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大紀元時報》資深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在2019年11月21日對維珍尼亞州總統歷史學家、《特朗普的白宮:他的總統生涯的真實故事》一書作者道格・維迪(Doug Wead)進行了專訪。

當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他問時任總統巴拉克・奧巴馬,自己上任後可能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甚麼。

奧巴馬回答說:「北韓。」奧巴馬私下裏告訴特朗普:「你在白宮期間將與北韓開戰。」

特朗普問他:「那麼,總統先生,你給他打過電話嗎?」他指的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

奧巴馬回答說:「沒有,他是個獨裁者。」

上面這段故事是總統歷史學家道格・維迪(Doug Wead)在自己的新書《特朗普的白宮:他的總統生涯的真實故事》(Inside Trump’s White House:The Real Story of His President)中所講述的。這本書是根據對特朗普總統本人、他的家人以及特朗普圈子裏的其他人進行的一系列獨家採訪而撰寫的。

維迪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採訪時表示:普魯士政治家奧托・馮・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曾說過,「政治是可能性範圍內的藝術」,但是特朗普卻能夠在不可能的區域進行運作。

特朗普相信,「一個商人能夠挑戰不可能的事情。你先去做最困難的事情,然後再去做下一個最困難的事情。特朗普總統記住了奧巴馬的話,並迅速採取了相反的措施,消除了核戰爭的威脅。」

維迪說:「這是特朗普的直覺:你對某人有意見?那你就給他打電話。這就是他對待金正恩的方式。」

當特朗普就任總統時,美國與金正恩政權的關係已經達到了破裂的臨界點。北韓政權誇口說,其裝有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可以打擊美國本土,特朗普政府也威脅要對其發動軍事打擊。特朗普後來告訴維迪說,當時與北韓的戰爭已經「令人難以置信地接近爆發」。

但是,2018年,特朗普成為了首位與北韓領導人會面的在任美國總統,而北韓領導人也首次越過邊境進入南韓,與文在寅總統舉行南北峰會。兩人承諾正式結束韓戰,韓戰在1953年以停戰協定結束,並未簽訂《和平條約》。特朗普政府還成功促使平壤釋放了三名美國囚犯,以及交還了許多在韓戰中失蹤的美國士兵的遺體。

特朗普如何處理北韓問題只是他在白宮所經歷的許多錯綜複雜地交織在一起的故事的其中一個,這些故事被記錄在維迪的新書中,供後人了解、閱讀。該書已經於11月26日出版。

維迪還詳細記錄了特朗普參加總統大選的情形,當時的高潮和低谷。在大選投票日,一開始,特朗普的孩子們告訴他說,他輸掉了大選。

當時,在電視上看到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在賈維茨中心(Javits Center)因獲得勝利而落淚之後,特朗普決定撕毀自己最初準備的勝選演講稿。

維迪還通過特朗普家人的視角講述了特朗普的故事,特朗普如何成為一個勇於挑戰當前政治體制的人,即使這對他自己來說,可能意味著只會有很少的回報。

史無前例的訪問

維迪評價說:「特朗普有著非常、非常強大的天生的直覺本能。」

當維迪走進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要對總統進行採訪時,特朗普手裏拿著一封信件,那是他與金正恩的通信。特朗普拿著信對他揮了揮。

特朗普對維迪說:「還沒有人看過它。我的人不希望我把它給你看,但我希望你能讀一讀。」

維迪說:「特朗普在那天早上剛剛作出了決定,『我會讓你給我採訪錄音,我會讓你接觸到我家裏的每一個人,白宮的每一個人。』在那一天結束之前,他在白宮為我安排了一個特別的房間,我可以坐在那裏,慢慢地閱讀。」

