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隱隱地感覺這小徑源自何方,但我卻無法知道小徑會通向哪裏。

也就是說,在我去看夕陽的歲月裏,我只能走上它短短的一段,但我從沒有產生過單調的、重複的感覺。我只是熟悉,熟悉這蜿蜒如初的、好像源於艱難日子裏的小徑,就彷彿與我往昔的甜蜜和酸楚重新會面……

曾經努力過,追求著純潔時,許多人都說,美麗離我不遠了。

可是,為甚麼總有這樣的錯誤,當我盡力地靠近美麗時,純潔卻又恍然無蹤?

曾經傻得那麼可愛,把足以令人感動得熱淚盈眶的夢想,都一股腦兒毫不懷疑地寄託到未來偶像的身上,祈望它們奇蹟般地次第盛開在未來歲月的長河裏……

畢竟,真的生活不是這樣。會織夢的男孩也是一個能碎夢的好手。我就是這類人。

何必耿耿於懷。創傷有時也是美麗的。痴迷了的你,總會因那創傷而給你幻化出一個意境。那意境好不誘惑、好不使你驚訝,當你欲輕輕擁抱,又隱隱覺得那裏有一層不太敢相信的距離。這樣,你也不肯輕易揮手作別,只有望著彷彿嵌遍情人明眸的星穹,拋灑深沉悠遠的一笑:保持——距——離——美。

親愛的朋友啊!在你少年漂泊的夢鄉裏,也許你一直編織著早應該屬於你我獨飲的一剎……是的,我們不曾眼睛望著眼睛,在月影迷昏、花香淡雅的星夜之側,彼此拉著微微顫抖的手,就像按捺著年輕如薔薇的激動,低低地說:「我倆永不相忘‥‥‥」

不是遺憾,也不是錯過,因為我們青春的旋律裏,並不是特別地需要那一個或幾個可有可無的音符。

我總隱約覺得我們共同擁有的一個個普通的夜晚,就是所有因年輕而憂傷的歲月裏,最令人怦然心動的回憶。你說,難道這會因搖頭而湮滅嗎?

燈影闌珊處或許還有美夢未泯,而我劃破夜之靈魂的深刻痛苦思索,才是真正揭示夜之面紗的閃電巨手……

慕蓉女士快慰地說:「青春是無怨的。」她所擁有的是怎樣的一種青春啊!懷著一種知恩並且感激的赤子情懷,便是傷感的時光也如一杯醺然又芬芳的美酒,可嚐、可飲、可醉,在她那生花的妙筆下。

只能說,我佩服她的文學才華。但我不羨慕她,不羨慕她得到如此醇美的寵愛和縱容,不羨慕命運給她安排了這樣多的幸運。

到底,席慕蓉的青春屬過去式了。

儘管,經歷不同、環境不同、面對的現實不同,就是性別也不同……這麼多的差別,也不能夠使我不說:「那樣一種無怨的青春,我不是不能達到。」

就因為我年輕,就因為我屬於這激揚的大時代啊!

我多欣喜:小小的我,心中有幾多潛在的激情,有幾多成長痕跡,常常令我望月感嘆,繼而生出幾多透明的希翼。我知道,今生,我無法秉持一種「往事不記,往事不理」的姿態,可是,仍有幾多幸福的思念和盼望,如那高聳入雲的銀杉,驅使我心佇立在冰清玉潔的雪地間,無聲地進行坦誠的心靈對話,默默地為這高峻莊嚴的形象淨化,靜靜地任我的靈魂流下歡喜的淚水……

哦!我怎麼能夠寫得出來,我怎麼能夠去比較,我怎樣才能唱出心中的感謝呢?

那正親切含笑期待我的青春呵!

暝色漸濃,夜的帷幕在天際徐徐拉開。田野裏一陣又一陣的昆蟲演奏,熱烈地掠過耳畔,無不驕傲地展示著季節的豐富和大度。

這個時刻,我何不瀟灑地揚揚頭,何不輕鬆地、輕快地告別芳草斜陽下的夢幻,至少,我相信自己的灑脫,至少——

夕陽冰鎮下的黃昏,覓不著我的懺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