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半年來,港警發射逾萬枚催淚彈清場,刺鼻硝煙瀰漫整個香港。分析認為,這一場「催淚彈放題」,引燃世紀之毒,炸開的是難以清除的生態地雷,陪葬的可能是香港下一代的未來。

根據香港警方記者會提供的數字,香港自6月爆發「反送中」運動至11月下旬,警方已針對抗爭者在香港各區發射約1萬枚催淚彈。

為了抗議香港警方近幾個月施放大量催淚彈並造成健康危害,12月1日上午,在中環有一場「孩子不要催淚彈」親子遊行,要求警方停止使用催淚彈,並要求政府公開催淚彈成份。

自由亞洲電台5日報道說,近六個月,高達一萬顆催淚彈落在彈丸之地,刺鼻硝煙瀰漫各個角落,這一場「催淚彈放題」,炸開的是難以清除的生態地雷。而且跟著萬顆催淚彈陪葬的可能是下一代的未來。

圖為12.01「孩子不要催淚彈」親子集會及小型遊行。(影片截圖)
圖為12.01「孩子不要催淚彈」親子集會及小型遊行。(影片截圖)

催淚彈引燃世紀之毒 遺害無遠弗屆

有前線採訪記者11月中旬曾稱,自己已確疹患上「氯痤瘡」。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博士研究員孫瑋孜的博士論文研究生物化學。他說,氯座瘡是很明顯的二噁英中毒症狀。2004年烏克蘭的總統候選人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被對手用二噁英下毒,短時間內臉部變綠,這是氯座瘡的表徵。

孫瑋孜表示,二噁英是最令人不安的三個字。「催淚彈有非常多種類,這次港警使用的是CS Gas這一類催淚彈。」

他解釋,「CS Gas的化學結構是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由於有機物在含有氯分子的情況下燃燒,一但達到200至450°C極高溫,容易形成『世紀之毒』二噁英。」

孫瑋孜說,港警初期使用的是美國制催淚彈,後來採用兩款中國製造,香港電台(RTHK)曾經檢測街頭的催淚彈殼,發現美國制仍殘留一些CS Gas的主要成份,但是中國製造的幾乎無殘留。

他研判可能是中國制催淚彈的燃燒溫度太高,導致主成份全部降解,這可以合理懷疑CS成份被降解、氧化生成二噁英或其他化學物質。

「世界衛生組織將二噁英列為一級致癌物。」孫瑋孜說,「它對於人類的免疫系統有很大的影響,加上屬於環境荷爾蒙,對生殖系統也有影響。」

由於二噁英為油溶性,容易囤積在人體的脂肪細胞,我們非常擔心,對每個人可能都有害,孕婦和兒童尤其是高風險族群。

牛津大學流行病學者陳嘉鴻也曾稱,二噁英經人體攝入後難以排出,亦無法分解,其毒性需20年才可減半,港警如此頻繁地使用催淚彈,勢必污染附近環境,港人未來須面對更多未知的健康風險。

2019年11月12日,警方施放催淚彈煙霧瀰漫,地上有火苗。(Philip FONG/AFP)
2019年11月12日,警方施放催淚彈煙霧瀰漫,地上有火苗。(Philip FONG/AFP)

萬枚催淚彈人鳥動物皆遭殃

臉書專頁「Journesis」貼出香港各區民眾經歷催淚彈煙霧的後遺症,稱港九新界多區市民出現皮膚敏感、皮膚炎、紅疹及水泡等皮膚問題,痛癢難當。

許多民眾紛紛在這篇文章下貼出自身起紅疹的照片,許多人手臂或腿部爬滿大小不一的疹子。

民間團體「香港媽媽反送中」11月27日發佈網絡問卷調查,訪問1,188位家長催淚彈對未成年子女健康的影響,結果發現65%兒童出現咳嗽症狀,近七成家長認為子女接觸催淚彈或其殘留物的途徑來自社區。

進入冬季,香港空氣中的PM2.5濃度增加,香港專家提出二噁英和多環芳香烴(PAH)等物質會附著在PM2.5,擔憂經由呼吸管道攝入。

孫瑋孜表示,二噁英一但結合細懸浮顆粒如PM2.5、PM10,隨著風向傳播到更遠的地方,附近城市、地區都可能受到波及,最後沉降在土地裏面,擴大毒禍後遺症。

國際污染物消除組織曾調查中國焚化爐附近的蛋雞場,孫瑋孜說,由於焚化爐不當燃燒生成二噁英,再飄落至附近對蛋雞場,放養的雞隻攝食土壤裏的蚯蚓,研究結果發現,雞蛋中二噁英含量偏高。

「香港動物報」11月19日發報告說,香港各區發現多宗雀鳥及動物(如松鼠)的死亡個案,數量比起平日為多,情況非常不尋常,不少市民懷疑一連串個案有可能與密集式發射催淚彈有關。

現時發現動物屍體的地方包括中文大學、理工大學、尖沙咀等地。

在香港荃灣警察向記者群、民眾發射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在香港荃灣警察向記者群、民眾發射催淚彈。(余天祐/大紀元)

動物接連死亡 引發生化危機疑慮

在香港恒生大學、中文大學任教的陳嘉銘博士,長期關注動物議題。目前他已經著手為動物蒐證死因。

他說,目前以鳥類死亡案例最多,市區很多地方都發現鳥類陳屍街頭,不少醫學期刊都發現,在施放催淚彈後,動物死亡明顯增加,而11月12日港警圍攻中大,由於校園樹木多、鳥類也多,事後出現鳥類暴斃,無法否定和催淚彈有關。

與此同時,不少家養動物也紛紛掛病號。陳嘉銘說,在施放催淚彈後,旺角、深水埗、尖沙咀等住宅區的貓狗跟著遭殃,很快因為咳喘而去看獸醫,醫生診斷氣管有問題,犬科動物如狗的症狀尤其明顯。

而在觀塘海濱長廊的水面,10月份已浮現出成群死魚,陳嘉銘認為,這不排除催煙毒素流入大海所害,而港警使用水炮車驅眾,藍色液體經管道、最後流入海中,觀塘和銅鑼灣海邊都曾發現藍色的水,同一時間也出現魚類大量死亡。

他說,「催淚彈的成份不是氣體(gas)來著,其實它是很小的固體微粒,它會沉到地下、流入水中。」動物集體死亡捎來生態警訊,蝴蝶效應不容小覷。

「二噁英在土壤中的半衰期可以長達25至100年之久,它進入水域、海洋生物當中,藉由食物鏈會在不同生物間傳遞。」孫瑋孜說。

陳嘉銘憂心忡忡說,這一場生化危機衍生的環境災難,或將隨著時間陸續引爆。「我最害怕的是很多動物、植物問題會慢慢出現」,「催淚彈的毒素可能溶入泥土當中,對植物造成傷害,甚至流入大海,影響海洋生物。」

香港環保團體接二連三提出反催淚彈倡議,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11月底也發起「反對港警濫用催淚彈」連署。

孫瑋孜說,這次連署鄭重要求香港環境局和食衛局立即檢驗香港各地的二噁英污染情形,並公開檢驗資料,以免人民受毒物之害,同時警方應立即停止使用催淚彈,並針對濫用行為即刻啟動獨立調查。

「日內瓦公約說得很清楚,催淚彈等於是化學武器,在國際間戰爭是不能使用的。」孫瑋孜表示,香港再不停止濫用催淚彈,引燃的可能是一場難以想像的生化劫難。#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