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距離12月15日這個關稅大限越來越近之際,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沒有臆想的最後期限」。是否對156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將由美國總統特朗普做出最終決定。

中共商務部部長助理仁宏斌12月9日表示,希望儘快同美方達成一項協議。這是中方第一次公開說得這麼明確。

中共海關總署8日公佈數據顯示,11月出口連續第4個月負增長,按年下跌了1.1%。貿易順差387.5億美元,按年收窄了7.5%。關稅大戰已經對中國外貿形成了很大的衝擊。

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是直觀表現,而由經貿衝突引發的更深層次摩擦,更讓中共難受。多方觀點認為,美中之間的新冷戰已經開始了,中共走進了死胡同。而特朗普很可能在順承天意,扮演著中共垮台的推手角色。

關稅衝擊發酵

市場對中國11月的出口預期是增長0.8%,但是中共海關總署給出的數字,無法令北京振作。如果把今年前11個月的進出口相加在一起,中國進出口的總值是4.14萬億美元。

這個數字與去年相比,已經下跌了2.2%。其中出口是2.26萬億美元,按年下降了0.3%。進口是1.88萬億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5%。

其中與美國的貿易總值是4832.77億美元,按年下降了11.1%,佔中國外貿總值的11.9%。對美國出口是3752.5億,下跌了8.4%。而從美國進口是1.08億美元,下跌了19.5%;對美貿易順差也收窄了3%,只剩下2672億。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認為,中國外貿出口仍顯疲態,這與揮之不去的貿易摩擦陰影有直接的關係。他對路透社表示,未來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仍然會左右對美貿易的規模和增長。

中共智囊學者劉世錦在7日表示,中美貿易戰等內外因素之下,中國經濟情勢牽動廣泛。他在一場有關中國改革的論壇上指出,明年的中國經濟增長率會降到6%以下。

劉世錦和他的團隊近期研究認為,2020年到2025年,中國經濟的潛在增長率基本上都會在6%以下,處於5%—6%之間。他預言,明年第一季之後,中國經濟很可能「再次進入下行通道」。未來一二年內,還有1個百分點左右的回落空間。

而素有「中國第一經濟師」之稱的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則在前不久指出,多重因素將導致明年的中國經濟進入「保四爭五」階段。

這位與巴曙松、方星海、潘功勝等人平起平坐的「經濟師一哥」甚至認為,今後的10年中,如果危機不能化解,中國經濟「保4」都有問題。他說中國經濟增長「會持續尋底」,「跌破5%之前很難停下來」。

12月15日加稅嗎?

高善文所指的「危機」,很可能是眼下正在進行中的貿易戰。打了17個月,仍然看不到盡頭。雖然庫德洛表示,特朗普總統喜歡目前與中方的貿易談判走向,但他也表示,協議還沒有達成,現在是「走一天看一天」。

庫德洛告訴彭博電視,特朗普總統要求北京方面在知識產權、匯率和美國企業進入中國金融服務市場等方面作出讓步,並且要承諾一個具體採購美國農產品的最低規模。他指出,「如果他(總統)對這些會談不滿意……他會毫不猶豫地提高關稅。」

他還同時表示,美中雙方幾乎每天都有通話,但是目前特朗普和習近平「尚無舉行面對面會談或簽字儀式的計劃」。他強調,「這些決定都還沒有做出……我們先談妥條件,然後決定如何、何時、何地簽約。」

經濟學者認為,雖然美中談判在相向而行,但雙方的分歧仍然比較明顯。即使是第一階段的臨時貿易協議,雙方也有兩大分歧。

中方儘管最近語氣變得「柔和」了一些,但要求美方取消關稅的立場並沒有改變。這是美方堅持保留的,原因是北京沒有信譽度,以往的很多承諾都沒有兌現。美國希望用保留的關稅作為執行機制的一部份,迫使北京必須履約。

