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華為計劃把其美國研究中心遷往加拿大之際,華為加拿大分公司(多倫多)的前僱員接受《大紀元》的採訪,揭示了華為不為人知的內部運作情況,包括黨支部的運作,以及公司內部激烈的競爭環境。

華為加拿大擴張 被指受益於北電機密被盜

2018年12月,在溫哥華機場被捕的孟晚舟,是華為加拿大分公司的創始董事之一,她的任務是為其父親任正非創立的華為公司建立加拿大據點。

《大紀元》獲得的加拿大聯邦政府文件顯示,華為2008年首次註冊為加拿大公司時,正是華為努力向海外擴張的時候,孟晚舟是創始董事之一。她在2013年不再擔任董事職務,但仍然會來加拿大分公司視察。

華為剛開始在加拿大營運時,重點是與加拿大主要電信營運商簽訂合同。孟晚舟參與了華為與Wind Mobile(現為Freedom Mobile)的談判,以給供應商提供融資作為誘餌,最終達成協議。2008年,孟陪同一位中國銀行的高管來到多倫多,和Wind Mobile簽署了供應商融資協議。

在海外進行業務擴張,華為使用的手段包括:以削弱競爭對手來贏得市場份額;獲得中共政府補貼和中共軍方「禮物合同」,用獲得的巨額利潤加速擴大海外市場等。到2010年,華為已躋身全球財富500強之列。去年,它的年收入超過1,000億美元。

「華為以比市場價低約40%的價格,迅速佔領了國際電信設備市場。他們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因為它們是一家與中共有關的公司。」戰略新聞社(Strategic News Service)首席執行官馬克·安德森(Mark Anderson)在《大紀元》的一次採訪中這樣說。

幾乎在華為擴展加拿大業務的同時,曾經擁有王冠級技術的加拿大世界級電信設備公司——北電(Nortel)公司的股價直線下跌,跌破1元後,於2009年申請破產。

北電前高級安全顧問布萊恩·希爾茲(Brian Shields)指責中共黑客竊取了該公司技術,導致公司最終消亡,並稱中共黑客從2004年至2009年,一直在偷竊北電機密文件。

希爾茲說,北電公司倒台的受益者就是華為。

招募加拿大5G人才

《大紀元》依據《信息公開法》,於2018年12月14日從加拿大全球事務部得到了一份內部文件。該文件稱,「隨著北電倒台」,華為僅面臨兩家西方公司的競爭:美國思科(Cisco)和瑞典愛立信(Ericsson)。

該文件補充說,華為在加拿大(主要在安省)擁有850多名員工,是加拿大第25大研發投資方,與「幾十所加拿大大學」以及六個全國性或地區性電信營運商保持著合作關係。

《大紀元》獲得的文件顯示,華為公司曾在2012年,向加拿大註冊機構申請更新了其業務範圍,使其業務範圍擴展到「融資(延遲付款和貸款)」。

本周,華為宣佈計劃將其在美國的整個研究中心,遷至加拿大。因為美國正在審查它與中共的關係,它將面臨美國的制裁。

在加拿大,華為發起了招募計劃,從思科(Cisco)、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另一家因華為擠壓而下滑的國際電訊設備公司),以及破產的北電,招募人才。在(2015~2020)五年計劃中,旨在招募2,000多名技術研發人員。該公司在渥太華的研發業務,已擴展到多倫多,目標是招募多倫多地區的大學畢業生。

華為成功地招募了原北電全部五名頂級5G專家,這些5G專家繼續為華為的無線通信技術的研發效力。

據CBC報道,華為向加拿大的學術研究機構注資5,600萬加元,安全專家稱,這影響到加拿大的國家安全。《環球郵報》的一份報告顯示,在許多情況下,華為注資的項目也同時接受加拿大資金支持,但項目研究成果的知識產權卻由華為擁有。

在加拿大的營運

華為在加拿大的業務(與在其它國家一樣)分為三個業務部門:營運商網絡業務部門,負責向營運商銷售產品和解決方案,其中大部份集中在無線解決方案上;企業業務部門,提供數據存儲和分析服務;消費者業務部門,專注於個人手機和設備銷售。

「與其它國家/地區的營運相比,華為在加拿大的營運盈利很高,」曾在多倫多擔任華為公司高級僱員的瑪麗·劉說。(本文中受訪的華為加拿大的前員工使用化名,因為她們希望自己的身份保密,以免遭到華為和中共的報復。)

華為產品的真正成本是一個秘密,只有極少數受信任的員工知道,他們通常來自深圳總部。

華為公司保持非常集中的財務運作,由深圳總部制定海外分公司的主要財務決策。對海外電信公司的重要投標和解決方案報價,都必須回到深圳總部。深圳總部有超過1萬名財務人員,為全球營運服務。