維迪說:「特朗普當時是這麼解釋的,『我要和某人能合得來才行,我能感到我們之間很來電。』」

因此,維迪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機會,能夠接觸、採訪總統和他的家人。

維迪說,大多關於特朗普的書中都充斥著各種道聽途說和匿名的小道消息來源。「這讓我很懊惱,為甚麼沒有人公開地、堂堂正正地發表自己的意見?」

維迪說,也許多年以後,當未來的歷史學家回顧歷史時,「他們會想知道,總統當時都說了甚麼?」 賈里德(Jared)和伊萬卡(Ivanka)都是怎麼說的?小唐納德說了甚麼?蒂凡尼(Tiffany)、勞拉(Laura)和埃里克(Eric)都說了甚麼?他們都是怎麼評論的?而這些都正是我想要捕捉的。」

美國精英的背叛

埃里克・特朗普告訴維迪說:「我能夠看出來,多年來,我父親對美國的政客們感到非常的失望。」「他常常從報紙上讀到一則報道,之後就翻翻白眼。」

埃里克・特朗普說,特朗普對無休止的海外戰爭、美國基礎設施的敗落、鴉片類藥物的氾濫、糟糕的貿易協議以及美國財富被持續轉移到海外而感到惱怒。

維迪還透露說,在伊萬卡杜林普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她的父親就時常會撕碎《紐約時報》上的文章,並哀嘆美國的精英們——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精英們——對美國所做的一切。

維迪說,一直以來,「特朗普都希望能夠有人去競選總統,並清理和解決這些問題,但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

維迪說,特朗普目睹了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總統是如何歡迎共產主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給予中共最惠國待遇的,看到他們為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的崛起鋪平了道路,並使「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除了中東之外,美國的財富被轉移給了中共」。

「想像一下,得需要多少錢才能令中國擺脫貧困,而美國的中產階級已經幫助他們做到了這一點。」

維迪說:「特朗普總統知道,他必須對中共做出的決定,是他將要做出的最艱難的決定,」他明白,美國人不一定都會完全贊同他的決定,比如對中共的產品徵收高額關稅等等。

不為人知的故事

特朗普是維迪採訪過的第六位美國總統;他還曾與六位美國第一夫人、30位總統的兄弟姐妹以及很多總統的子女採訪交談過。

他說,在對這些總統的採訪過程中,他發現,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都是很好的傾聽者。

維迪說:「當我發現特朗普是個很好的傾聽者時,我感到很驚訝。因為在電視上,你只能看到他在那裏說話,而看不到他在傾聽,」「而當我見到總統本人時,我對他的整個看法立即發生了改變。」

在維迪對伊萬卡杜林普的一次採訪中,她告訴他:「(父親)他真的很富有同情心。」

維迪在書中對此詳細寫道:「伊萬卡的一生中,甚至從她十幾歲的時候開始,就會經常被叫到父親的辦公室。在那裏,他會剪下早報的一則報道,然後對她說,『伊萬卡,去找到這個人。』那個報道可能是關於一個公寓被燒燬,所擁有的一切都被毀掉了的人。而他要幫助那個人。」

伊萬卡在採訪中回憶說:「有一次,一位年輕女子的父親在布朗士區被謀殺,檢察官不願逮捕兇手。」而伊萬卡最終找到了這個一貧如洗的女子,而後她的父親為她提供了幫助,並給了她一份工作。

維迪告訴《大紀元時報》說,美國最可恥的秘密之一就是,許多美國人質被扣押在海外,而前幾屆政府都未能使他們獲釋回家。

維迪說:「我曾和這些人質的家屬交談過。民主黨人、共和黨人——這些親屬不在乎,他們關心的是他們所愛的人,那些被斬首了、被折磨和強姦了的美國人。」

維迪說:「之前美國政府一直告訴他們,不要聲張,保持安靜!」他們解釋說,這樣做的理由是,如果他們增加人質的曝光度,就會增加人質的價值,將會使人質被釋放變得更加困難,之後還可能會有更多的海外的美國人因為可以被用來敲詐美國政府而被綁架和監禁。

維迪說:「那是一段黑暗的時期,一段可恥的時期,沒有關於人質的任何消息。」

「但如果那個人質是你的兒子或女兒,你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望於聯邦政府。他們不應該通知你嗎?他們不應該告訴你究竟發生了甚麼嗎?他們不應該幫助你用錢或者甚麼方式把他們帶回家?」