而美方要求中方2年內採購400—500億美元美國農產品,北京並不願意接受,更不想做出數字承諾,中方表示採購要「符合實際」。

兩大明顯分歧點,雙方將怎麼彌合呢?如果不能化解分歧,沒有談妥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那麼按照庫德洛的說法,特朗普將「毫不猶豫地提高關稅」。

假如美國提升了156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北京會伸著脖子等著挨打嗎?根據以往中共「戰狼式外交」的行為方式,估計北京當局可能會採取一些相應的報復措施。

前不久,中共官媒放風稱,中共將「很快發佈一份不可靠實體清單」,其中包括相關美國實體。假如中共推出所謂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對美國的實體企業進行報復,那將成為新的貿易戰升級爆點。

美中分歧沒有根本解決

其實,就算是雙方暫時忽略一些分歧,勉強簽署了第一階段協議,也不意味著貿易戰就終戰了,不過是暫緩或推遲了一點而已。因為美中雙方根本上的分歧並沒有觸及,雙方談判並沒有進入深水區。

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多次指出,中共的經貿政策中有「七大致命結構性罪惡」,使美國深受其害。如果這些不解決,美中之間的問題就不會得到根本性的解決。

納瓦羅所說的「七大罪惡」,指的是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網絡黑客、低價傾銷、國企補貼、操縱匯率和輸出毒品。

著有《致命中國》一書的納瓦羅,用「罪惡」來形容中共的這些經貿政策問題。足見美方對這些是深惡痛絕的,所以要求北京必須對這些做出改變。

但這對中共來說,卻是最頭疼、也是最恐懼的地方,是中共的「七寸」所在。因為要改變這些結構性問題,就觸動了中共的統治根基。換句話說,只要北京改變現有的經貿政策,失去了經濟支撐的中共馬上就垮台。

中國問題專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認為,北京當局根本不相信會達成一項「全面的協議」。

這位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向《華爾街日報》表示,不僅美中之間「彼此缺乏信任,而且從兩國所處的情況來看,雙方都不是非要達成協議不可」。

龍州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研究部負責人亞瑟·克羅伯(Arthur Kroeber)在一份報告中表示,任何最終協議都不會包含能讓北京改變令美國反感的核心經濟行為的重大舉措,也不會包含削弱美國目前限制本國技術流入中國的持續努力的重大舉措。

貿易紛爭擴展到人權領域

美國限制技術流入中國,主要是因為中共並沒有把高科技用在為民謀求福祉上。中共把通過各種手段得來的高科技,更多地用在了對內鎮壓和對外滲透上,並試圖改變國際普世價值規則,對美國及西方形成了挑戰,這是美國無法接受、不能容忍的,所以美國嚴格限制對中共科技企業的技術和服務出口。

這一點,在華為身上體現得非常明顯。今年5月,美國把華為和它的幾十家子公司列入了「出口管制名單」,限制對它出口零部件。

美國經過調查認定,華為在密切配合著中共,對外國實施網絡黑客盜竊,使美國蒙受了巨大損失。而且它還在國內,替中共監控著14億百姓,是中共手裏一根實實在在打人的棍子。

隨後美國又對海康威視、大華科技、海能達等影視監控企業作出制裁,同樣限制向它們出口技術和服務,也禁止美國聯邦機構使用它們的產品。而這幾家企業,都涉嫌參與了對包括法輪功、維權人士和維族人等在內的國內民眾的鎮壓。

上個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國會兩院以史上最快速度通過,隨後特朗普簽署使其成為法律。

《香港人權法》的推出,不僅使中港兩地官員投鼠忌器,不敢再肆無忌憚地侵害香港人權,還有一點非常值得注意:如果美國國務院的年檢認定,香港的自治和人權狀況不佳,那麼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就會被取消。

