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儘管才提前3天通知,儘管警方故意製造恐怖氣氛,造成人數與預期有落差。但是12月8日,仍然有多達80萬人上街,參與民陣在國際人權日發起的大遊行。剛剛當選支聯會主席的李卓人對美國之音表示,受中共控制的冷血港府至今不回應「五大訴求」,促成了和理非與勇武派相互配合,強化了港人抗爭的力度。

當天,監視遊行隊伍的直升機在天空中徘徊,螺旋槳一刻不停的在響,但是比不上香港人發出的口號聲音:「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12月9日,香港人的街頭抗爭剛好滿6個月。從6月初夏走到12月寒冬,香港人的抗爭發生了質的變化,從「反送中」演變成了驅逐共黨的「反極權」自由民主抗爭。半年來,越來越多的港人認清中共本質。

我們12月10日就來梳理一下這場仍在進行中的反送中民主運動,看看香港人是如何從初夏走到寒冬,並帶動整個世界的。我們今天先說第一部份:標誌性事件和香港警察暴力。

一、標誌性事件

已經長達半年的反送中運動,中間有幾個大的拐點,或者說標誌性事件。比如幾次大的遊行、幾次最黑暗的日子等等。

1. 百萬大遊行

6月9日,民陣舉行了第三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這次遊行,103萬香港市民身穿白衣,從維園一路行進到政府總部。

浩浩湯湯的遊行場面,令整個世界為之側目。但是對發生在眼前的大事件,林鄭這個傀儡政府卻視而不見,仍在當晚冷血宣佈「如期二讀」。

2019年6月9日民陣已拉起反送中的向天巨型橫幅,帶頭的議員和各界人士高喊中英文口號:「反送中,撤惡法,反對修訂引渡條例,林鄭月娥下台,鄭若驊,李家超下台。」(林怡/大紀元)
2019年6月9日民陣已拉起反送中的向天巨型橫幅,帶頭的議員和各界人士高喊中英文口號:「反送中,撤惡法,反對修訂引渡條例,林鄭月娥下台,鄭若驊,李家超下台。」(林怡/大紀元)

百萬香港市民2019年6月9日上街遊行,抗議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宋碧龍/大紀元)
百萬香港市民2019年6月9日上街遊行,抗議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宋碧龍/大紀元)

6月12日是立法會「二讀」的日子。一大早,大批香港市民佔領了立法會附近的道路。人群越聚越多,並與警方形成對峙,但終於迫使立法會暫停了「二讀」。

6月16日的遊行,參與者有香港總人口的1/4,創下了史上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200萬香港市民身穿黑衣走上街頭,逼爆了幾條主要幹道 。人群中,經常看到推著嬰兒車的年輕父母,也可以看到坐著輪椅、行動不便的市民。

2019年6月16日,200萬港人走街頭,反對「送中條例」並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蔡雯文/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200萬港人走街頭,反對「送中條例」並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蔡雯文/大紀元)

7月1日,民陣再次發起遊行。55萬人冒著酷暑高溫,走上街頭向港府傳達民意。這次遊行創下了香港主權移交後歷年「七一大遊行」的人數之最。大學剛畢業的陳先生和女友表示,「如果不走出來,未來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七一大遊行之後,民陣希望香港18個區「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8月18日,在遊行申請被拒絕後,警方允許在維園集會。在僅能容納10萬人的維多利亞公園,民陣再次創下壯舉,成功組織了170萬人冒雨「流水式集會」。人們從一面魚貫而入,停留15分鐘後從另一側疏散。沒有警察的情況下 ,整個過程平靜有序。

2019年8月18日,港人在維多利亞公園發起「流水式集會」,至少170萬香港市民參加。 (孫青天/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港人在維多利亞公園發起「流水式集會」,至少170萬香港市民參加。 (孫青天/大紀元)

24歲的喬納森表示,「天熱得要命,而且下著雨。出來參加遊行就是折磨。但是我們必須來這兒,因為別無選擇」。8.18集會是那個階段極為罕見的一個「無(催淚)煙周末」。

12月8日,80萬香港人再次上街遊行。 4個多月來,警方首次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讓很多人有一種「久違」的感覺。天黑之後,人潮開啟了手機燈光,形成了一片光的汪洋。

 2019年12月8日,香港80萬人遊行,奇觀重現。(新唐人合成)
2019年12月8日,香港80萬人遊行,奇觀重現。(新唐人合成)

