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華為前員工李洪元事件引發軒然大波,251(李洪元被無理關押251天)成為網絡新符號。許多網民赫然發覺,與那個居豪宅、穿名牌的公主相比,李洪元離他們更近,他的遭遇也可能會降臨在他們頭上。251令人重新審視華為的「狼性文化」,同時掀開了中共司法黑幕的又一角。

李洪元事件

2016年11月,李洪元向上級反映其所在部門的造假問題;2017年,華為不再與其續約。2018年1月底,李洪元與主管部門何某談判後確認了離職賠償細節,3月份,他獲得華為30萬元人民幣的賠償金。2018年12月16日,深圳警方對李洪元實施強制傳喚,案由為涉嫌職務侵佔。李洪元抵達公安局後,案由變更為涉嫌洩露商業機密,一段時間後,案件移交檢察院。2019年1月22日,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對李洪元實施逮捕。

4月16日,檢察官告知李洪元,其涉嫌案由為敲詐勒索,之後,李洪元的妻子向檢察部門提交了李與何某的談話錄音,以證明他未對華為敲詐勒索。4月19日和6月19日,檢方兩次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公安機關於5月和7月兩次補查重報。最後,2019年8月23日,龍崗區檢察院以「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決定不起訴李洪元,將其釋放。

2019年11月25日,根據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檢察院的《刑事賠償決定書》,李洪元申請到了107,055.94元人民幣的國家賠償。

2019年12月2日,李洪元接受多家陸媒採訪,希望和華為溝通,最大的訴求是希望華為向他道歉。

12月2日晚,華為發出官方回應,其中寫道:「如李洪元認為他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我們支持他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包括起訴華為。」

12月4日,李洪元在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電話詢問時表示,他對華為公司有感情,而且華為公司體量大,他不想起訴;他同時表示,自己的核心訴求是與華為總裁任正非深度溝通。

李洪元分明是被誣告。難道受害人不予以追究,事情就煙消雲散了?當初,深圳警方因何強制傳喚李洪元?檢察院因何實施逮捕?誰提供了甚麼「證據」?既然李洪元無罪,那麼「證據」分明是假。公安機關兩度補充偵查並重新報案,是否涉嫌不斷補充假證據、繼續構陷?故意以假當真、陷害好人、致其失去自由長達9個多月,蒙受重大損失,對此冤案,司法部門不應當嚴肅、徹底地調查所有涉案人員,並進行追責嗎?

然而,這一切都沒有,也不會發生。現實是:李洪元無力挑戰華為,不敢再去爭取個人權益。網上批評華為的帖子被大量刪除,一些媒體已經轉向、開始高調指責美國「操縱」此事。華為高傲橫蠻,這就代表了不吭一聲的任正非的態度。

日前,希望之聲電台披露,李洪元等華為員工被抓,真正的原因不是勞資糾紛,而是涉及到公司違反美國的伊朗禁令。這就不難解釋李洪元等人看似莫名其妙的官司劫難了。

華為能夠支配公安機關,敢於在犯罪後仍然傲慢,還能使不利於它的網帖消失,孟晚舟獲得中共駐加大使的親自探望,中共挾持外國人質要阻止孟被引渡,這一切都說明了華為與中共政府的關係:中共打造了華為,二者是一體的。所以,揭出華為的秘密,就是在和中共唱對台戲。

假如李洪元事先沒有錄音,他很可能被判刑,失去更多的自由。在他出獄後,他將永遠是一個曾經「敲詐勒索」的前罪犯。華為的大山下面,壓著多少「李洪元」?中共的鐵幕背後,有多少個財大勢大的「華為」?

中共的冤案冰山

中共的司法體系在保護誰、打擊誰?由李洪元案可見,中共治下出現的冤案,絕大多數都不是由某個辦案人員的疏失所導致的錯案,而是為了維護中共的統治、牽涉複雜隱情而被刻意製造的。受害對像往往身陷多年冤獄,或被草率處決,有的人還被強制摘除器官。

林昭、沈元、遇羅克、劉文輝、陸洪恩、張志新等大批政治犯,都是有才華、有良知、敢講真話的中國人。他們因為「反動言論」在風華正茂之年被中共當局槍決,多年後又被宣佈「無罪」。沒有人為他們被剝奪的生命和家人的終生痛苦擔責。

