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明慧網報道了青島即墨市居民何立芳被中共虐殺的情況,此案是中共迫害法輪功邪惡大全之縮影。中共宣稱「為人民謀幸福」,卻不斷地嚴重侵犯人權,將民眾堅持信仰的義舉誣衊為「破壞法律實施」。20年來,一樁又一樁信仰受迫害案曝光了驚天罪惡,揭穿了中共的流氓偽裝。對此殘暴邪惡的政黨,中國人和全世界都需要認清它的本質和危害。

「610」、政法委、公檢法、醫院聯合犯罪

何立芳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因為堅守信仰被中共迫害致死,時年45歲。據明慧通訊員報道,涉案責任單位包括即墨市「610」、即墨市政法委、即墨區法院、即墨檢察院、即墨公安國保大隊、北安派出所、城陽區第三人民醫院等。

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何立芳曾被青島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多次騷擾、綁架、非法關押。

2001年,在即墨看守所,17名犯人在警察授意下對何立芳群毆,打得他幾度昏死,內臟功能全面衰竭,醫生認為已經沒有搶救的價值了。生命垂危之際,何立芳被接回家,通過修煉法輪功奇蹟般地活了下來,但卻仍然遭受24小時監控、騷擾。

為了避免再被綁架,何立芳被迫離家出走,在外漂泊17年。即墨政法委、「610」、北安派出所註銷了何立芳的戶口,扣押其身份證。

2019年5月5日,中共以辦理身份證為由將何立芳騙到北安派出所,將其非法抓捕、送至普東看守所。何立芳絕食反迫害,被強制灌食、毆打,渾身是傷,大小便不能自理。

5月22日,律師第一次與何立芳會面時,他已經不能行動,對律師的問話毫無反應。6月25日,即墨區法院在何立芳生命垂危、不能說話的情況下,讓幾名法警把他從監室內抬出來,按在椅子上,對他進行所謂「庭審」。

何立芳被非法關押期間,其年過八旬的老父母到即墨信訪辦和派出所要求立即放人,但是這些單位互相推諉,連大門都不讓老人進。有一次,何立芳的二姐對北安派出所的警察哭喊說:「你們真沒有人性,我弟弟絕食都快不行了,你們還不放人。」

7月3日上午,何立芳的家屬在電話中被告知,何立芳已經死亡。家屬經過強烈要求,衝破派出所的阻撓,看到了遺體:何立芳的胸前有縫合的刀口,後背也有刀口,神情痛苦,嘴巴張著,鼻子和嘴裏有血跡,牙縫往外滲血,腿和胳膊發黑,上面都是瘀青,還有針眼……

北安派出所派人安排火化遺體,全程嚴密看管。當天殯儀館內外佈滿了武警和便衣警察,火化之後,四輛警車出動,在村裏嚴密監控。

在何立芳流離失所的17年裏,他的親人也飽受迫害。何立芳的父母被連累、關押;他的未婚妻在壓力下和他分手;他的大姐兩次被勞教,在王村勞教所被吊打八天八夜,回家後年僅50歲便悽然去世;二姐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3年;他的大哥因為兒子參軍受阻而遷怒於父母,還揚言要殺了自己的親弟弟。這些家庭悲劇都是由於中共的非法鎮壓所致。

2019年7月2日或3日,青島市即墨區法輪功學員何立芳被青島普東看守所迫害致死。(明慧網)
2019年7月2日或3日,青島市即墨區法輪功學員何立芳被青島普東看守所迫害致死。(明慧網)

何立芳被害與活摘器官

何立芳死亡前被送往城陽第三人民醫院,那裏距看守所30多公里,條件簡陋。警方為何不選擇距離更近、設施更完善的醫院便於真正的搶救呢?

