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君主帝王芸芸。除了歷史上的三武一宗滅法事件外,沒有哪個君王不尊佛崇道。並且,有不少的帝王在推動促進佛道的興盛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南北朝時期的南朝皇帝梁武帝蕭衍(四六四~五四九年)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

蕭衍是漢代相國蕭何的後代,在位四十八年,壽八十六歲,是秦始皇以來中國歷史上第二長壽皇帝,僅次於清朝的乾隆。蕭衍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文武都精專的帝王。《資治通鑑》說梁武帝「博學能文,陰陽、騎射、聲律、草隸、圍棋無不精妙。」而其天生就具備的文采和軍事才能,在他七、八歲時就給他帶來了顯赫的聲譽。

蕭衍在佛教興盛的歷史上,作用極大。他不但自己勤修不輟,還熱衷於弘揚佛法。漢地僧人戒葷腥吃素的戒律,就是在他專門寫了《斷酒肉文》後,極力提倡並大力推行的。僧人頭上留戒疤,也是淵源於梁武帝。他為了超度其下了地獄的妻子而寫下的《梁皇寶懺》一直在佛教徒中盛行不衰。佛教徒超度孤魂野鬼的盂蘭盆節也是源自他的帶頭作用。盂蘭盆大齋就是普食的意思。據說地獄裏的罪人,因梁武帝設齋造經二事,得消一切罪業,地獄一度曾為此一空。據說在他的統治區域內,佛法最鼎盛的時候幾乎有近五成的百姓出家!他在位期間用過的年號也很特別:天監、普通、大通、中大通、大同、中大同、天清。

南朝梁武帝蕭衍留下了許多傳奇,採擷史料,我們整理出了一些關於他和自己的子民們輪迴轉生的故事,其中的意味,有心的讀者會細細的琢磨。

聽經三載得人身

東晉後年,濟南泰安的興國寺(今千佛寺的前身)裏,大通禪師關房前天井裏牆角邊上,有一條有靈性的白頸蚯蚓。禪師日日只誦《法華經》,誦經三載,這蚯蚓也聽經三載。終於有一天禪師閉關期滿出來,偶見關房前草深數尺,喚小沙彌鋤草。小沙彌不知道牆角有條蚯蚓,無意中把它給揮為兩段。小沙彌連聲說:今日傷了一命,罪過,罪過!掘些土來埋了蚯蚓。無故而殺生就是罪過。螻蟻雖小,也是生命。

人身難得。這蚯蚓因為聽得修煉人誦經,積下修煉的佛緣,以寶貴的人身轉生。他轉生於徂徠山(在今江蘇)附近一個姓范的窮苦人家,剛長大就父母雙亡。於是他捨身徂徠山西南光化寺中做了伙夫,在空谷法師座下跟著修煉,取法名普能,老實肯吃苦,慇勤伏事長老。

普能雖不識字,卻把一部《法華經》背誦如流,早晚一有空閑便誦經修煉。三十餘年勤勤懇懇。一日聽輒國寺大通禪師坐化去了,去得甚是灑脫,動了想轉生的念頭,來到師父面前磕頭說:范道在寺多年,一世奉齋,並不敢有一毫貪慾,也不敢狼藉天物。今日拜辭師父回首,師父慈悲,給個安身去處。師父道:你起來,我與你說。你雖也跟著修行,畢竟還沒有摸著門徑。於是給范道授記。師父道:安淨堅守,不要妄念,去投個好去處。輪迴轉世,位列侯王帝主,修行不怠,方登極樂世界。於是普能便坐化而去。

再次歷劫為執著

貧苦的考驗過去了,范道這次轉生到一個富貴人家。轉生到幾十里外盱眙縣的一個叫黃岐的大員外家裏。這員外夫婦一生積德行善,到了四十多歲得了這麼一個端然秀拔的兒子,自然珍寶一樣珍愛。可是這孩子一生下來就沒完沒了地哭,連奶都不吃,叫這兩口子心急如焚。有人就告訴他們說:二十里外光化寺的空谷法師能知過去未來,你去拜求一下,看孩子這是怎麼回事。

見到法師說明情況。法師知道,是那范道今生想求得師父授記。於是法師趕到黃員外家裏把手摸著小兒的頭,在小兒的耳朵邊輕輕說了幾句,小傢伙就再也不哭了。看到這場面眾人都很驚異,那黃員外恭敬地對法師說:待滿周歲就送到貴剎寄名出家。小孩周歲的時候,就抱到空谷法師那裏取了法名黃復仁。到了六歲的時候,村子裏的人都知道了這個聰明伶俐的孩子是光化寺裏范道轉生來的,日後必然富貴。可是偏偏這個黃復仁卻一心修煉。

這縣裏有個童太尉,有個女兒與復仁同年,兩家自幼便許下媒約。而這聰明過人的姑娘也是喜歡讀佛經,一心出家。到了十五六歲,兩人一心只要出家修行,不願嫁娶。雙方家長一看這哪行啊,於是就把兩人的婚事給辦了。這兩人結婚後卻不作夫妻,一起把家當作佛堂,每日念經打坐修煉。

三年過去了,一日兩人正入定呢。黃復仁忽然看見一個美人兒過來要纏綿。他剛有些動心,就回轉過心神,可是剎那猶豫中,突然一聲響見到火光繚繞,驚醒過來了。復仁就對妻子說自己幾乎著魔的事。童小匯比他悟性好,告訴他:最好我們去見空谷法師。見得法師,法師說:慾念執著一起,就被羈絆住了。你得再轉生從其它方面解脫,最後才能圓滿,你們倆都去轉生吧。過去的修煉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就因為這麼一個執著乍起,就得再歷輪迴之苦。師父又告訴他們:夫也亡去住,妻也履福田。休休同泰寺,荷荷極樂天。師父就是師父,你哪輩子甚麼時候會起甚麼執著遇到甚麼難,早就知道了,也早就給你安排好一生一生一步一步往下走了。

倆人拜辭師父回到家裏,對養娘和兩個丫鬟說:我們要跟你們告別了,要去轉生了。養娘就著急地說:我跟你們倆這麼多年,也一起修煉,怎麼就不帶我一起走呢!復仁說:恐怕你的緣份還沒到。於是兩人就一起坐化了。而那養娘回到屋子裏,自己也坐化了。看來,一個群體裏來的人,怎麼都要一起走的。(未完,下周一續)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