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臉識別技術在中國大陸被廣泛運用到監視系統。然而,央視近日自曝網上有人販賣人臉數據,人臉信息洩露引發民眾憤怒和憂慮。外界質疑,人臉識別技術在中國被非法濫用,安全方面存在漏洞。

日前,網上傳出多個兜售包括人臉等個人資料的平台。央視調查報道稱,在互聯網平台「轉轉」上,10元可買5000多張(人臉相關算法數據集)人臉照片;在百度「快眼」貼吧上,也有人在兜售人臉數據,姓名、身份證照片、銀行卡和手機號都有的,4元錢一份。

有媒體稱,以出售人臉數據為目的的「黑色產業鏈」已經形成。

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目前不僅有人在網上出售個人銀行卡4件套,還有對公帳戶8件套(客戶可以自己定公司抬頭和營業範圍),另外可以微信和支付寶人臉識別解封。

有人在網上公開售賣公民信息,包括人臉信息。(網頁截圖)
有人在網上公開售賣公民信息,包括人臉信息。(網頁截圖)

所謂個人銀行卡4件套是指,身份證原件+身份證對應手機卡+身份證對應銀行卡+網銀U盾。而銀行卡買賣的背後,多為電信詐騙、洗錢、行賄、受賄等不法行為。

2018年,廣安警方曾破獲一起販賣公民個人信息案,兩名中學生的個人銀行卡三個月流水上億元,而且是流向國外。經查,該團夥共計販賣「四件套」信息一千餘套,獲利上百萬元,而數十億的資金經過這些銀行卡流轉,最終流向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柬埔寨、老撾等國家。

經濟學者田北銘發推表示,「手機號實名制後,信息被普遍販賣,詐騙猖獗。人臉識別信息更重要,被廣泛販賣,中國是詐騙天堂。中共採集信息只為維穩,根本不保護信息安全。」

人權工作者韓連潮律師發推表示,中共又出全民監控新招。從12月1日起強製麵部掃瞄才能註冊新手機服務,旨在採集所有人像、虹膜等多維生物信息,來核實用戶身份,以便追打其認定的危害政權的重點人口。而在新疆阿勒泰市區一公廁內,使用者通過人臉識別取紙。

世維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中共)當局為了在新疆加強進一步的針對維吾爾人的監控,採用了各種高科技的手段。人臉識別也是中共為了進一步甄別維吾爾人,更加系統、完善地加強這種監控的手段。

「中共在當地所推行的這些強硬手段,用這些高科技手段直接侵犯人權,也侵犯了人最基本的私隱權。」他說,「中共這種典型的迫害政策並未引起廣泛的中國人對這個問題的高度關注,因此中共在當地推行一些監控、管控的極端政策,並且逐步把它移植到中國大陸。」

迪里夏提認為,中共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確是出於一種特定的政治目的。它使用和操縱該技術完全是擔憂自身統治的延續性,所以它會採取各種措施來維護統治的絕對利益。為了系統性地貫徹所謂的維穩、嚴打,來獲得所需要的具體數據。

「中共使用類似的技術,絕對、百分之百是為了鞏固自身的專制利益,同時來防範任何不滿的情緒,同時通過該技術抓捕當局認為是危害統治利益、統治權威的任何不同意見的異見人士。」他說。

人臉識別的安全性遭質疑

人臉數據的洩露引起民眾的憤怒和憂慮。網友表示,「我的臉也太不值錢了吧!」「國民還有私隱麼?」「每天對著釘釘打卡(考勤軟件)的我心裏充滿了恐懼!!!」

網友擔憂,「人臉這東西可以拿去做虛擬影片,然後詐騙,新型犯罪的起源。」「要臉不!?」「明星倒楣了,各個角度的臉都有。」「別人拿著你的信息,能申請貸款,能註冊公司……」

@兜寶他爸爸:阿裏之類的企業都在以極低的成本全面蒐集著全國人民的各種數據信息,美其名曰支付創新,實則瘋狂積累自己的數據資源,為數據挖礦打造金山。

網友指問,「誰給火車站等地方必須強行刷臉的權力?」「註冊滴滴、買閒魚、微博V認證必須人臉識別才能使用,是誰賦予這些app有蒐集公民肖像的權力?」「你住酒店到處要人臉識別!私隱嚴重洩漏又找不到原因!」「平時用的app裏到底哪些是真的跟公安部接口,哪些不是也很難知道。」

還有網友指出,「類似人臉信息洩漏、被非法兜售使用的消息已是屢見不鮮,通過人臉識別驗證個人身份其安全性可想而知。」

在中國,人臉識別技術已被濫用到各個領域,包括安防領域,金融支付,出行領域等。但是人們逐漸發現,這是一個脆弱的、不成熟的技術。但是很多人在用不成熟的人臉識別技術來做關鍵信息系統。

早在2017年國際安全極客大賽上,人臉識別門禁2分半鐘被破解,彩色打印人臉照片10秒鐘解鎖手機,輕鬆地攻破了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技術。

有專家表示,人臉識別技術在現實運用中,準確度要大打折扣,龐大的人群樣本、不同的光線、姿態、分辨率等條件,都可能給機器識別帶來困難。對於人臉識別的安全問題,目前仍是技術攻防戰。因此很多人臉公司都加大了在「活體檢測」上的技術投入,確保技術檢測的是「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