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警務處新任處長鄧炳強到北京,拜訪了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等。據鄧炳強講,中共對香港警方工作給予肯定,表示將「全力支持」他繼續「止暴制亂」;他也一再表決心將全力以赴。

一些評論認為,鄧炳強獲得公安部和中央政法委力挺,表明中共如何看重他,將如何如何。

我認為,這些只是表象。中共只是暫時需要鄧炳強為它賣命而已。香港局勢在變,國際局勢在變,中共內部在變。當這個變化達到一個臨界點時,就是中共「卸磨殺驢」時。在香港警隊,中共「卸磨殺驢」的第一人,可能就是鄧炳強。

香港在變,最重要的表現是11月25日揭曉的區議會選舉。這次區議會選舉對香港未來局勢的發展意義重大,因為它實際上是對此前中共鎮壓反送中運動的否定。港府錯判形勢,中聯辦錯判形勢,港澳辦錯判形勢,消息傳到中南海,中共最高層大為震驚。層層假消息,層層搞欺騙,最後,自己把自己騙了,在全世界丟臉。這件事完了嗎?沒完。

香港在變,另一個極重要的事是中共特工王立強在澳洲投誠。此事在中南海引發的衝擊波,可能比香港區議會選舉還大。據王立強講,他的老闆向心是中共高級特工。向心在香港的兩家上市公司——中國創新和中國趨勢,表面上是一般的中資公司,實際上是隸屬「總參」(現為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的間諜指揮所。散佈在香港各處的特工收集的情報,要匯總到向心那裏,再由他報告中央;散佈世界各地、屬於這個系統的特工獲取的情報,也要匯總到向心那裏,再由他報告中央。王立強投誠,向心夫婦在台灣被扣查,中共在香港的重要間諜樞紐被破壞,這將涉及一大批人,中共肯定會對香港的特工大換血。

國際局勢在變,突出表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及其後效應。這個法案的初步效應已經顯示出來了。香港知名作家陶傑爆料,一名親共的香港富商,乘私人飛機抵達美國後,被請到一個房間談話,3小時後被告知,不得入境美國,須原機返回。

此案嚇壞香港的一幫建制派。例如,實政圓桌議員田北辰向電台表示,該法案一通過,他的許多香港富商朋友都感到非常不安,包括他自己也不敢去美國了,因為害怕他的全國人大代表身份會讓美國制裁他。香港親共媒體《大公報》、《文匯報》等的記者已被美國限制簽證。

12月1日,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俞懷松發推文,公佈來自「外洩制裁名單」中的6名香港官員: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律政司長鄭若驊、保安局長李家超、前警務處長盧偉聰、現任警務處長鄧炳強、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

繼美國之後,英國、荷蘭、加拿大、澳洲、日本、南韓、意大利等都準備出台類似法案,對侵犯人權的港府官員和中共官員實施制裁。

中共內部也在變。香港區議會選舉、王立強叛逃、向心夫婦被台灣扣查、有關新疆的400多頁秘密文件外洩、台灣大選或與中共意願相反、中央黨校副校長稱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並不意味現任國家主席只要願意就可終身執政、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祚松「炮轟」中共經濟政策、中國經濟面臨崩盤、中美貿易協議仍懸空、華為251事件持續發酵、英國駐港領事館僱員鄭文傑在深圳「被酷刑」、中共腐敗分子繼續貪腐、廣東茂名港式抗爭事件、地方諸侯不買中央的帳等,都將加速中共四分五裂。

所有這些變化,最後都會在香港未來局勢發展中反映出來。

反送中運動6個月來,港警狂射16000多枚催淚彈,抓捕近6000人,近距離開槍殺人,往死裏打人,打瞎記者眼睛,開電單車撞人,開巴士撞人,放縱黑心司機撞人,放縱黑社會打人,「被強姦」、「被輪姦」、「被跳樓」、「被上吊」、「被浮屍」、「被失蹤」、「被自殺」等駭人聽聞慘劇頻傳,這些令香港人刻骨銘心的事,不是中央政法委一句「肯定」就可一筆勾銷的。

