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一個國家級貧困縣舉債22億(人民幣,下同)、歷時4年,打造一座「山寨版紫禁城」。官媒稱,該縣債務達400多億元。網民質疑工程有官商中飽私囊。

綜合陸媒報道,這座「山寨紫禁城」,位於貴州省黔南布衣族自治州獨山縣北部,是獨山縣開發的系列旅遊產品之一。「紫禁城」牆內,三座赤牆黃瓦的大殿「正襟危坐」,數十棟青磚黛瓦的仿古建築縱橫排列,乍一看,還真以為有紫禁城的錯覺。

全縣不吃不喝需儲兩年多

貴州一直是全中國農村貧困面最大、貧困程度最深、貧困人口最多的省份,而獨山縣是屬於國家級貧困縣,該縣自2015年底以來,耗資達22.27億元打造「山寨紫禁城」。

然而,據公開數據,2017年,獨山縣全縣財政總收入完成94,635萬元。也就是說,全縣不吃不喝儲上兩年多才能有足夠資金造紫禁城。

對此,網民紛紛抨擊:「地方官員和開發商恐怕已中飽私囊,賺取大量預算了。」

「這個工程,肥了多少人?」

「誰批示的? 誰出的錢?主要用途是甚麼?受益人是誰?」

「沒有這類項目,領導吃甚麼。」

舉債近2億 造「天下第一水司樓」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獨山縣第一次搞政績工程了,當地政府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水司樓佔地面積5,900平方米,樓高99.9米,共24層,被稱為「貴州的布達拉宮」。水司樓今年已經申報了三項健力士世界紀錄:世界最高的水族建築、世界最高的琉璃建築、世界最大的牌樓。

水司樓是集會展博覽、酒店住宿、遊覽觀光等於一體的大型綜合體。不過,隨著該縣縣委原書記潘志立落馬,水司樓現在也停工了。水司樓外觀主體雖已建設完工,但內部大部份仍未完工,尚是一片狼藉,疑似爛尾。

影片:獨山縣政府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

今年8月7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稱,為了政績,潘志立盲目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政績工程。潘志立被免職時,獨山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

有大陸媒體人評論說,400多億元的債務再加上10%的融資成本,對於每年財政收入不足10億的獨山縣來說,不吃不喝都不夠還利息,償還本金又從何談起。一些中共官員之所以熱衷於「大幹快上」搞項目,總與個人私慾脫不了干係。

獨山縣政府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大紀元資料室)
獨山縣政府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大紀元資料室)

貧困縣搞政績工程屢現

近年來大陸貧困縣舉債搞政績工程的事件屢見不鮮。如甘肅的國家貧困縣榆中縣就曾舉債斥6,200萬元「造景造門」。兩座高達28米、寬達145米的秦漢仿古城門、一座大型雕塑以及兩個遠離居住區的景觀廣場,平均造價達3,425元/平方米。

陝西韓城在一景觀提升工程中,總投資1.9億元,刻意追求「鯉魚躍龍門」的形象效果,建設超大體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

所謂政績,是評判公職人員工作的重要標準。評論員梁治在《政績工程 原來是官員評判標準作祟》一文中稱,「在這樣的評判標準下,許多官員不謀正業,醉心於做面子工程……過去我總不理解官員們為甚麼要搞這些工程,難道他們的上級就不知道制止這些花架子嗎?現在明白了,原來是為了政績考核。」換句話說,也就是中共體制造成的。

評論員李衛平曾表示:「只要中共政權存在一天,政績工程就不可能消失。他們不會停止中央層面的政績工程,也不可能真正令地方停止政績工程,而且從來就沒有真正打算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