12月8日,香港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集會大遊行。遊行隊伍在灣仔軒尼詩道警署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12月8日,香港民陣發起「國際人權日」集會大遊行。遊行隊伍在灣仔軒尼詩道警署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一位身穿黑衣的瘦小女大學生告訴美國之音,當天是男友的生日,在抗爭前線過生日別具意義。她和男友的遺囑就在背囊裏,她們「把每一次出來都當成是最後一次出來的」。

2. 7.21不見人,8.31打死人

7月21日是香港黑暗的一天。部份遊行結束回家的抗議民眾行至元朗西鐵站,遭到大批白衣人襲擊。這些人手持木棍、籐條、鐵管等武器,追打市民、記者,幾十人被打得頭破血流,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也沒能倖免。

一夜之間 ,元朗西鐵站成了人間煉獄。警方接警39分鐘後才趕到現場,而元朗八鄉指揮官李漢民卻被拍到與白衣人拍肩,被嚴重質疑「警黑勾結」。另外當晚,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也與白衣人握手合照,並挑大拇指稱其為「英雄」。

2019年7月21日,元朗數百名身穿白衣的黑幫分子,對民眾進行無差別的暴力襲擊,怵目驚心。(影片截圖)
2019年7月21日,元朗數百名身穿白衣的黑幫分子,對民眾進行無差別的暴力襲擊,怵目驚心。(影片截圖)

8月31日,是又一個非常黑暗的日子。民陣原計劃在中共人大釋法5周年的日子發起遊行,但遭到了警方拒絕,香港多個區都發生了警民衝突。

當晚,防暴警察封鎖了地鐵太子站的進出口。速龍小隊衝入月台和車廂,用警棍無差別毆打抗爭者和市民,並拘捕很多人。幾名被攻擊的市民舉雙手跪在車廂地上痛哭求饒,卻遭到警方胡椒噴霧襲擊。

親歷者阿輝介紹,「那幫暴徒(警察)衝進月台、車廂,見到穿黑衣服的就打,幾個人被打倒在地動不了了」。

另一名親歷的急救員阿謙也說,8.31的恐怖遠超7.21。警察對車廂不斷呼喝「曱由(蟑螂)出來!」車內乘客十分驚慌,用雨傘保護自己。但警察揭開傘,用警棍和胡椒噴霧攻擊他們。

很快有人被打破頭,阿謙先後處理了3名頭部受傷的年輕人,都是傷在後腦位。止血時間比一般長,要15-20分鐘。「傷口不是瘀腫,而是爆開,可以看到真皮」。

當晚的一段影片顯示,四五名警察圍堵一名年輕人,用警棍猛打他的頭部。《蘋果日報》的影片顯示,這名年輕人被打後,警察將他摁倒在地,還有一名警察用手掐住他的喉嚨部位。這名年輕人最初還有所抵抗,但之後就看不到抵抗了,他半張著嘴,眼神呆滯,身體沒有了反應。

8.31事件後,有多名港人表示,他們的親人或朋友那天之後就「不知所蹤」了。有醫院護士匿名透露,警察當晚打死了多人。

8月31日晚,警方速龍小隊衝入太子站月台及車廂無差別毆打乘客,有乘客求饒,警察仍繼續用警棍暴打及噴胡椒噴霧。(大紀元及推特截圖)
8月31日晚,警方速龍小隊衝入太子站月台及車廂無差別毆打乘客,有乘客求饒,警察仍繼續用警棍暴打及噴胡椒噴霧。(大紀元及推特截圖)

3. 攻打大學

11月11日,港警瘋狂攻擊香港中文大學。連續兩天,在中大二號橋位置,雙方發生了激戰。警方發射了70多枚催淚彈,還有橡膠彈和海綿彈,學生以汽油彈和磚頭回擊。

12日下午,抗爭者退守到運動場,警察使用了更多的催淚彈。而學生們為了阻擋警察,設置了多重路障,並且焚燒雜物。

中大校長段崇智下午5點多希望與警方談判,但是警方不願談判。並在段崇智沒離開時,再次發射催淚彈。僅這一下午,警方就發射了1000多枚催淚彈,並出動了水炮車攻擊,慘烈程度堪比六四。

2019年11月11日,香港民間發起全港三罷的「黎明行動」。香港中文大學學生高呼「中大是我家」,學生扔燃燒彈阻止警察進入校園,警察向學生發射催淚彈並拘捕學生,現場恍如戰場。(余鋼/大紀元)
2019年11月11日,香港民間發起全港三罷的「黎明行動」。香港中文大學學生高呼「中大是我家」,學生扔燃燒彈阻止警察進入校園,警察向學生發射催淚彈並拘捕學生,現場恍如戰場。(余鋼/大紀元)

