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香港反送中運動半年之際,4萬3000人聚集中環的愛丁堡廣場舉行「612半周年齊上齊落集會」,各界代表台上分享了這半年的感想及表達繼續抗暴的決心,並表示面對中共這個最大的敵人將不切割、不分化、齊上齊落。

當晚參加集會的港人擠爆了愛丁堡廣場,連廣場最後邊停車場邊上也都站很多人,很多港人無懼打壓,不再戴口罩遮面。

立法會議員胡志偉在演講中表示,在這場反送中運動中,他和所有民主黨的朋友走在一起,無論面對多大的壓力,都堅持「齊上齊落」。

為甚麼社會上主流的聲音都表示不會和「暴力」切割?他說是因為「社會面對更大的制度暴力、更大的警暴力,我們只能夠理解抗爭者所用的手法」。

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參加集會的人擠爆廣場。(宋碧龍 / 大紀元)
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參加集會的人擠爆廣場。(宋碧龍 / 大紀元)

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參加集會的人擠爆廣場。(駱亞 / 大紀元)
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參加集會的人擠爆廣場。(駱亞 / 大紀元)

他說,我們不希望也都不相信一個社會可以透過暴力去解決問題,「但是當政府冥頑不靈、當政府制度暴力,視民意的聲音為無物,當警察在執法過程中無法無天、日日在四點鐘說大話的時候(註:警方經常在下午四點召開新聞發佈會),我覺得我們沒有選擇,只能夠與大家一起齊上齊落,不切割、不分化、不割席。」

他還強調,香港人「面對最大、最大的敵人或者對手就是共產政權及在香港的代言人、發言人」。而對抗暴政最大的武器就是「齊上齊落」,這武器也能應對中共暴政的各種分化手段。

香港立法會議員胡志偉集會上演講。(梁真 / 大紀元)
香港立法會議員胡志偉集會上演講。(梁真 / 大紀元)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也在集會上演講表示,半年前沒有人相信我們可以阻礙這條惡法、我們可以阻擋一個政府、我們阻擋一個強權隊我們的欺壓,但因為6月11日晚,每一個學生、每一個香港市民來到金鐘,並引發6月12日包圍立法會行動,是你們的努力告訴了全世界。

12月1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演講。(宋碧龍 / 大紀元)
12月1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演講。(宋碧龍 / 大紀元)

他還表示,「香港人以前很冷漠,但這半年來多了很多家裏人。儘管很多人此前從未見過面,但我們互相保護,希望大家可以安全回到家。」

他還強調,「這半年來和勇(和理非、勇武派)不分,這種團結是打不散的。我們只會越來越團結。」「讓我們同『暴力』切割,我們應該同警暴切割。」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代表林達認為為了社會的公義也要關注這些反送中運動中的受害者,據她了解到的情況,這次反送中受害者中有67名受害人遭到性暴力,其中9名是男性,但是這些人中只有2名去報警,其他人至今因為四種主要原因不敢報案:

包括因為對警方的執法失去信心;對施暴者的信息覺得很難收集,因為很多警員在執法中沒有編號,甚至蒙面;第三當他們去報警時怕被扣上新的罪名,第四受害人擔心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會有偏差。

反送中 半年運動當中,警方拘捕超過6千人,其中接近2,400人是學生。而為被捕的抗爭者提供法律服務的伍展邦律師披露,他的團隊成員因為提供法律援助,經常幾乎整夜難眠。同時警方在律師介入的過程中種種刁難與違法,令律師做一個簡單的事都要費很大功夫,也因為警方的不守法,令很多法律建議無多大用處。

支援前線手足的「守護孩子」團體代表陳凱興傳道士在集會上披露,他們團隊在香港理大守護孩子過程中,58名成員當時全部被警方以暴動罪抓捕,但這也無法阻擋他們繼續為作為守護孩子的角色,會繼續「齊上齊落」。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愛丁堡廣場集會上發言。(宋碧龍/大紀元)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愛丁堡廣場集會上發言。(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在集會上發言。(宋碧龍 / 大紀元)
香港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在集會上發言。(宋碧龍 / 大紀元)

這次集會上發言的嘉賓眾多,還包括政界的香港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民陣召集人岑子杰、為社區被捕人士提供支援的元朗區議員林進及香港專職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及衛生服務界的劉凱文、情緒支援的心理學家等。

反送中運動半年,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現場的標記圖案。(宋碧龍 / 大紀元)
反送中運動半年,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現場的標記圖案。(宋碧龍 / 大紀元)

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參加集會的人擠爆廣場。(駱亞/大紀元)
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參加集會的人擠爆廣場。(駱亞/大紀元)

現場一個學生告訴大紀元記者自己之前不太關注政治,因為7.21元朗事件,警方任由黑社會成員在地鐵站無分別暴打市民,令他衝擊很大,覺得應該關注政治,香港也是需要一個民主自由的地方,所以走出來。但因為政府不聽民意,所以抗爭者的行動越來越「深刻」,直到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為止。

當晚民間集會團隊的發言人劉穎匡向大紀元記者,這半年來抗爭最重要的是讓他重新認識香港、認識香港背後的黑暗真相,「原來繁榮經濟背後原來一直存在這麼多的制度問題,香港一直在強權底下沒有反抗。因為沒有普選以致政府可以倒行逆施,去立一些嚴重傷害香港利益的法律。」6月12日以來,警方的暴力完全不歸法律規管,並獲得政府會的包庇。

12月1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上的連儂牆。(宋碧龍 / 大紀元)
12月1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上的連儂牆。(宋碧龍 / 大紀元)

他還表示,這場反送中也讓香港市民高度政治化,所以會有七成市民出來參加區議會選舉,也讓他們了解制度問題所在,所以走出來,用行動、用抗爭來表態。如果當局推動23條比反送中更惡劣的惡法的話,只會讓港人以更激烈的方式來推翻23條立法,更強烈的方式去抗爭。現在的歷史潮流是民主自由,如果全世界的民主自由國家都站在香港抗爭者這邊,中共暴政不可能不倒。

當晚集會還有藝術界的意大利男高音Stefano Lodola用廣東話唱出反送中最流行《願榮光歸香港》,與會人士起立高舉手機電筒形成一片壯觀的燈海,將現場氣氛掀起新高,香港歌星阮民安現場歌聲聲援,阮民安的歌聲也給整個集會畫上圓滿的句號。

12月1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上,意大利男高音Stefano Lodola演唱,聲援港人反送中運動。(宋碧龍 / 大紀元)
12月1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齊上齊落集會上,意大利男高音Stefano Lodola演唱,聲援港人反送中運動。(宋碧龍 / 大紀元)

12月12日,香港反送中運動半年,香港歌星阮民安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合上演唱聲援集會。(駱亞 / 大紀元)
12月12日,香港反送中運動半年,香港歌星阮民安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合上演唱聲援集會。(駱亞 / 大紀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