維迪說,特朗普「對此感到憤怒」。自上任以來,他已經成功地解救了22名海外人質。

同時,特朗普拒絕提供金錢作為解救人質條件。

維迪說:「特朗普做了相反的事情:我們要拿走他們的錢,我們要搾乾他們,直到他們釋放美國人質離開。」

在他的書中,維迪強調了牧師安德魯・布倫森被釋放的案例。布倫森牧師因被指控涉嫌與土耳其認定的恐怖組織葛蘭運動(Gulen)有聯繫而被關押在土耳其。由於安卡拉政府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所以布倫森也無法反駁對他的任何指控。

布倫森後來在接受維迪的採訪時透露說,在開始,特朗普政府與土耳其達成了幾項協議,以確保布倫森能夠獲釋,但土耳其後來退出了這些協議。

之後,特朗普開始向土耳其施加壓力,對其兩名官員實施制裁,對來自土耳其的鋼鐵和鋁加徵雙重關稅,並要求美國國會和歐洲議會參與,並施加壓力。結果,土耳其里拉匯率暴跌。2018年10月12日,特朗普在白宮迎接了被釋放歸來的布倫森牧師和他的家人。

維迪說:「特朗普為了一個美國公民把土耳其的經濟搞到了崩潰的邊緣,並最終把他帶回了家。」

死亡威脅

維迪說,在這本書出版之前,他收到了來自不同IP地址的針對他本人和他家人的死亡威脅。這些威脅試圖阻止他發表自己的著作。

維迪透露說:「他們點出了我的家庭成員的名字,還有他們的生活細節,這些都是需要通過大量的調查才能夠得到的私隱信息。」

他補充說:「現在是非同尋常的時期。」

維迪認為,反特朗普的阻撓力量曾在特朗普贏得大選之後就想立即彈劾他下台。

維迪說:「所以這和所謂的『通俄門』沒有任何關係,因為那是後來才發生的;這和特朗普同烏克蘭總統通話的『電話門』也沒有任何關係,因為那也是後來才搞出來的。」

維迪說,「美國主流媒體和舊體制實權派」仍在為美國民眾沒有按照他們被告知的方式進行投票而感到惱怒。

正如維迪在他的書中所強調的那樣,特朗普的勝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他遭到了荷里活、學術界、華爾街和主流媒體的反對。每一位在世的總統,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也都投票反對他。有240家報紙支持他的對手希拉莉・克林頓,但只有19家媒體支持特朗普。美國的億萬富翁們也以20比1的比例投票反對他。」

此外,在大選剛剛結束,特朗普贏得大選勝利後,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還曾立即公開宣稱:「我們將因此面臨一場全球性的經濟衰退,而且看不到何時結束的盡頭。」

但是與此類經濟預測的後果相反,此後美國的經濟一直蓬勃發展,現在有超過700萬個工作崗位的職位空缺。

維迪說:「這相當於整個印第安納州的人口中的每個人都能獲得職位空缺。」

維迪說,特朗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曾表示,特朗普政府之所以能夠解除管制,還要歸功於主流媒體緊盯「通俄門」進行大肆渲染。庫什納在特朗普政府中扮演的角色比人們想像的要重要得多。

庫什納對維迪表示:「削減監管可能會是一件大事。但相反,他們卻對我們的具體工作視而不見,也因此,我們能夠(無阻礙地)啟動經濟騰飛。」

維迪說:「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我想做的就是,把準確的故事、真實的故事寫在紙上,使之成為紙上的真相。」

維迪說:「我曾對伊萬卡說過,即使100年後,也仍然會有關於特朗普家族的書籍和戲劇上演。但是,它是將被視為與可恨的波吉亞家族、美第奇家族一樣,還是像堂皇的甘迺迪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等某個偉大家族那樣,一切都取決於現在對它的描述和評價。」

「不是傳聞,而是原始來源。」維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