11月17日,警方開始圍攻理工大學。500米範圍內完全戒嚴,將幾千人團團圍困。警方不僅再次上演了中大一幕,還出動了可以使人失去方向感的遠程聲波設備。有照片顯示,有警察還曾向抗爭者舉起了AR-15實彈步槍。

幾百名抗爭者在18日試圖突圍撤離,均遭到警察催淚彈和橡膠子彈阻截,沒能成功。有大批身穿反光衣的義務醫護人員和急救員離開時被捕,自稱記者的3人也被拘捕。所有人都被雙手反鎖,如同戰犯。警方稱校內所有人都將以暴動罪被捕。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被防暴警察用催淚彈攻擊,有人想要嘗試離開校園,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被防暴警察用催淚彈攻擊,有人想要嘗試離開校園,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在長達13天的「鐵桶圍城」下,受困的抗爭者不得不以游繩、爬下水道等方式逃生,但仍有1300多人被抓。

二、警暴令人髮指

這場大規模的抗爭中,港警扮演了極不光彩、令人可恥的角色。從始至終,一直伴隨著濫權濫捕和殘忍暴力。面對港府的冷血、港警的凶殘,香港人從當初的希望變成了失望,又從失望變得絕望。

1. 第一位反送中離世者

6月12日包圍立法會行動,警方不僅發射了240枚催淚彈、3發布袋彈和19發橡膠子彈,而且林鄭和警方還定性為「暴動」,稱抗爭者是「暴徒」。

6月15日,身穿黃色雨衣的梁凌傑在太古廣場高處站立了五個小時,墜樓了,成了反送中第一位離世的抗爭者。35歲,正是人生的黃金年齡。誰能知道他有過甚麼樣的心理掙扎呢?

梁凌傑2019年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反送中」期間不幸墜樓身亡。(鍾祖康提供)
梁凌傑2019年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反送中」期間不幸墜樓身亡。(鍾祖康提供)

梁凌傑的離世,並沒有喚醒港府和港警,警察暴力反倒越來越嚴重了。只要有民眾集會、遊行,就有警察的催淚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而且發射角度越來越低。

2. 爆眼少女

8月11日,在尖沙咀警署外,警察在清場中大量發射催淚彈和布袋彈。有警察瞄準一名少女的頭部,平角度發射布袋彈,擊穿女子的護目鏡後,打爆了她的右眼,造成永久失明和毀容。這名女子被香港人稱為「爆眼少女」,此後一段時間,「黑警還眼」成了人們的口號之一。

2019年8月29日,香港民間記者會公開「爆眼少女」首度開腔的影片。(民間記者會影片截圖)
2019年8月29日,香港民間記者會公開「爆眼少女」首度開腔的影片。(民間記者會影片截圖)

2019年8月11日反送中尖沙咀現場,一名女子遭警方布袋彈射穿眼罩、擊中右眼球及鼻樑骨,當場血流如注。報道指她現時傷勢嚴重,右眼球爆裂,視力或永久受損。(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1日反送中尖沙咀現場,一名女子遭警方布袋彈射穿眼罩、擊中右眼球及鼻樑骨,當場血流如注。報道指她現時傷勢嚴重,右眼球爆裂,視力或永久受損。(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被打爆眼睛的,還有印尼女記者英達(Veby Mega Indah)。她在9月29日採訪中,被警方發射橡膠子彈擊中右眼,造成了永久失明。

還有拔萃女書院教師楊子俊,在6月12日的警民衝突中,被警察射傷右眼失明。

3. 陳彥霖事件

9月22日,15歲女孩陳彥霖被發現全裸浮屍。警方稱「投海自盡」並迅速火化。陳彥霖生前是游泳健將 ,曾在自由泳比賽中獲獎。擅長游泳的女孩,怎麼可能全裸溺水而亡呢?

火化遺體第二天,10月11日,警方否認陳彥霖曾被性侵。16日又公佈了一段「監控影片」,聲稱陳彥霖是「自行脫鞋後投海」。但人們發現 ,影片後半段出現的「陳彥霖」,並非是她本人,而是「替身」。

2019年10月17日,陳彥霖生前借讀的知專設計學院內的各種紀念畫面。(駱亞/大紀元)
2019年10月17日,陳彥霖生前借讀的知專設計學院內的各種紀念畫面。(駱亞/大紀元)

有多名專業化妝師認真分析比對指出,假陳彥霖的眉骨、眉上肌肉、眼袋、鼻骨和髮際線等多個地方都與陳彥霖明顯不同。

這宗事件,震驚了國際社會。但陳彥霖並不是唯一的。她身前身後,出現了大量警方稱「自殺、無可疑」的案例。

4. 被自殺

9月7日,一家親共媒體報道了理工大學一起墜樓事件,說31歲鍾姓男子墜樓身亡。警方沒有發現遺書,但死者身上有教育學院的學生證和身份證。教育學院的學生為何要到理大去自殺呢?