香港警隊中的黑警暴行,已成為香港「暴亂」的最大禍患,千夫所指、萬民痛罵、全球共憤。相關錄音、錄相、文字全都記錄在案。

網上有一個影片《香港警察16項國際罪行》(已由中文翻譯成22種外語)。這16項罪行是:(1)生態災難——發射10000枚催淚彈,將二惡英釋放到88%的香港地區;(2)對抗爭者過度暴力;(3)未經允許進入私人住宅、醫院、購物中心;(4)冒犯宗教崇拜的尊嚴;(5)攻擊大學;(6)任意逮捕公民、記者、急救人員;(7)向被捕後的抗爭者栽贓嫁禍;(8)冒充抗議者以欺騙公眾;(9)使用武器時不遵守安全準則;(10)阻止救護車、急救員,以延遲搶救和適當醫療;(11)「三合會」黑幫襲擊公民,警察拒絕干預;(12)無故襲擊消防員、急救人員、記者、社工、公民;(13)警犬沒有危險的氣體保護裝置,在危險條件下工作;(14)遮蓋或遮掩臉部而未正確顯示編號、徽章或工作證;(15)在集中營對被捕抗議者施加酷刑和性虐待;(16)謀殺或強姦抗議者。這個影片只是眾多記錄中的一個。

所有這些警暴,香港人盯著,美國人盯著,英國人盯著,加拿大人盯著,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都盯著。

接下來,很可能還會有類似王立強這樣轟動世界、讓中共膽戰心驚的爆炸性事件發生,被中共稱為「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將從四面八方撲向中共,這是不依任何個人主觀意志為轉移的歷史大勢。一旦國際國內的壓力達到「爆表」時,中共的拿手好戲,就是卸磨殺驢。

中共當政70年,這樣的事幹得太多了。中共第一任公安部長、對毛澤東忠心耿耿的羅瑞卿,最後被逼到跳樓自殺,摔成重傷,還被裝到蘿框裏抬去批鬥;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徐子榮,被當成「叛徒」、「特務 」,活活整死,遺體被當著「無名屍體」火化;第三任公安部長李震,被吊死在地下室暖氣管道上,由於管道太低,死時雙膝跪地,最後被認定「畏罪自殺」無疑。

中共上海市第一任公安局長李士英,文革中被關押7年;第二任公安局長揚帆,被關押長達25年;第三任公安局長許建國,文革中被關押7年;第四任公安局長黃赤波,文革中被關押8年;第五任公安局長王維國,1971年被關押,後被判刑14年。

負責修建秦城監獄的公安部副部長楊奇清,被關秦城監獄5年;負責修建秦城監獄的北京市公安局長馮基平,被關秦城監獄9年;文革中害人無數的原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被免職後,自知罪孽深重,自殺身亡。

12月5日,就在鄧炳強進京「拜訪」之際,親中共的香港民建聯主席李慧瓊,公開批港府管治團隊「無意識、無機制、無方案、無行動」,點名批評政務司長張建宗、保安局長李家超、律政司長鄭若驊、教育局長楊潤雄、環境局長黃錦星等,沒想辦法「止暴制亂」,而是完全依靠警察。港媒分析李慧瓊的講話,是得到中共授意的。在北京,中共高官一個接一個見鄧炳強;在香港,中共卻借李慧瓊之口對鄧的上司,責罵有加。這表明中共對港府班子已非常不滿。

從6月12日起,對香港警暴追責之聲一直不斷,從香港各界到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呼聲此起彼伏。但是,香港4個警察協會堅決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一直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最近,香港警務處長鄧炳強也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為甚麼?只有一種合理解釋:壞事做得太多了。

至11月21日,網民請求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院,調查香港警察所犯3項大罪——侵略罪、戰爭罪和反人類罪的聯署。人數已超過56萬,聯署人數還在增加。這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

12月7日,香港舉辦紀念「國際人權日」大遊行,80萬人參加,反警暴是最重要的內容之一。

香港警暴問題一日不解決,對黑警追責之聲一日不會停息。

如果鄧炳強不能迷途知返,很可能成為中共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