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透過那些親身經歷者的眼睛,回到了1999年的4月25號,感受到了在那個特殊的歷史時刻,在中國最肅殺的政治禁地——中南海之外,湧動著的祥和和善意。在中共政府事後的鎮壓宣傳中,把這一天法輪功學員的行動描繪成了圍攻中南海。那麼法輪功學員到底有沒有圍攻中南海?從當天政府總理朱鎔基和法輪功學員的互動中,不難看出這種說法的荒謬。本文根據新唐人大型系列專題片《傳奇時代》改編。

朱鎔基帶我們走進了中南海

電子工程博士章天亮:「我到早上九點多鐘的時候,如果沒記錯的話,九點多鐘,將近十點的時候,當時,我已經有點,起得比較早了,七點多鐘去有點睏,有點打小盹。那個時候,突然間就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掌聲,我當時就驚了一下。」

章天亮博士(新唐人)
章天亮博士(新唐人)

「然後我就一看,看見朱鎔基從中南海裏面出來。朱鎔基當時出來的時候,有一個細節 我印象特別深,就是他穿著一件夾克,就是便裝就出來了,而且就是滿面笑容很隨便的樣子。而且,就是說,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一個警衛都沒有帶,他就一個人從中南海裏邊走出來。然後等他走到馬路中間的時候,從裏面跑步出來兩個人跟著他。那兩個人也不太像是這種武警,或者是便衣,好像就是他身邊的工作人員,一看總理出來了,就祕書甚麼之類的就跟著出來一樣。朱鎔基就,他當時離我大概我想可能有五十米的樣子,所以我聽不見他說甚麼。但是我能看見他,看得很清楚。然後朱鎔基就跟大家談話。」

目前住在紐約的法輪功學員石採東先生,99年4.25 時正在中國科學院攻讀博士學位,他回憶那天朱鎔基總理帶他走進中南海的經過。

中科院地球物理學博士石采東:「他說,『你們來這裏做甚麼?你們不是有宗教信仰自由嗎?』當時有學員就低聲的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來反映一下情況。』因為大家就是從不同的地方來嘛,互相也不太認識,有些還是從北京郊區的農村過來的一些阿姨啊、老大爺,看見朱鎔基問這個,大聲的問話,還不太敢回答。朱鎔基就問:『你們有代表嗎?你們選出代表來,我帶你們進去談。你們這麼多的人,我們也沒法跟你們談。』然後聽到這個話,我就,實際上離朱鎔基也就幾步吧,就是說對面。然後我就是先舉手,我說我可以去。」

石采東那時正就讀於中國科學院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博士班,是一個靠才華和勤奮,從安徽農村走出來的年輕人。1996年在長春地質學院讀研究生的時候,他開始學習法輪功,常常在學校主樓地質宮前面的廣場和大家一起煉功。對於中央有些部門對法輪功的打壓,他很早就感受到了。

中科院地球物理學博士石采東(新唐人)
中科院地球物理學博士石采東(新唐人)

石采東:「《轉法輪》因為被國家新聞出版署禁止發行了,我們就在長春寫信去反映這個情況,給國家新聞出版署寫這個上訪的信,說應該允許《轉法輪》公開出版發行。當時我們很多人寫信去反映情況。那個時候 我還是在讀碩士研究生,寫了很多信,但是沒有一個人收到回信。情況就一直沒有解決。就是說,國家就根本就沒有解決這個事情。本來這件事情我也是想 ,就是要反映的,所以我就當時也就舉手,就把這些情況想一塊兒反映一下。」

在中南海西門的街對面,自告奮勇舉手的石采東和另外兩名學員在總理朱鎔基的帶領下走進了中南海。

朱鎔基對法輪功報告 有正面批示

中科院地球物理學博士石采東:「朱鎔基轉身就往回走,把我們帶到,往中南海裏面走。他邊走還邊問,他說:『你們交的報告我不是做了批示嗎?』大家就覺得很吃驚,因為我們也從來沒有聽說朱鎔基做過批示啊。也沒有看到,也沒有聽到,所以大家就比較詫異吧。」

中共官方與五位法輪功學員交談。(新唐人)
中共官方與五位法輪功學員交談。(新唐人)

從朱鎔基的問話,法輪功學員們第一次聽說了他對法輪功曾有正面批示,也了解到這個批示不知被何人扣壓,沒有向下傳達。

中科院地球物理學博士石采東:「我們說:『我們不知道啊,沒有看見。』他就覺得好像有點不對頭似的,他說:『那我找信訪局的局長跟你們談,找國務院副祕書長跟你們談。』然後就帶著我們進了中南海。進了中南海之後呢,在傳達室那邊,他的隨行的工作人員就去找人,然後我們就在傳達室那邊等,他就去上班去了。」

法輪功學員上訪三點訴求。(新唐人)
法輪功學員上訪三點訴求。(新唐人)

法輪功學員上訪三點訴求

在中南海西門的傳達室裏,國務院信訪辦的官員記下了法輪功學員的三點訴求:第一,是釋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所有學員;第二,是為法輪功學員提供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第三,就是允許出版法輪功的書籍。大概中午的時候,政府領導又找到五位法輪功研究會的學員繼續交談。而在中南海的紅牆外,學員們依然靜靜的站著,等待著問題的解決。

警察面對的 是善良為他的百姓

影視化妝師Daphne賈:「中午的時候,我跟同修說我們一起去上衛生間。找了很久,找到胡同裏頭,走進去差不多二、三百米吧,有一個公共衛生間。反正北京公共衛生間,可能印象中,大家都可能都有印象,就是非常的髒。但是我們進去以後,真的被當時那個景象給驚呆了!乾乾淨淨,兩個老阿姨在打掃衛生,牆角放著差不多五六個白色的痰盂,那是老阿姨想到可能因為我們人多嘛,就是可能給附近的居民帶來很多不方便,老阿姨自己花錢買的痰盂。真的當時很感動。」

電子工程博士章天亮:「當時那個警察也都是很隨便的,蹲在牆邊兒抽菸的,互相之間聊天的,根本就不看我們,因為他知道我們都是老實人嘛,都是好人,所以說他們都不怎麼理我們,他們自己聊天、抽菸,在牆根那兒避避陽光,蹲在那兒。」

天氣漸漸熱了起來,人群依然安靜而有秩序。面對這一群老實和善的百姓,在場的執勤警察也鬆弛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