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當局釋放了美籍華裔學者王夕越,以換取美國釋放一名伊朗科學家。王夕越被伊朗指控從事間諜活動,但他本人否認。特朗普隨後發表聲明稱,釋放被俘虜的美國人對美國政府來說至關重要。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一份聲明中證實說,在伊朗被關押了三年多之後,王夕越正在返回美國。他還表示,自2016年8月以來,王夕越一直是以間諜的幌子被關押的。

特朗普還特別感謝在與伊朗談判釋放王夕越的過程中,瑞士政府給予的協助。

「美國的最高優先事項是其公民的安全與福祉。釋放被俘虜的美國人對我的政府至關重要,我們將繼續努力將所有海外被錯誤俘虜的美國人帶回家。」 聲明說。

據《紐約時報》報道,王夕越從伊朗的伊溫監獄(Evin Prison)獲釋,然後乘坐一架瑞士政府飛機,從德黑蘭飛往蘇黎世,並在那裏和美國伊朗事務特別代表胡克(Brian Hook)會面。
綜合媒體報道,王夕越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博士生。2016年1月,他為博士論文蒐集資料而踏上前往伊朗的旅程。他重點研究波斯歷史,在伊朗閱讀和掃瞄了19世紀和20世紀初一些事件的公開記錄。

當年8月,他被伊朗當局抓捕。伊朗稱,王夕越「以研究員的身份為掩護」進入該國,秘密地為美國和英國的情報機構工作。王否認指控。美國國務院和普林斯頓大學也都否認伊朗的指控。

伊朗官方曾在2017年7月16日發佈消息稱,王夕越因涉嫌從事間諜活動被伊朗法庭判處10年徒刑。美國政府對伊朗提出抗議。

美國國務院隨即在一份聲明中說,伊朗政權繼續捏造與國家安全相關的罪名拘留美國公民和其他外國人。「我們呼籲立即釋放所有不公正被扣留在伊朗的美國公民,以便他們能夠回到家人身邊。」

《紐約時報》報道,王夕越的論文導師史蒂芬.科特金(Stephen Kotkin)教授曾發表聲明,稱王夕越是一名有語言天賦的博士候選人。科特金含蓄地批評了伊朗司法當局,說他們對間諜活動出現了巨大的誤判。

「他(王夕越)在德黑蘭時閱讀和收集的文件是100多年前的了。」科特金說。

主張改善美伊關係的倡導團體伊朗裔美國人全國理事會(National Iranian American Council)會長特里塔.帕爾西(Trita Parsi)也說伊朗對王夕越的指責很可笑。帕爾西說:「從伊朗司法部門公開的證據來看,王夕越唯一的罪行似乎是在公共圖書館看書。」

為了讓伊朗釋放王夕越,美國也釋放了伊朗幹細胞專家蘇萊馬尼(Massoud Soleimani)。蘇萊馬尼去年在芝加哥機場被捕。他被指控試圖向伊朗出口生物材料。

伊朗外交部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推特上說,很高興看到蘇萊馬尼和王夕越不久將會和家人團聚。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六(12月7日)對瑞士政府促成王的獲釋表示感謝。他還在聲明中說:「我們繼續呼籲釋放所有在伊朗被不公正拘捕的美國公民。」

王的妻子瞿華(Hua Qu,音譯)證實,王已經被釋放。

「我們的家再次完整了。我們的兒子邵凡(Shaofan,音譯)等這一天已經等了三年了,很難用言語表達我們與夕越團聚的興奮程度。」 她在一份聲明中說。

瞿華感謝所有幫忙的人。

「我們很感謝每一個令此事(釋放)發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