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民主黨人星期三(12月4日)開始了他們推動彈劾特朗普總統的下一步行動,眾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了首日聽證。四位憲法學者在國會聽證會上提出證詞,闡述他們如何理解當年美國建國先父們訂立彈劾並解職總統的初衷。聽證會上不僅有兩黨議員,他們召喚的學者也針鋒相對,聽證會現場不時出現火爆場面。

美國國會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星期三進入新階段,推動彈劾特朗普的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接棒舉行聽證會,三位憲法學者認為特朗普尋求外國干預美國選舉,已構成可彈劾他的罪行。不過第四位作證的憲法學者表示強烈異議,堅稱必須特朗普犯下重大罪行和行為不端才能加以彈劾,但目前的證據「極其不足」。

這場電視轉播聽證會頗具戲劇性,雙方激烈爭執,不只作證的憲法教授意見分歧,共和與民主兩黨議員更是立場分明,為了是否彈劾特朗普唇槍舌劍火爆交鋒。這些議員及學者的對立也反映出華府政界乃至美國當前的分裂局面。

在眾院司法委員會佔多數的民主黨人召喚哈佛大學教授費爾德曼(Noah Feldman)、史丹福大學教授卡蘭(Pamela Karlan)、北卡羅萊納大學教授格哈特(Michael Gerhart)來申述其見解以推動他們的彈劾案,這就是,特朗普是濫用總統職權,而共和黨邀請的唯一專家是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學教授特利(Jonathan Turley)。

民主黨證人:應彈劾 無異議

民主黨證人格哈特教授在事先準備好的聲明中稱「總統嚴重行為不端,包括行賄以及請求外國領袖幫忙,以交換他行使某些權力,此外他還妨礙司法和國會調查,這比以往任何總統的不當行為都還嚴重。」。他進一步說:「假如國會在這件事情上不能提出彈劾,那麼,彈劾程序就失去了一切意義,美國憲法所精心謀劃的阻止在美國的土地上出現國王的安全保障也因此而付諸東流。任何一個人,即使是總統,也不能不受憲法和美國法律的制約。」 格哈特並表示自己和其他兩名民主黨證人「意見一致。」

同為民主黨邀請的費爾德曼與卡蘭也認為,特朗普濫權想影響總統大選結果。費爾德曼說:「如果我們不能彈劾一位濫用職位圖謀私利的總統,我們就不再生活在一個民主國家,而是活在一個王國或是獨裁統治下。」

共和黨證人:太草率 無證據

而國會共和黨人召喚的特利教授則支持共和黨的觀點,這就是,特朗普要求烏克蘭進行調查,同時不發放烏克蘭所需要的3.91億美元的軍事援助,這種做法並無過錯。烏克蘭需要美國援助來跟親俄羅斯的分離份子在東烏克蘭地區戰鬥。特朗普最終在烏克蘭沒有對拜登展開調查的情況下發放了援助。共和黨人說,這證明了特朗普沒有跟烏克蘭進行利益交換。

共和黨的專家證人特利在聽證會上對民主黨的說法不以為然,認為民主黨主導的彈劾調查過於「馬虎」和「草率」,缺乏直接知道相關事件內情的人所提供的證詞,目前的證據不足以顯示特朗普有「明確犯罪行為」。

何為彈劾罪行?憲法很模糊

根據美國憲法,一個總統可以因為「叛國、收受賄賂和其它嚴重罪行和輕罪」被彈劾並被解職。但這些名詞的定義在美國243年的歷史上是由國會議員來定的。很多憲法學者認為,濫用職權和妨礙司法也是可以彈劾的不當行為。但美國憲法沒有提到這些行為。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昨日表示眾議院會起草彈劾條款,外界預料民主黨會在聖誕節休假前在眾議院舉行投票表決,通過後彈劾條款會移交至共和黨主導的參議院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