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代,晉、楚兩個強國爭當盟主。

有一次,晉靈公在扈地會見諸侯,鄭國國君沒有來,晉靈公以為鄭國和楚國往來,很生氣。

鄭國公子歸生知道這事後,就給晉國寫了封信,首先回顧了鄭國和晉國的友好,然後解釋了鄭君沒來參加的原因,最後說:「我們國君在這三年來,先後多次去朝見你們晉君,對晉國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和誠心了,可還不能使你們感到滿意,而我們已經無法增加這誠意了,除了亡國。古人說:『畏首畏尾,身餘其幾?』鄭國現在的處境便是這樣,既怕楚國攻打,又怕晉國襲擊。而晉國的命令又好像沒完沒了似的,這使得我們鄭國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將全國力量集合起來,等候你們晉國大軍的到來……」

「畏首畏尾」形容人膽怯多疑,對甚麼事都怕,既不敢進,又不敢退。出自《左傳‧文公十七年》。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