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在反送中運動中,半年內狂放逾萬枚催淚彈,許多市民深受其害,旺角一名單親媽媽說,警察不斷施放催淚彈,導致她與5歲兒子出疹,咳黑塊,母子倆有家不敢回。住在彌敦道的梁女士說,催淚煙和槍聲讓她很恐懼,7月至今不能入睡,「有時覺得生無可戀」。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半年來,高達一萬顆催淚彈落在彈丸之地,刺鼻硝煙瀰漫全港各個角落,香港警方的這場「催淚彈放題」,令香港各個區的民眾都經歷催淚彈煙霧的後遺症。

許多市民出現了皮膚敏感、皮膚炎、紅疹及水泡等皮膚問題。還有前線採訪記者稱,自己已確疹患上「氯痤瘡」。

單身媽為躲催淚彈 帶五歲兒流浪

12月6日,多家港媒報道,旺角南區候任議員朱江瑋接獲一名住在狹小房間的單親媽媽高女士求助,高女士和5歲兒子原本住在面向旺角西洋菜街一個不足100呎的狹小房間裏。

11月9至10日,警方在旺角再次無視居民安全,濫放催淚彈,高女士和5歲兒子身受其害。凌晨兩、三點嗅到催淚煙,高女士已立即關掉冷氣機,但房內殘餘的催淚彈味道令她心口痛,呼吸困難。

次日,高女士趁政府宣佈停課,帶兒子離開住所,在外流浪,前後換過4個居所。她兒子在旺角讀書,在外寄居後,上學交通時間加長,有時會遲到,兒子因此十分難過,更是叫她傷心。

母子曾一度離開香港回大陸幾天,回港後寄居朋友屯門的家,一次回旺角住宅取物件途中,母子又在旺角警署附近吸到催淚煙,兩人沒有任何防護。

事後,她兒子背部至大腿出紅疹,久久未散,她自己也一直咳嗽,有時更咳出黑色塊狀物。

11月25日,高女士向醫生求疹,醫生稱紅疹「有可能跟催淚煙」有關。

高女士訴說經歷時聲淚俱下,又稱希望政府賠償母子的損失和安排入住中轉屋,以解燃眉之急。

朱江瑋補充說,12月6日,陪同高女士出席「吸吸可危集會」,曾就兒子身體狀況諮詢在場醫生及公共衛生專家,在場醫護已安排再作進一步檢查。

高女士也提及自己出入催淚煙影響範圍後,曾有咳黑色塊狀物症狀,朱江瑋質疑人體免疫機制是否能抵受催淚煙毒害。

受催淚煙困擾 梁女稱生無可戀

另外一位旺角街坊梁女士住在彌敦道,面對滙豐銀行總行。同樣受警方施放催淚煙及開槍噪音困擾,7月至今都「無法睡覺」,巨響聲使她感到恐怖。只要外面發射催淚彈,窗戶、風扇、冷氣全部都要關上,整棟樓居民長期處於驚慌及煩躁狀況。

協助他們的旺角南的候任區議員朱江瑋批評,警方至今仍拒絕公開催淚彈成份。

朱江瑋:「政府到現在為止的做法都是令市民失望,最基本公開催淚彈成份的事情,政府都沒有做到,這一點是對全香港市民很大的危害,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爭取賠償,因為警方對於發放催淚彈氣體的指引已經完全沒有限制,例如甚麼時間、怎麼發等。我們很希望在區議會層面推動研究和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