不喜歡「中國面孔」

孟晚舟在2016年視察華為加拿大分公司(多倫多)時,接待她的人員說,孟看到辦公室內有那麼多「中國面孔」,感到不快。

華為加拿大前員工表示,華為經常因種族和年齡而歧視員工,這是從中國帶過來的公司文化。

劉說,她的上司曾直接和她講過,應該向華人僱員提供較低的工資。

她回憶說,在一次會議上,一位高管對人工成本高昂不悅,並表示他期望華人員工的薪水應該更低。

她說:「對於非技術人員,那些與公眾打交道的職位,他們更喜歡非華人僱員。」她解釋說,這樣做的目的是使公司看起來更加西化。

她補充說,華為「希望員工年輕化」,這項政策是2016年左右,由一個從中國派來的高管引入。該政策和僱傭非華人的政策由孟晚舟進一步強化。

劉說,根據這項政策,年滿35歲且尚未成為經理的員工,被安置在中國總部維護的人才庫中,如果沒有部門想要他們,他們就會被解僱。

35歲規則

中國媒體廣泛報道了華為解僱35歲及35歲以上員工的做法,那些34歲的員工對工作前途擔憂。華為的這項政策引起了中國網民的聲討,但華為對此予以否認。

另一位在華為加拿大分公司長期任職的前員工奧利維亞·白(Olivia Bai)說,年輕的員工對公司而言是便宜勞動力,而且有可能工作更長的時間。

「經常聽說某僱員因年齡原因而被解僱。雖然沒有書面證據,但人們對此討論很多。」白說。

前華為全職員工安娜·余(Anne Yee)說,她被診斷出患有癌症並請了病假,待病癒後恢復工作。但是,她說,由於公司引入了僱員年輕化政策,她最終因年齡而被解僱。

瑪麗·劉證實了這一點。她說,曾直接聽到她的上級說,公司由於安娜·余超齡而想解僱她。當時,余才50多歲,並未到退休年齡。

余說,被解僱前她的工作一直受到好評,她的勤奮,廣為人知。「我喜歡工作,而且我一直都有很好的績效評估。」她說。

在接到通知後,余通過電子郵件向上級投訴,告訴他們所做的事等同於年齡歧視。她說,公司否認有任何歧視,但提高了遣散費。她再次提出抗議,公司再次提高了遣散費,但沒有恢復她的工作。她現在正在考慮訴諸法律。

《大紀元》聯繫華為發表評論,但未收到回應。

黨小組學習與「狼文化」

根據華為加拿大分公司(多倫多)前僱員的說法,由深圳總部外派來的人員大約佔到加拿大總部員工總數的10%,他們每個星期六早上必須參加黨組織(CCP)學習。劉說,她經常聽到一些員工對此抱怨。

此外,所有員工,包括加拿大本地和從中國總部外派來的,都必須遵守公司創始人任正非提倡的「狼文化」。任正非曾擔任中共軍官,這是他從軍隊中汲取的靈感。也就是說,在為公司追求商業利益時,員工要具有餓狼的無所畏懼和嗜血本性,要在嚴酷的團隊環境中保持韌性。

「他們在華為內部網站上有指南,供所有人查看和遵循。他們的想法是,無論如何,你都必須為成功而競爭,即使這意味著與同事競爭。」劉說,「他們甚至讓我們閱讀有關『狼文化』的文章並分享學習心得,還要求寫學習報告提交給中國總部。」

奧利維亞·白表示,「狼文化」使公司氣氛壓抑,充斥著競爭,在員工與經理之間以及同事之間,造成緊張關係,並給員工們施加壓力,讓他們長時間工作以免落伍。

白說:「員工們平均每天工作10個小時,然後在晚餐後再工作,這是正常的,沒有加班費。會聽到有員工抱怨,然後被解僱的事情,當然,公司沒有說解僱的原因,但人人心知肚明。」

她補充說,通常在公司中,如果某人的績效未達標,他們會收到警告並被安排面談,以幫助他們提高績效。在華為,他們想解僱某員工,會令其工作條件更加困難,例如增加工作量和給他們較差的績效評級,然後讓他們自己離開。

「這真是一個不愉快的工作場所,」白說。

目前華為加拿大公司正在網上招聘員工,主要是研發職位。但是,前員工說,仍在公司工作的人告訴他們,華為正在裁員,特別是非技術和為大型電訊公司做銷售有關的職位。

「我的前同事告訴我,他們只是在等被解僱的通知。」白說。

加拿大感受到威脅

隨著華為在北美羽翼漸豐,加拿大和美國越來越擔心華為與北京的關係。

2012年,美國國會委員會表示該公司對美國安全構成威脅;同年,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的政府,禁止華為競標建設政府的電信網絡。

但華為在加拿大社會中卻紮根更深,特別是當該公司終於在2014年,與加拿大主要電信商(包括Rogers,Bell和Telus)建立了穩定的關係。(在圍繞5G的爭議中,Rogers此後限制了對華為的使用,轉而支持愛立信。)

華為同時加大了廣告宣傳,特別是大型的娛樂活動,它成為加拿大冰球之夜的贊助商,每周向數百萬電視觀眾展示其徽標。

華為在2011年將貝爾的前高管,曾經是加拿大聯邦大選自由黨候選人的斯科特·布拉德利(Scott Bradley)拉入了自己的公司。(由於孟晚舟被捕,加中關係緊張,布拉德利於今年1月辭去高級副總裁一職。)此前,在他的努力下,華為獲得政府允許,在加拿大銷售其產品。

此後,華為聘請了其他加拿大政壇人士,其中包括哈珀擔任總理時的助手艾利漢·費爾什(Alykhan Velshi)和保守黨領袖安德魯·熙爾(Andrew Scheer)的前發言人傑克·恩賴特(Jake Enwright)。(恩賴特已於4月離職。)

華為公司的花名冊上還有其他游說者,他們曾為前自由黨、保守黨政府或加拿大主要企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