9月9日,這家媒體7點38分報道,7點15分有人發現一名男子在荃灣自縊身亡。8點20分又更新報道,稱警方發現遺書。從發現屍體到報道,中間只有23分鐘,這麼短的時間內發出報道,你會相信這是正常的嗎?

9月14日,一名41歲外籍女子在交加街18號墜樓,全裸的屍體被砍成兩截。

9月19日,一名青年在藍田平真樓墜下。目擊者發現,屍體沒有血,現場也沒有血跡,屍體已經發黑。

9月24日,荃灣海邊發現男性浮屍。照片顯示屍體穿黑衣、黑褲、黑鞋,滲出大量血水。眼部有瘀傷,嘴被膠紙封著,但屍體沒有浮屍應有的水腫現象。

10月8日,海怡半島海面發現一具女性浮屍,黑衣黑鞋,警方稱沒有可疑,列為溺水身亡。

10月10日,一名男子在沙田顯貴樓墜下,一隻腳掌飛脫,警方稱事件「無可疑」。但目擊者發現,屍體幾乎沒有血跡,而且僵硬,已經發白。墜地時是頭部著地,但是卻沒有腦漿噴出。

這只是其中的一部份案例,而在這之外,警察的性暴力也同樣令人髮指。

5. 性暴力

10月10日,中大女生吳傲雪在和校長段崇智對話中 ,摘下口罩,以真實面孔訴說了她和手足所經歷的 一切。她哭訴「警察要我們去哪裏就去哪裏,入黑房就入黑房、脫衣服就脫衣服」。

她指控在新屋嶺那裏,搜身室全是黑的,不只一個人遭受警方的性暴力。「其他被捕人士曾經遭受不只一名警員、不分性別的性侵及性虐待」。

10月10日晚,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學生及校友公開會面。曾被捕的中大女生吳傲雪(Sonia)控訴自己在葵涌警署曾遭遇性暴力。(影片截圖)
10月10日晚,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學生及校友公開會面。曾被捕的中大女生吳傲雪(Sonia)控訴自己在葵涌警署曾遭遇性暴力。(影片截圖)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12月9日公佈,反送中運動期間,有67人曾遭遇性暴力,施暴者主要是警方和執法人員。她們經過網絡問卷調查,在回覆問卷中,58名女性、9名男性都證實曾遭遇性暴力,其中有3人在威脅下被迫性交。而這些很可能是不完全統計數字。

6. 實彈傷人和騎車撞人

10月1日,警察第一次開了實彈槍,射穿了中五學生曾志健的肺部。醫生透露,子彈距離心臟只有3釐米。

11月11日,交警關家榮連開三槍,擊中21歲周伯均。導致他的右肝、右腎部份被切除,才保住性命。

2019年11月11日早上,在西灣河一路口,港警朝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影片截圖)
2019年11月11日早上,在西灣河一路口,港警朝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影片截圖)

同一天,一名交警騎重型電單車三度衝撞示威人群。

10月6日 ,一名年約60的出租司機鄭某,在長沙灣道和欽州街交口處,故意駕車撞向遊行人群,多人被撞倒。其中一名23歲女子雙腳被撞斷,可能會終生殘廢。

11月4日,警方在將軍澳發射催淚彈清場,造成科大學生周梓樂從停車場墜樓,頭部遭受重創。11月8日,周梓樂最終不治。

警方瘋狂發射近三萬彈藥

半年當中,900多場示威、遊行、集會,只有極少的幾次沒有遭到警方瘋狂鎮壓。保安局長李家超11月27日承認,警方19次開實彈槍,使用了大約1.6萬枚催淚彈,近1萬發橡膠子彈,布袋彈近2000枚,海綿彈1900枚。在拘捕的近6000人中,最大的83歲,最小的只有11歲。

2019年9月29日,「9.29全球抗共」遊行活動。港警在金鐘狂抓捕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9月29日,「9.29全球抗共」遊行活動。港警在金鐘狂抓捕抗爭者。(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港共和港警欠下的一筆筆血債罄竹難書,香港人前行的每一步都異常艱難。11日,我們會繼續說香港人的抗議升級和港府背後的中共因素,以及香港人自勵向前、贏得世界的尊重和支持。請您繼續關注。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