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接受BBC政談節目Hardtalk訪問,就香港及中國國內眾多問題與主持人進行激辯;大使除了一概否定對中國的指控之外,就連新疆再教育營的洩密報告,也否認它的存在,更一口咬定中國沒有政治犯。

劉曉明認為中國沒有政治犯,源於中國法律中一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根據刑法列明,這項罪名內容為「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由於法案內容過於虛無,一直存在極大爭議。2004年,國內「獨立中文筆會」曾有102人聯署,要求政府對這項罪名作出法律解釋。2008年,國內維權網發表〈致全國人大常委會公開信〉,要求終止使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懲罰言論自由,明顯是因為對政府提出異見的自由,被一條壓制自由的刑法褫奪。不過有關要求始終不得要領,尤有甚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提出要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及「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2019年,新華社引述中共中央「求是」報道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會議上發言,指出必須堅持加强黨對依法治國的領導,決不能走憲政、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的路。換句話說,法院要聽命於黨的指揮,法庭上再沒有空間讓控辯雙方鋪陳理據,以理服人;只要黨認為犯事者有罪,法院只能唯唯諾諾唯命是從,異見份子除了認罪悔過之外,連在庭上自辯的機會也歸於無有。

在資訊發達的自由世界中,中國要封鎖一切資訊變得不可能,此所以國內消息時有洩漏。今天我們問的不是中國有沒有政治犯,而是到底數量有多少。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為起草「零八憲章」被捕,其後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囚11年,最後病死獄中。八九民運人士李旺陽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而判入獄13年,再於2001年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多判10年,最終於2012年在獄中「被自殺」。至於2015年7月9日「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被拘禁受查的近300人,較為人熟悉的有王全璋,被捕後杳無音訊4年有多,最後於2019年判囚至今。要再數的話,天安門母親、因毒奶粉而成立的「結石寶寶之家」發起人趙連海、因舉牌要求習近平下台遭拘捕入獄的王美余「被死亡」等,這只是媒體報導而較為人熟悉的個案,可以想像因言入罪者肯定大有人在。

至於新疆的情況就更加不堪,數以十萬計的維吾爾族人被拘押在美其名為「再教育營」的監獄,裏面可以找到不同的刑具。據外電報導,中共政府為了不讓新疆脫離中國管治,於是索性將維吾爾族的文化宗教及語言連根拔起,男的統統被看成恐怖份子拘禁,女的被隔離,小孩子則由國家照顧,自小開始學習漢語,使其忘掉自身母語的維吾爾語。無數家庭一夕之間分崩離析,難怪逃出中共的維吾爾人指控,中共在新疆進行的是一場滅族的罪行。

「政治犯」一詞早已被其它詞彙偷龍轉鳯,因此中國沒有政治犯,大使是這樣認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