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的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學生、浸大編委記者鄧澤旻,在反送中運動中走過烽火連天的校園,見證子彈橫飛的場面,更經歷被捕、在中大抗爭前線慘遭警察爆眼的痛苦過程。而鄧澤旻過去幾個月在前線見證的,是更多的香港人無止境的苦難。

鄧澤旻盡記者職責遭拘捕

據蘋果日報報道,鄧澤旻升讀浸大後,一心在宿舍享受大學生活。反送中運動中,鄧澤旻選擇了拿起相機,置身在戰地中。鄧澤旻從7月開始為浸大編委特約跑新聞,直至現在。

數月前鄧澤旻曾生病住院數星期,那段時間每天臥床看直播,被迫成為旁觀者。但他覺得如果不記錄這場運動,於心不安。大病初癒便立即重返崗位,然而他卻在短短兩個月間經歷被捕、爆眼。

11月3日,鄧澤旻在太古城中心採訪期間,突遭防暴警察拘捕,當時他已立即向警方出示記者證,但警方仍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將他拘捕。鄧澤旻被拘留近20小時。

獲釋後,他回校召開記者招待會,過了一天便回到前線採訪。天剛亮在元朗採訪中學生「和你返學」,然後「飛奔」到中大畢業禮現場,之後到科大周梓樂集氣會,晚上再拍攝知專赤腳行。前前後後縱橫四個校園採訪,足足奔忙了13個小時,回家後還要做後續工作。

11月10日,香港抗爭多區開花,鄧澤旻到荃灣採訪。抗爭者快閃,警車疾馳而至,他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他戴的頭盔是工地上用的黃色安全帽,帶子搖搖欲墜,能抗住一棍子已是萬幸,他不敢想像子彈擊中頭盔的後果。

中大二號橋慘烈一戰 鄧澤旻被爆眼

11月12日,警方攻打香港中文大學,與抗爭的學生對峙。二號橋一戰最為慘烈,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槍林彈雨間,猛地一顆催淚彈打中了鄧澤旻的防毒面罩,衝力震碎他的眼鏡,碎片插中右眼球,他感覺到空氣中滲出血腥味,他拿下防毒面罩一看,面罩染滿鮮血,頭有點暈,右眼已經看不見,腦海中掠過印尼女記者被爆眼的遭遇。

有影片片段顯示,當時鄧澤旻捂眼大哭﹕「好痛呀!」並說﹕「我好想返回去呀,我會不會有事呀,我好怕毀容呀!我好擔心以後看不到東西呀!」現場有人不斷安慰他,稱現場煙很大,先離開現場,並叫他不要擔心。這段影片令網民痛心。

報道說,當時鄧澤旻眼淚決堤。他最大的恐懼是,如果失明不能再採訪,那感覺比死更難受。

在子彈橫飛的日子,鄧澤旻早有一去不返的心裏準備。萬一被催淚彈爆頭或被實彈打中,便會死掉。某夜他在宿舍寫遺書,但不知如何完成,最後扔進垃圾桶。

中彈後,鄧澤旻在醫院躺了三天,不顧媽媽反對,偷偷出去採訪抗爭者的遊行,媽媽找不到兒子,致電侵大編委會找兒子已成為日常。

在理大目睹怵目驚心一幕

鄧澤旻在理大看見怵目驚心一幕:一人快要窒息似的蹲在路邊,手緊緊抓著防撞欄。他說,當時叫天天不響,叫地地不應。他強忍悲慟,舉起相機把他拍下,那個人的下落最終不得而知。「公開照片好似讓他送死,(那個人)會被控告暴動罪。」他不願公開一張震撼的照片,成為加害那個人的證據。唯願終有一天,能將這真相全部公諸於世。

鄧澤旻打開電腦,回首五個月來拍攝的種種畫面︰抗爭者在大戰前擺V字手勢;黑衣情侶互相戴豬嘴;水炮襲來,前線抗爭者持盾寸步不退……

這幾個月來鄧澤旻在前線見證的,是無止境的苦難。讓他念念不忘的,是苦難中的愛與人性光輝。

一位攝影導師曾問他,除了苦難,最想拍攝的是甚麼?他的思緒飄到香港光復之後,眾人齊集摘下口罩,與愛人牽手走過地毯浪漫一吻,有情人終成眷屬,「最想自己都經歷這些時刻。」

鄧澤旻的志願是記錄這個時代,證實這些畫面真實存在過。他只有一個心願,有人能將他的作品結集成攝影集,成為這場抗爭中,屬於鄧澤旻的戰地紀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