中共可以不顧慮中港兩地官員的死活,命令他們推行一些比如「逃犯條例」、「23條」等邪惡的政策,但是北京可能會考慮中國經濟的實際問題。如果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取消了,美國也會限制對香港的技術支持,這將對中國經濟造成很大的衝擊。

以前美國給香港優惠待遇,是認為香港可以繼續實行原來的政治體制,人民享有自由和人權,所以美國同意給香港優待。而中共就利用香港,偷偷地竊取美國限制給它的技術,支撐著國內的科技企業和經濟發展。

以往的美國政府並非不知道這一點,只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中共長臂管轄美國人言論

如果說對法輪功、對香港的鎮壓發生在中國境內,已經讓重視人權自由的美國無法接受,那麼中共對美國人的言論打壓,這種長臂管轄更讓美國火冒三丈。

NBA侯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利(Daryl Morey)僅僅是發了一則推文,表示支持香港的抗議者,中共馬上就暴跳如雷,不僅中國網店下架了火箭隊的球隊商品,而且中共央視還停止轉播比賽,中國企業暫停了與火箭隊的合作。

在中共的打壓下,莫雷刪除了那則推文,並且做了道歉。NBA稱莫雷的評論「不恰當」,湖人隊明星詹姆斯(LeBron James)說莫雷「被誤導了」。

這件事反映出,中共利用14億人口這個龐大市場,以此作為誘餌,嚴重影響著美國民眾的言論自由,對美國的言論進行著審查。

這引起了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強烈反對,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在推文中指責NBA,為了取悅中共政府,「把莫雷推下了車,太噁心了」。

就連競選總統的民主黨候選人、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也開始呼籲對北京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新冷戰開始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顯示,對中國(中共)持負面看法的美國人,比例在大幅上升,從2018年的47%躍升到今年的60%。

這些壓力,讓美國政府難以放鬆對中國施加的諸多限制。《華爾街日報》表示,從更嚴格的出口管制,到把中共科技領軍企業列入黑名單,這是「比關稅更大的障礙」,美中分歧「正在不斷擴大」。貿易戰已經演變成了一場「範圍更廣、層次更深的意識形態衝突」,兩大經濟體越來越「接近一場新冷戰」。

但是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米爾班克家族高級研究員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則更明確地表示,美中新冷戰「已經開始了」。

這位15本書的作者在《紐約時報》撰文表示,美中從貿易逆差和知識產權盜竊問題的爭論不休,已經迅速演變成了一系列其它方面的衝突。並且已經捲入了一場科技戰和一場意識形態對抗,雙方「共生經濟」的夥伴關係已經不復存在,「第二次冷戰已經開始」。

弗格森表示,明年不太可能爆發第二次韓戰,但是這場新冷戰會「變得更冷」。他不認為美中冷戰可以通過達成貿易協議解凍,「冷戰不是想停就停的事情」。他指出,新冷戰開始於特朗普總統任內,持續的時間將比他的任期長得多。

中共的夢魘:特朗普和貿易戰

賓夕凡尼亞大學中國歷史教授林蔚(Arthur Waldron)對英文《大紀元時報》表示,目前的中國,很像當年蘇聯解體時的狀況。北京當局對現實缺乏正確的認識,不知道民間的實際情況。中共政府想到哪就做到哪,功能極度失調,沒有解決方案。

一位習近平的幕僚曾告訴林蔚,中共政府非常清楚,「已經死到臨頭了」。他引述那位與習近平關係密切的幕僚的說法,「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中共內部都很清楚走入了死胡同。「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粉身碎骨」。

中共沒想到,商人出身的美國總統為了追求公平貿易,發起了一場貿易戰。而這場貿易戰正在向更深、更廣的範圍發展,逐漸演變成了新冷戰,對中共政權形成了巨大衝擊。已經成了中共深深恐懼的夢魘!

信神的特朗普曾說過,他是「天選之人」。那麼這樣看來,特朗普很可能是在順承天意,扮演著中共垮台的推手角色。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