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官方數據顯示,中國企業在過去3年裏瘋狂從美國進口半導體、集成電路和相關製造設備,月進口規模高達17億美元(約合120億元人民幣),同時有中企在海外高薪挖角技術人員,試圖建立自己的晶片製造產業。但有分析認為,中共扶持起來的企業屬於「暴發公司」,在DRAM產業領域缺乏深厚的技術根基,靠購買和挖角的手段很難讓這些企業跟上科技時代的快速步伐。

彭博新聞社日前報道稱,美國官方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企業在過去三年來急劇加大了從美國進口半導體、集成電路與晶片製造設備的規模。中美爆發貿易戰後,這個勢頭仍然不減。今年8月份和10月份,中企對美國晶片和相關設備的月進口量均高達近17億美元。其中,華為和海康威視尤其突出。

有分析認為,由於中美貿易戰有可能會演變為更廣泛針對科技業的打擊,中國一些需要採購高科技元件的企業「已真實感受到風險」。以華為網代表的一些中資企業因此採取了大量囤貨的策略來應對美國政府「突如其來的禁令」。

與此同時,為了應對貿易戰和制裁,中共政府也加大了對中國晶片產業的投資。就在今年10月,在中共政府主導下,剛剛成立了總額290億美元的新基金投資晶片產業,扶植以清華紫光為龍頭的半導體產業。

不過,《美國之音》的相關報道指出,中國缺乏DRAM的生產經驗、技術和知識產權,即使有政府的大力扶持,在高性能半導體晶片和圖像處理晶片等關鍵領域,中資企業仍然遠落後於美國等西方國家。

中共政府大力扶持的清華紫光,之前也曾試圖建設DRAM研製基地,但沒有成功;一度被視為中國有實力的DRAM製造商的福建晉華集成電路,也因剽竊美國的知識產權而在2018年10月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現在幾乎破產。

報道披露,目前中國僅有長鑫存儲技術有限公司在安徽合肥建立的DRAM工廠和研發設施在大規模生產晶片,包括使用19納米處理技術生產LPDDR4, DDR4 8Gbit的DRAM晶片產品。而這家公司為了彌補人才不足,在海外大規模招募工程師和技術人員,其合肥的工廠現有的三千名僱員中,有70%來自南韓和台灣。

長鑫存儲技術公司甚至還從全球第二大DRAM製造商、德國的奇夢達(Qimonda)公司挖角,其中包括奇夢達原副總裁屈斯特爾斯(Karl Heinz Kuesters)也成為了長鑫公司的顧問。

報道引述物件分析公司(Object Analysis)首席分析師漢迪(Jim Handy)的評論稱,「(長鑫)基本是奇夢達在中國的設計中心,只是由於地方政府的資助而擁有一個嶄新的工廠」,因此「他們能夠使用奇夢達的所有知識產權。這讓他們比中國其他DRAM和閃存晶片(NAND)的新興製造商處於更有利的位置」。

不過,半導體研究機構IC Insights負責市場研究的副總裁馬塔斯(Brian Matas)卻在電子工程網站發文指出,中國的晶片產業缺乏經驗技術和知識產權,這樣的「暴發公司(或國家)」 很難跟上科技時代的快速步伐,也無法對三星、SK海力士(Hynix)和美光科技(Micron)構成挑戰。

馬塔斯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中國要想生產出在密度、性能和價值上具有競爭優勢的DRAM設備極端困難。批量交付DRAM設備也是一個挑戰,因為拿到能夠生產此類設備的機器難度很高,可能相當於冷戰時期」。#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