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和香港,秘密援助香港抗議者的團體如雨後春筍一樣發展起來,他們出錢出力,幫助抗議者逃離香港,目前已有200多名香港反送中抗議者到達台灣。

紐約時報12月8日報道,在這個團體中,一些捐款人及援助團體,為抗議者支付機票,然後由志願者在不同的機場接送他們。多位牧師為護照被沒收的抗議者安排「偷渡」路線。有的漁民以每人一萬美元的價格出售偷渡服務。

抗議者面對警察的催淚彈、警棍和水炮,有人就轉向激烈抗議,如向警察投擲磚頭等。自6月抗議活動開始以來,已有5,000多港人被捕,數百人被指控,他們可能面臨著嚴厲的刑罰。

一些抗議者擔心自己在法庭上受到不公平對待。或擔心在拘留中心收到虐待、性侵犯和酷刑。一些人開始在網上求助台灣的援救團體,想盡辦法逃到台灣。

一直為抗議者辯護的律師克里斯·吳(Chris Ng)說:「他們知道,扔個磚頭就可能導致10年牢獄之災。「他們對香港的司法制度失去了信心。」

「即使他們願意接受法律後果,他們也不相信會得到公平的待遇,或者受到與其罪行相稱的懲罰。」吳律師說。

台北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牧師黃春生(Chun Sen Huang)開玩笑說,他現在習慣了「出乎意料的會面」。他是個聯絡人,幫助香港的組織者協調旅行計劃、在教會住宿,並幫抗議者聯繫台灣的律師、醫生、援助團體和學校。

黃春生說,在台灣擔任牧師的22年中,他曾幫助幾名持不同政見者逃離中共政府的迫害,但從未見過如此大規模的行動。

他說這讓人想起六四之後的「黃雀行動」,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在北京發生大屠殺後,數百名持不同政見者從大陸偷渡到當時還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

黃春生還透露,最近知道有一名女抗議者說自己被港警性侵,需要搭船從香港偷渡來台,以便接受流產手術。還有至少有10名學生在香港理工大學遭港警包圍後搭機抵台,黃春生協助他們安排了律師,並取得了台灣一所大學的臨時學生簽證。還有一名14歲男孩的母親,希望他為扔過汽油彈的兒子找到新的監護人。

一名48歲的社會工作者說,她為前往台灣的11名抗議者籌集了路費。她說自己沒有孩子,但感到有責任幫助年輕人。「如果我被捕了,至少我為曾幫助這些年輕人抵制極權,而感到自豪。」

這位社會工作者主要接受現金和當場捐款,以免碰到冒充熱心的支持者秘密警察,幾乎每筆捐款都以加密的私人短信進行溝通,並秘密移交幫助者。她說有一次,自己被安排在咖啡館見一個陌生人,那人遞給她一杯咖啡,咖啡杯裏面塞了幾千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