外界分析,城陽第三人民醫院不引人注意,而且此處距離青島流亭國際機場不到10分鐘車程,非常利於器官摘取後火速運往外地。

此外,何立芳屍體上的刀口和後背的空洞是活摘器官的最大疑點。家屬曾對此提出質疑,派出所的警察說,那是為了解剖查死因,轉而又說青島的法醫要來鑑定,可是法醫卻沒有出現。

活摘器官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實施的超出人類底線的犯罪行為。

中共1999年發動迫害法輪功,大批學員在上訪時被非法抓捕,許多人失蹤。2001年,大陸器官移植數量忽然飆升,隨後持續快速增長,大量器官移植中心和配型中心在全國各地迅速建立。很快,中國成為器官供體大國,器官移植成為賺取巨額利潤的國家產業。

2006年3月9日,證人安妮在海外向媒體曝光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3月1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啟動了面向中國大陸的相關係統調查。

「追查國際」的追查工作包括對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前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長等,對中國865家器官移植醫院的上萬通電話調查,對9500多名移植執業醫生的幾十萬份公開媒體報道、醫生論文、醫院網站備份和數據庫資料的多輪搜索和分析論證,共採集到2000多個電話錄音證據,獲取了上萬條資料證據。

2016年5月19日,「追查國際」發表了一份21萬多字的綜合報告,得出結論: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下令中共主導的國家系統犯罪。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其中兩項內容是: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摘取所有良心犯器官;立即停止對法輪功持續十七年的迫害,釋放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良心犯。

2016年6月29日下午,三位獨立調查員——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受邀在歐洲議會舉辦聽證會,提交了關於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促請歐盟行動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大衛•麥塔斯說:「這個更新版調查報告的最終結論是,中共令整個國家參與到大規模謀殺之中,而受害者主要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但也有維吾爾族人、藏族人以及家庭教會成員,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獲得用於移植的器官。」

2019年6月17日,「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終審宣判,判定中共強制從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作案時間很長,所涉受害者眾多,犯有反人類罪,其中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歐洲、北美、亞洲和澳洲的三十多家主流媒體報道了這條消息,引發多國民眾譴責中共暴行。此外,BBC、美國霍士電視台等媒體也對中共活摘器官進行過深度報道。

9月24日,「人民法庭」高級律師哈米德·薩比(Hamid Sabi)在日內瓦人權理事會總部發言,提交了「人民法庭」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有罪判決和調查結果,並敦促聯合國最高人權機構對中共在中國大規模謀殺良心犯、活摘器官並進行非法器官移植的罪行展開調查。

結語

何立芳的個案折射出中共的罪惡版圖: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傾舉國之力,動用多個職能系統,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公民實施全方位、滅絕性的鎮壓,以謊言構陷、詆毀法輪功,煽動仇恨,摧毀社會道德良知。

20年來,數千萬法輪功修煉者,連同他們的家人,數以億計的中國民眾,受到直接或間接的迫害,通過民間渠道傳出的,有姓名可查的即有4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更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瘋。目前許多人仍被非法關押,新的死亡案例不斷傳出。令人悲憤不已。

迄今,近21萬中國民眾以實名向中共最高法、最高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但卻未見司法機關的回應,相反,許多寄出控告狀的公民因此受到新的迫害。舊案未平,又添新冤,「依法治國」成空。

也許有人會說,共產黨不讓你煉,那就不煉吧。但是,面對這場荒謬、殘暴的鎮壓,人們難道不應該質問中共:信仰「真、善、忍」,何錯之有?維護信仰自由的權利,堅持說真話、做好人,何錯之有?

中共黨魁僅憑一己之私,顛覆法律,迫害上億人,向全世界輸出仇恨,這樣的罪惡,不應當被立即制止、被追究和懲罰嗎?酷刑虐殺、洗腦折磨、株連九族、揭發告密、獎惡懲善、活摘器官以攫取暴利,再憑藉滴血的金錢支撐暴政極權,繼續對內鎮壓、對外滲透。這樣的政黨,不應被解體、其罪惡不應被清算嗎?

目前,中共在新疆和香港的暴行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和更深入的調查,已有相關制裁法案出台,更多國家將會跟進,制約中共。新疆和香港的事例驗證了法輪功學員多年來的控訴,中共實際上把它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經驗」推演到了這兩個地區。因此,各國政府和媒體應當給予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更多的關注和支持。

法輪功學員在磨難中堅持反迫害、講真相,揭露中共,他們在用生命維護人類傳統道德,用生命抗擊邪惡。法輪功和平抗暴與香港民眾反送中,都是正義對壘邪惡的戰役。全世界都應當聲援正義,向魔鬼說「不」。#