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12月15日越來越近,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沒有明顯的簽署跡象。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最近表示,如果沒有協議,針對1,56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的15%關稅,將在12月15日如期實施。

  特朗普則表示,協議沒有最後期限,可以等2020美國大選之後,言外之意,他不怕北京繼續拖延。特朗普也表示,他只想要好的協議,不想談條件,換句話說,不要指望他同意取消關稅。

新關稅可能不只1,560億美元的15%

 如果12月15日之前沒有協議,美國新一輪關稅實施,應該沒有懸念。那樣,總價值超過5,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就全部被納入了美國的加徵關稅計劃。

其中,2,500億美元商品,已經加徵25%的關稅;另外1,120億美元商品,已經加徵15%的關稅,剩餘約1,560億美元商品的15%關稅,已經箭在弦上。

外界大多預測,12月15日之前,不再可能有協議,新一輪關稅,看來勢在必行。不僅如此,特朗普在10月份,曾經推遲了2,500億美元商品25%關稅增加到30%的計劃,意在推動第一階段協議在11月簽署。如果沒有協議,特朗普會不會再拾起這個推遲的計劃呢?

決定權完全在特朗普,就看他怎麼評估目前談判的走向和進展。如果特朗普覺得,仍然有希望簽訂協議,他可能會繼續暫緩25%關稅增加到30%的計劃,但依他的做法,絕不會輕易的擱置,這是他手中重要的談判籌碼。

當然,也有另一種可能。12月15日,1,560億美元商品15%關稅如期實施後,北京政權很可能再次氣急敗壞,也可能再次宣佈針鋒相對的報復措施。特朗普自然不會示弱,馬上就會把2,500億美元商品25%關稅增加到30%,甚至加碼。這種局面,可能性不大,北京政權在以往的交鋒中,已經深知厲害,應該不敢再報復,但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如果北京內鬥加劇,當權者有可能被迫做出報復的姿態,避免背上「賣國」的罵名。

達成協議的奇蹟可能發生嗎?

   12月15日正在迫近,雙方並未宣稱談判破裂,特朗普也說談判進展順利。那麼,可能有簽訂協議的奇蹟出現嗎?

理論上,仍然是可能的。也許今天,特朗普就宣佈,他將和習近平馬上會面,正式簽訂第一階段協議,12月15日的新一輪關稅暫停實施。這倒符合特朗普的作風。

但在實際操作上,基本沒有可能。兩國元首的會面,這麼短的時間內,很難安排成行,這是常識。

此外,協議的文本,估計並未徹底完成。10月11日,劉鶴一行離開華盛頓後,雙方的談判代表團,在過去的近2個多月裏,只是通電話,再沒有見面,這不是談判接近達成一致的節奏。劉鶴邀請了美國談判代表去北京談判,但始終未能成行,這至少說明,雙方在協議文本上,還有差距,直接見面、逐字驗證、最後敲定的階段,還沒到。

也有一種可能,絕大多數的協議文本,已經達成一致,但在少數關鍵點上,雙方都不肯讓步。比如,美方要求落實400~500億農產品購買的時間表,北京卻一再推脫,說按需購買,難以確定。

再比如,中方堅持,12月15日的關稅要免除,原來的關稅,也要部份解除,這超越了美方的底線,不可能讓步。過去1年多裏,中共多次出爾反爾,不講信用。美方堅信,保持現有關稅,才能監督協議的執行,至少把北京留在談判桌上。

類似的難點,可能導致了協議的僵局,無法突破。特朗普才會說,他不想談條件,沒有條件可談。

真會拖到大選之後嗎? 

 如果12月15日前,奇蹟沒有發生,新一輪關稅如期實施,北京也不報復,談判繼續,會一直談到2020年美國大選之後嗎?

會不會拖到大選之後,很難判斷,但完全可能。如果談判中的幾個難點,始終不能談攏,協議還會難產。

北京本來就想拖,即使簽了協議,北京真能保護知識產權?結構調整?取消補貼?應該沒有多少人相信。北京最想要的,就是取消大部份關稅,至少遲緩這些關稅。如果簽了協議,美國關稅就會減免,北京馬上就會簽協議,甚至甚麼都可以先答應,執行時再玩遊戲罷了。

高關稅效應明顯,11月份,中國對美國出口,再跌23%,如果12月15日新關稅再來,數字還會再跌。美國對全部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後,瞄準美國市場的供應鏈,都會搬離中國,包括中國國內的企業。關稅不取消,協議對北京來說,毫無意義。

美國為監督協議的執行,卻不會放棄關稅,否則就失去了監督的工具,也失去了繼續談判的籌碼。中國進口商品數量在減少,美國政府也得到關稅收入,供應鏈大規模遷出中國後,中美貿易失衡會逐漸改善,特朗普的初步目標已經達到,當然需要一個更好的協議。

不僅如此,目前的中美關係,持續遇冷。特朗普簽署《香港民主法案》後,北京宣佈了報復措施,包括拒絕美國軍艦停靠香港。美國也正在高調勸服盟友,拒絕華為參與5G。下一步,特朗普的科技戰,還可能繼續加碼,金融戰顯然也在醞釀。

這樣的中美關係背景下,指望中美貿易協議的簽署,似乎不合時宜。避免貿易戰、簽約和解的黃金時機,早就被北京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