下,覺得很親切。

好,那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您看過之後,歡迎介紹給您的親朋好友。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收看,下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