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隊原本被稱為「亞洲第一警隊」,如今已名聲掃地,被港人怒斥為「黑警」,親友之間甚至將港警視為「地雷」。由此,警察的婚姻大事也備受影響。繼數百家婚慶公司拒絕承辦港警婚禮後,近日又傳出一位準新娘因與警察婚期臨近,遭到親友群體反對,甚至伴娘「落跑」的事件。

反送中抗爭至今,港警因瘋狂鎮壓抗爭民眾,形象徹底崩塌:7.21港警勾結黑社會攻擊市民,在地鐵站內釋放催淚彈,打爆女義工右眼,對女抗爭者使用性暴力,8.31在太子站無差別毆打市民並抓人、甚至傳聞有人被打死,開真槍打傷中學生,圍攻香港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凡此種種。令市民對警察的信任降至極低,甚至有人說「沒有警察才安全」。

許多商城和居民大廈紛紛貼出警察禁止入內的告示,法廣報道稱,香港警察猶如「過街老鼠」,哪裏有警察,哪裏就有險情。

不僅如此,港警的婚姻大事也備受打擊。May是一名反送中抗爭者,她告訴法新社,她與警察男友的婚禮可能無法如期舉行。

May芳齡28歲,與男友交往8年,兩人原擬定明年二月大婚。如今場地訂了、婚戒也準備好了,但因為男友是警察,親友現在都反對她結婚,原本答應當首席伴娘的閨密也考慮缺席。

May坦言自己很難過,沒想過會在人生重要時刻失去好朋友。她還說,閨密在陪她挑選婚紗時,甚至勸她「你還沒嫁,還有得選擇」。這一切讓她了解到,「警方與居民之間的關係,變得有多破碎」。

May說,在反送中運動之前,身為港警的男友一直令人驕傲,最近卻成朋友間的地雷,大家漸行漸遠。

她還透露,其實在親友和知己反對她結婚之前,她的結婚籌備過程就已出現麻煩,香港婚慶產業從業者11月8日發佈聯合聲明,拒絕承接警察的婚禮,以致她的喜帖難產。

一名籌備聯合聲明的攝影師對港媒說,有約350間婚慶公司參與聯署,其中包括婚禮籌劃、攝影、妝發、音響、場地佈置等相關公司。

聯合聲明中寫道,香港警察行為「已經失控」,並且出現「大量濫權、濫捕、濫暴情況」,在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前,一律不再接受任何警察的婚事預約。「在警方濫捕及濫暴香港市民的同時,我們已經不能容許自己在婚禮上再給他們送上微笑祝福!」

除此之外,May還有一個擔憂,即使自己辦婚禮,也可能會有抗爭者前來抗爭。9月,一名疑似速龍小隊成員的香港男警與未婚妻在酒店擺酒宴,近百名抗爭者到場「祝賀」,在現場撒下大量冥錢,並高喊抗爭口號,以示對警察的不滿。

事實上,不僅May與警察男友受到反送中運動影響,許多與警察交往的抗爭者最終都是以分手收場。而且,一些警察的家庭也因這場運動被波及。不少警察家屬支持反送中,家庭出現裂痕,甚至有警嫂與警察在街頭對峙。

26歲的香港女士Sunny是一名反送中抗爭者,她的丈夫是一名普通警察。自從6月以來,他們一直在這樣相處:夜裏站在路障的對立面,第二天一起撫養兩個女兒。

Phillis,今年42歲,是一名為小學生服務的社工,她與一名警官結婚已經21年了,隨著她越來越多地參與到反送中運動中來,她感到丈夫已經變成了一個陌生人。「我們的觀點不一樣,我告訴他,等我們的孩子長大成人了,我要考慮離婚的問題。」

與此同時,警隊內部也出現分化,一些警察對政府將他們推上前線當炮灰的做法感到心灰意冷,想要辭職。大紀元報道說,中共近百年積累的整治人的邪術,正在香港上演。中共的邪招是:煽動仇恨,讓警民、港人互鬥,製造恐怖,分化港人,最終導致抗爭運動流產。

不過,近日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壓倒性戰勝親共建制派,不少警察警嫂也倒戈,港人用選票彰顯團結一致、共同抵抗中共的企圖。#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