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宮廷建造了凡爾賽,為朋友們建造了瑪力(Marly)城堡,為自己建造了特里亞農宮。」 ——路易十四

在凡爾賽宮的公園深處、大運河的西北角,有一座經典法式風格、混合意大利式的城堡,叫作「大特里亞農宮(Le Grand Trianon)」,因其外牆用粉紅色的大理石建成,又稱為「特里亞農大理石宮(Trianon de marbre)」。由路易十四於1687年委託儒勒阿爾杜安-芒薩爾(Jules Hardouin-Mansart,1646~1708年)修建而成。下面就來看看其中主要的房間﹕

皇后套房

皇后套房(L’appartement de l’Impératrice)位於大特里亞農宮的左翼,包含皇后寢宮、鏡廳和禮拜堂廳等宮室。宮殿內原來的家具佈置已經在大革命期間散失,當前的家具陳設除了少數幾件之外,都是在第一帝國時期添置的。拿破侖將整個大特里亞農宮重新佈置了一番,並偕同皇后瑪麗-路易絲屢次蒞臨此地。

皇帝寢宮

皇帝寢宮(La chambre de l'Empereur)曾是路易十五的臥室,裏面在路易十五時期安裝的細木護牆板裝飾,現在依然存在。最起先,這裏是一個樓梯和毗鄰的大廳的一部份,1750年在這個位置上修建了該房間。

拿破崙將其佈置成了第一帝國時期的樣子。寢宮裏裝飾著美麗的「檸檬樹色」的雲紋面料,布料邊緣是淡紫色和銀色的錦緞。

皇帝寢宮(La chambre de l’Empereur) (Wikimedia Commons)。
皇帝寢宮(La chambre de l’Empereur) (Wikimedia Commons)。

皇后寢宮

皇后寢宮(La chambre de l'Impératrice)過去曾經是路易十四的寢宮,它還保留著原有的特色裝飾,即房間被考林辛式(corinthienne,源於古希臘的一種柱式,柱頭形似盛滿花草的花籃)的柱子分割成了幾部份,還有令人讚歎的細木護壁板。

在第一帝國時期,這個房間被分隔成一個較小的臥房和一間客廳(或者叫旁廳),供瑪麗-路易絲(Marie-Louise,1791~1847年,拿破侖的第二位妻子)皇后使用。她為房間添置了家具,重新佈置成了現在的樣子。

皇后寢宮(Jean-Pierre Dalbéra from Paris, France /Shutterstock)。
皇后寢宮(Jean-Pierre Dalbéra from Paris, France /Shutterstock)。

皇帝小套房

皇帝小套房(Le Petit Appartement de l'Empereur)位於大特里亞農宮的北翼,包括候見廳、皇帝寢宮、私室、早餐廳、浴室這五個房間,門窗都朝向過去的國王花園(jardin du Roi),它們是由先前曼特農夫人套房的一部份和1750年為路易十五佈置的小套房合併構成的。

拿破崙請查爾斯佩西耶(Charles Percier,1764~1838年)和皮埃爾-弗朗索瓦-倫納德方丹(Pierre-Francois-Leonard Fontaine,1762~1853年)佈置混合成第一帝國和路易十五時期的風格。

禮拜堂廳

禮拜堂廳(Le salon de la Chapelle)原先是一間禮拜堂,在1691年被改造成了候見廳。路易十四修建宮殿的這部份時,為它保留了禮拜堂的用途:房間裏面有一扇門,門內隱藏著一個凹入的祭壇,在做彌撒時就將這扇門掩上。

鏡廳

鏡廳(Le salon des Glaces)俯瞰凡爾賽花園十字形大運河的橫支,以細木護牆板和嵌入花葉邊飾之中的明亮大鏡子裝飾,是大特里亞農宮南翼最美麗的廳堂。1691年至1703年期間路易十四居住於城堡時,這裏是國王在南翼套房中的最後一間,他把這間可一覽大運河美景的客廳當作會議室。

鏡廳保留了原來的裝飾,但是家具已經不見了,它們或者在大革命時被出售,或者被拿破崙替換掉了。1810年至1814年間,這裏充當了瑪麗-路易絲皇后的大居室。

鏡廳(Le salon des Glaces)。 (Shutterstock)。
鏡廳(Le salon des Glaces)。 (Shutterstock)。

候見廳

候見廳(L'Antichambre)是過去的日出室(cabinet du Levant),曾用作曼特農夫人的大讀書室。1812年,從這裏修建了通向(底層與二樓之間的)中二樓的樓梯,於是高度降低了的這個房間被改成了皇帝的秘書室。

牆壁上裝飾有「埃及土」顏色的錦緞帷幔,其邊飾為猩紅色和綠色的。牆上還掛著以下畫作:《天後朱諾和花之女神芙洛拉》(Junon et Flore),作者為龐德布洛涅(Bon de Boulogne,1649~1717);兩幅《西風之神澤菲爾和花之女神芙洛拉》(Zéphyr et Flore),作者分別是諾埃爾科瓦貝爾(Noël Coypel,1628~1707年)和米歇爾高乃依(Michel Corneille,1642~1708年);還有《阿波羅從墨丘利手中接受箭袋和箭》(Apollon reçoit son carquois et ses flèches de Mercure),作者為諾埃爾科瓦貝爾。

候見廳(L'Antichambre)。(Shutterstock)。
候見廳(L'Antichambre)。(Shutterstock)。

皇帝的地誌書房

最初,皇帝的地誌書房(Le cabinet topographique de l'Empereur)是朝向水源叢林園(le bosquet des Sources)的,這是一個有數條小溪蜿蜒流過的小樹林,是勒諾特爾(Le Nôtre)的最後一個設計,但路易十六時期它消失了。

1713年鋪設的細木護牆板中鑲嵌著凡爾賽園林的風景畫,其中還有描繪年邁的路易十四坐在輪椅上散步的畫面。1810年,拿破崙命人把這個房間改成了他的地誌書房。

皇帝的地誌書房(Le cabinet topographique de l’Empereur)( Sergey Prokopenko  /Wikimedia Commons)。
皇帝的地誌書房(Le cabinet topographique de l’Empereur)( Sergey Prokopenko /Wikimedia Commons)。

早餐廳

最初,早餐廳(Le salon du Déjeun)和前半個房間構成了餐廳(la salle des Buffets),路易十四就在這裏用晚餐,房間上面還有音樂家就座的樂池。

自路易十五時期起,它被改成了路易十五的大工作室。拿破崙又重新將它佈置裝飾成自己吃早點的餐廳,可與皇帝的家庭客廳(過去是路易十五的遊戲廳)連通。

牆上的壁衣是明黃色鑲邊的白底藍花紋的錦緞;雅各布-德馬特製作的椅子上也使用了這種錦緞。還有一張瑪麗公主用的獨腳小圓桌,桌面周邊用跳法蘭多拉舞的繆斯女神來裝飾。

神殿形狀的座鐘用各種大理石、碧玉和青金石製成,這些材料大都可追溯至查理十世時期。座鐘周圍擺放著兩個帶有風景裝飾的塞夫勒陶瓷花瓶。還有一個從(法國大革命時的)流亡貴族那裏沒收的東方白玉淺口酒杯:第一帝國時期,它被擺放在長廊裏的一張螺形托腳小桌上。

牆上諾埃爾科瓦貝爾的畫作,展現了《仙女們把豐饒角呈給阿瑪爾忒婭》(Des nymphes présentant une corne d'abondance à Amalthée)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