1990年代,21歲的聶樹斌、18歲的呼格吉勒圖作為刑事犯被執行死刑,這兩宗案件分別在行刑後21年和18年後被翻案,兩人被證明無罪。網上流傳,聶樹斌之死是因為要用他的器官替某名人續命。此說法雖尚未確認,卻並不令人太感意外,因為中共實在太邪惡,不管是出於政治需要,還是器官需要,或是其它目的,百姓的生命都被它捏在掌心。

聶案與呼格案在審理期間就暴露了出證據不足等疑點,甚至在真兇出現並認罪後,仍然有多方阻力干擾複查重審。2015年4月,央視邀請政法大學的教授,在一檔節目裏給正在複查的聶樹斌案定調,表示之前的死刑判決是有證據的。滿口胡言的「教授」作客國家級電視台,向全國散佈謊言、誣衊好人,此等不拿人命當回事的荒唐和殘忍只有中共才做得出來。

央視犯罪早有先例。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自焚」案,就是央視配合中共「610」編導出來的偽案,目的是構陷法輪功,為中共的迫害造勢宣傳、煽動仇恨。

再看其它類型的冤案。1998年,前新華社記者高勤榮揭露山西運城水利工程造假。當年12月,高勤榮被逮捕,1999年以「收受賄賂、詐騙和介紹賣淫」的罪名被判刑,被囚禁8年。此案在國際上引起轟動。

高勤榮揭露自己受到的打擊報復說:「他們把我打條借錢,定為詐騙(法庭上還出示了我打的條子,並有領導簽字);把別人還我家借款,定為受賄(借了我家三萬,還了我兩萬五);別人嫖娼,判我介紹賣淫。」

2007年,山東記者齊崇淮揭發菏澤官員為了迎接時任總理溫家寶視察,抓捕和關押大量訪民,後又披露了滕州豪華政府大樓的照片,隨後,他被當局以「涉嫌經濟犯罪」拘留,後以「敲詐勒索罪」判刑4年,後又被滕州法院加刑8年,而涉嫌構陷他的地方官員事後都得到晉陞。

2012年2月27日凌晨,河南洛寧縣發生了一件大事:400多名警察出動,抓捕了陳吳鄉韋寨村村支書韋耀武等20名村民。2月28日,河南電視台播放消息,稱洛寧縣公安局一舉打掉了一個以韋耀武為首的「黑社會」團夥。同日,河南省54家媒體紛紛發佈同一新聞,電視、報紙、電台24小時宣傳,廣告大字報到處張貼。未經立案,韋耀武已經被牢牢地扣上了「黑社會」的帽子。

此案在一審時,當地幾千名老百姓聯名以實名向法庭遞交請願信、聲援韋耀武無罪。一審結果:韋耀武被判14年,上訴後,二審改判13年。據悉,韋耀武在村內口碑極好,只因之前得罪了現任洛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原洛寧縣政法委書記)張廷璞而遭到打擊報復。

2018年3月9日,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長江必新對香港媒體說,近十多年來,基本沒有冤錯案件。睜眼說瞎話,是中共的本色。「依法處置」、「依法治國」的高調伴隨著層出不窮的冤案和受難者的控訴。

在中國大陸,最大的冤案是法輪功受迫害案。這場對信仰者的非法鎮壓,從1999年7月開始,持續至今,導致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虐殺,被致殘、致瘋,數十萬、百萬人次的學員被非法抓捕、拘禁、被勞教和判刑,他們在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受到酷刑和精神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

迄今,已有上百名大陸律師為法輪功學員進行了上千場無罪辯護,但是鎮壓還未停止,在許多省份,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信仰而被綁架、被非法拘留和受到虐待。此外,多位幫助法輪功學員的維權律師也遭到打壓和迫害。

中共司法的黑箱操作,除了公檢法聯手以外,還依賴所謂專家學者及喉舌媒體的烘托鼓譟。多方黑勢力聯合操作,造假瀆職、刑訊逼供、顛倒黑白、草菅人命,普通民眾投訴無門,苦難深重。

結語

有人提出,「我們都是李洪元」。在暴政的鐵腕下,我們其實都是隨時可以被出賣、被構陷、被打入黑牢的犧牲品。個人的權利、名譽和生命安全毫無保障,無足輕重。

華為「251」是一顆炸彈,把許多人從「中國夢」中驚醒。一個表面上代表民族實力的品牌企業,它的「狼性」折射出其主人的非人化。許多被精心製作和傳頌的「美好」,一下子被擊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