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涉疑犯罪的民營企業負責人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訴的不訴,能緩刑的緩刑」,中共最高檢檢察長張軍近日一段講話在網絡上引發一連串的質疑和吐槽:「前面抓得太多了?」「需要(他們)是無奈,消滅才是理想。」

據中共官媒報道,張軍12月3日在參加最高檢開放日活動時聲稱要「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提出「對涉疑犯罪的民營企業負責人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訴的不訴,能緩刑的緩刑」。

最高檢還舉出了數據來證實,稱「今年前10個月,對非國有公司企業人員犯罪不捕率是29%,比總體刑事犯罪高6.9個百分點」。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消息一出立刻引發軒然大波,吐槽聲一片:「前面抓得有點多?」「企業老闆被捕一個月,企業就可能倒閉,資金鏈斷裂。」「淚奔啊,終於知道企業的難處了!」

很多人質疑當局「此一時也彼一時」,只為了經濟下行,仍要利用這些民企:「需要是無奈,消滅才是理想」;「區別對待背後就是地位不一樣,臨時一用。怪不得企業家們害怕。」「為何『優待』民營企業家?還不是因為民營企業家成了依靠(經濟畢竟不景氣了)和背鍋俠(討薪民工的怒火被轉嫁給『萬惡的資本家了』)。」

還有人表示:「新聞出來我感覺智商受到侮辱,哄小孩也沒這樣的啊,把民營企業平等對待怎麼就這麼難?不需要你關照也不要去打壓,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反之對國企也一樣,然而要做到這個感覺是有生之年無法看到了!」

網民大吐槽,其中一條文章後面的733條評論全遭刪除。(網頁截圖)
網民大吐槽,其中一條文章後面的733條評論全遭刪除。(網頁截圖)

《大紀元》資深評論員何堅對此表示,中共最高檢的這種表態說明了不少問題。

首先,身為中共最高司法機構,卻做出這種明顯違背法治精神的表態,這應該從側面反映出,中國經濟真的危險了,所以中共至少現在要做出安撫民營企業的姿態,想要穩住民企老闆們不要出走,要儘量在國內投資、生產,發展經濟。

其次,今天中共能賞賜給民企老闆們的這種「能不捕的不捕」的超國民待遇,明天也可以翻開「打土豪」的老黃曆,對民營企業家寧枉勿縱。中共最高檢的這種表態,相當於自己承認了中共的法律和法治只是一紙空文。

第三,今天中共要寬待民企老闆,透露出以前肯定是曾嚴懲民營企業家。事實上,了解中共體制的人都知道,公安的經偵、檢察院的反貪局從來都是把民企老闆們當作「大肥羊」,要多撈錢,就抓幾個老闆,來搾取錢財。至於說中共法院,更是出了名的「吃了原告,吃被告」、兩邊通吃的。

所以,最高檢的這個表態反而透露了,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是生活在一個何等心驚膽顫的環境中,完全沒有安全感。

民企倒閉、出走、企業主被抓

在中國,民營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專利發明權,以及80%以上的城鎮就業人口。但近年來,中共打著「黨領導」的旗號,刻意推動國企「做強、做優、做大」,擠壓民企的生存空間,導致大批民企倒閉、出走或在困境中掙扎。

中共國家部委最早期下海的體制內代表,曾任全國工商聯農產商會代表的蔡曉鵬,日前批大陸公權太任性,自己所在群的二千多個民營企業家,沒有一個說過得好的。此前,網絡上曾出現《深圳日報》整版整版刊登的企業註銷聲明。

與此同時,大量針對民營企業主的案件,甚至冤案大量出現。曾多次炮轟中共「國進民退」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曾透露,今年兩會期間,中共最高檢一名副檢察長說,他到某個省去調研,那個省排名前100位的民營企業家,竟然有四十多位被抓走了。

日前,網上還傳出一段向松祚最近一次的公開演講影片。他在演講中說,現在民營企業家的普遍心態是:「需要我們是無奈的選擇,消滅我們是崇高的理想。」

向松祚質問,「如果朝這樣的方向下去,民營企業家、私營企業家的權利,自主經營的權利,得不到妥善的保障,得不到充份的保護,他們會有信心嗎?」

中共前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也曾發文表示,中國經濟在2010年起開始下行,中美貿易戰只是其中一因,他認為更主要原因是中央宏觀經濟調控未有堵塞漏洞,以及「民營經濟退場論」等極左思潮。

但中共最高檢的最新表態能起到甚麼作用,地方檢察院是否會認真對待?有網民直接留言諷刺最高檢「說的比唱的好聽,不落實有甚麼用?」

何堅也表示,中共最高檢的這種表態都是中共的政治性話語,既無法規支持、又無執行標準,具體到辦案的檢察官身上,其實是沒甚麼用。因為,中共的檢察官要撈錢,通過嚴刑拷打或者用判刑坐牢相威脅,從民營企業家身上壓搾出錢財後,一般都會做出不逮捕的決定,所以最高檢舉出的數據其實沒有任何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